怀玉公主中的吴应熊和历史上的吴应熊一样吗,刘峙的后半生

图片 6

吴应熊

吴应熊是中国清朝时期的人物,他出生于1634年,在历史上是吴三桂的儿子。

图片 1

对于吴应熊,人们不仅可以从一些史料中了解他,还可以通过一些影视作品了解他,比如爱情剧《怀玉公主》,因为吴应熊是这部电视剧中的一个角色。《怀玉公主》又叫《怀玉格格》,这是一部由中华电视公司制作的电视剧,因为风格十分搞笑,一经播出就深得观众的喜爱,所以这部电视剧曾多次重播并屡创各地黄金时段收视冠军。在《怀玉公主》中,吴应熊是由香港着名演员王皓饰演的,因为他完美的演绎,人们不仅喜欢上了这个演员,也喜欢上了吴应熊这个人物。《怀玉公主》为观众再现了康熙王朝的恩怨情仇,在真实的历史上,吴应熊确实和康熙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因为他是建宁公主的丈夫,是当时的额驸,而建宁公主在历史上是顺治皇帝的妹妹,是康熙的姑母。在当时,建宁公主是皇太极与察哈尔部蒙古奇垒氏所生的孩子,在13岁的时候她嫁给了吴应熊。比起其他的公主,建宁公主没有自己的名字,加上她嫁给了清朝忌惮的吴三桂之子,所以一生注定是悲剧的。其实在娶建宁公主之前还有一段故事,因为在这之前吴应熊的父亲曾被赶出云贵,因为他把南明永历皇帝擒杀了,不过后来因立下大功而被封为了西平王,因为他兵力强壮为清朝所忌,所以在多尔衮做媒之下,和硕公主下嫁给了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

有史料记载的,吴应熊有两个儿子,他们分别叫吴世璠和吴世琳。

图片 2

吴世璠是吴应熊的嫡长子,他出生于1642年,去世于1681年,曾是吴国的第二任皇帝。在吴世璠成为皇帝之前,吴国的第一任皇帝是吴三桂,当时他因为的兵力很雄厚,被清朝忌惮,所以多尔衮做媒,让和硕公主下嫁给了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虽然吴应熊成了额驸,但是其实康熙是为了让吴应熊可以长留在北京,这样好挟制吴三桂。吴三桂的野心很大,当时已经在准备起兵反清了,他还没行动之前准备接儿子吴应熊回昆明,可是吴应熊不愿意,不久之后吴三桂反清的计划暴露,康熙知道后大怒,于是在京的吴应熊和儿子吴世琳被康熙诛杀,此后吴三桂起兵反清,吴世璠留居在云南。在康熙十七年的时候吴三桂在衡阳称帝,他把吴世璠封为了皇太孙,不久,在同年的8月,吴三桂病重,他授意他的心腹大臣赶快把吴世璠接到衡州,因为他想在临终前将有些事托付给吴世璠,可是还没等到吴世璠,吴三桂就去世了。吴三桂的死令吴军的军心慢慢的涣散,加上吴世璠比较年幼无法凝聚军心,最终吴军在清军的攻击下全线溃退。吴应熊还有一个儿子叫吴世琳,有史料记载当时吴三桂起兵反清的消息传开后,吴应熊和他的次子吴世琳都被康熙诛杀了,除此之外历史上关于吴世琳的资料并不多。

据史料记载吴应熊是被康熙诛杀而死的,那么这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呢?

图片 3

在历史上吴应熊是中国清朝时期的人物,他出生于1643年,是吴三桂的儿子。在当时,吴三桂因为擒拿了南明永历皇帝而被赶出了云贵,在这之后吴三桂逃向了缅甸,因为他一举平定了西南,为清朝立下了大功,所以他被封为了平西王。因为吴三桂的实力十分雄厚,这威震到了朝廷,所以他是清朝所忌惮的,于是多尔衮就做了媒,把皇太极的女儿和硕公主下嫁给了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吴应熊拥有了很多的头衔,可是这样一来吴应熊就必须要留在京,所以表面上他是一个额驸,但是实际他是一个挟制吴三桂的人质。吴应熊并不像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是一个纨绔子弟,没有多少真才实学,并且还仗着父亲为非作歹,加上他的父亲是清朝所忌惮的,所以建宁公主嫁给他之后注定是悲剧的。

据史料记载,在反清前夕,吴三桂曾派秘史到京,想要接儿子回昆明,可是吴应熊并不愿意离京,他还把康熙将提前削藩之策告诉给了自己的父亲,除此之外他还让使者把自己的大儿子吴世璠秘密地带出京。吴三桂要起兵反清的消息传播到了京,所以在1674年5月18日,吴应熊和他的次子吴世琳都被康熙诛杀了,吴应熊就这么去世了。吴应熊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吴世璠即位吴周皇帝,他把他的父亲追谥其为孝恭皇帝。

刘峙

放下行装,刘峙急不可耐地去拜见蒋介石,要“汇报工作”。岂知见面之时,蒋介石不容他开口,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好在刘峙了解蒋介石的秉性,知道他骂过以后就会风平浪静的。况且,他在大陆时期就已养成标准的奴才德性,可以立正恭听“领袖”责骂,不管蒋介石骂多久,不管骂什么,刘峙一律唯唯称是,而且可以保持立正的姿式一动不动。这一次,年近七旬的蒋介石体力已不比当年在大陆时期,骂了一会儿便感到疲倦了,只好住口,吩咐刘峙回去后好自反省。

刘峙从“总统府”退出来后,心情反倒舒畅起来。他凭以往的经验断定,蒋介石对他这顿痛骂,就算把过去种种旧账一笔勾销了。果然,一个月后,“总统府”派人给刘峙送来了“总统府国策顾问”的大红聘书。1954年2月,刘峙出席“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二次会议,再度当选为大会主席团主席,10月还受聘为“行政院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委员。因为有流落爪哇当“猢狲王”的履历,刘还在“光委会”里兼国际关系侨务组召集人,这个头衔,又成为台湾人饭后茶余的新笑料。这些官职虽然都是虚职,没有什么实权,但“车马费”还是不少的,可保生活无虞。刘峙有了在海外漂泊受苦的经历,对这一结局已感相当满意。1960年2月,刘峙出席“第一届国民大会第三次会议”,仍当选为大会主席,1966年“国民大会”也是一样,1967年兼任“行政院光复大陆设计研究委员会”台中区主任直到去世。

图片 4

刘峙回到台湾后,定居于台中市,妻子黄佩芬任教职于省立台中女子中学。刘峙五十多年未出国门一步,除了1950年至1953年冬,在印尼侨校教书时曾到一些地方游览一番外,再无其他游历。而来台之后,在极平淡和寂寞的生活中,又度过了自认为是毫无生命价值的八载,进入了人生古稀的阶段。人到晚年本应心情闲散恬淡,然而刘峙自觉生活圈子太小了,静极思动,欲作远游,限于经济条件,只是幻想而已。不料糖尿病日趋恶化,心脏也发现有问题,便想趁早到美国去检查身体,并看看新大陆的繁华。于是刘峙在得到复兴公司董事长周兆棠,以及胡宗南、黄杰、罗列、刘安祺几位黄埔军校时的学生的资助,终于遂了平生“壮游”的心愿。1961年9月10日,刘峙和妻子黄佩芬由高雄港登上复平号货轮,起碇赴美。船行至赴美的第一站神户停泊,因其在日本有一段时间停留,而后再由横滨起碇继续赴美的航程,刘峙及夫人便趁此机会由神户登陆,经大阪到东京候船,藉此观光。刘峙在东京车站得到商起予上将、马晋三中将及台湾驻日本“使馆”参事熊质傅的迎接。刘峙与商起予相别已十数年了,如今在异国老友相聚,二人嗟叹不已。刘峙在日本各处逗留了12天,在此期间受到台湾驻日本使馆参事张厉生的盛筵款待,得到马崇六中将的按摩治疗。复平轮于9月28日再次启航,至10月13日晨,到达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港外。

在美国,刘峙夫妇先后游历了洛杉矶、旧金山、纽约、波士顿、华盛顿、芝加哥等地,这期间在纽约的外甥女婿宓宁家中住了月余。12月30日乘复康轮启碇离开波特兰港返航。这一次游美,从西海岸的洛杉矶登陆,从旧金山横贯新大陆,到东海岸的纽约,然后又从纽约经芝加哥,回到西海岸,由波特兰返台,刘峙的游踪在新大陆划了一个V字形。他总算是遂了心愿,自觉大开眼界,深有感触。

刘峙“居恒好读书,无日不写日记”,在开封绥靖公署时,空暇之余,常请熊哲为之讲解古籍,书法也劲猷有力。刘峙喜欢办教育,1931年在吉安原籍创办“扶园”学校一所,直到解放后才停办,历时近二十年。在开封创办“扶豫小学、赣声中学、黎明中学、中州中学、

中国中学、中正中学及静宜女中等校,在重庆也曾创设中学,均是斥私资经营,以上各校培育的学生不下万人。刘峙晚年回忆起自幼立的三大愿望,即是:创办由小学到大学的大规模学校一所,以最佳教育方法,为国家造就人才。设置一个大图书馆,古今中外书籍齐备,为大众增进知识,并便利有志者进修,促进国家文化发展。开设大医院,为贫苦无告者,解除疾苦。然而除第一项曾经创办到中学为止外,其余两项,等于自己说谎。种种憧憬,均成幻影,浩叹不已!

图片 5

刘峙闲暇时回忆往事,且忆且述,数年后居然整理出一部《我的回忆》。因没钱出版,刘峙的这本回忆录先以油印本形式在昔日同僚、部下中传阅,后被出版商相中,才得以正式出版。

1962年,与他在印尼落魄患难的妻子黄佩芬因病去世,这件事对年迈的刘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从此后他益加落落寡欢,在寂寞孤单中消磨岁月。刘峙身体状况向来不错,不吸烟、不饮酒,早晚不懈运动,只是中年患有糖尿病及轻微心脏病,服药未能根治,1970年夏中风,半身不遂,住院半年养病,终告不治,1971年1月15日,刘峙病逝于台中。

西域都护府

历史上的西域都护府在哪

西域都护府在哪这个问题是很多人都有疑惑的,西汉末期王莽发动战争引起中原骚动,西汉王朝自身于存亡之际,顾此失彼,西域的匈奴乘机而起在西汉政府的手中夺过西域的统治权,但在统治后大肆实行苛捐杂税,税负导致各族人民苦不堪言。

图片 6

为了摆脱这种悲惨的统治,各族18位国王将儿子送到东汉首都洛阳,借用名为学习实为人质的策略向东汉武帝请愿,让西域再次隶属于中原,而非重新成为被剥削的蛮荒之地。然而当时由于武帝刘秀初登机,大权未稳。说到这里很多人也都明白了到底西域都护府在哪,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只能将西域都护府迁址到如今的新和县内。

目前西域都护府的地点存在两处古城遗址:其中一处在如今离乡政府大约1公里的的方池。其大小大概有百米长宽,黄土、沙为主要建材,夯土后筑建成垒,并辅以青灰色的陶片,陶片上以云波与水波缀饰,方池东面存在这一个城楼,南存城门。另外一处位置较远,离乡政府大约10公里,被当地居民称为白土墩。史地学者曾在以上遗址处挖掘出陶罐,因此推断此处可能是西域都护府屯守驻地。

西域都护府作为边疆统治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不仅为汉朝在西域统治中提供了稳固手段,更是作为一种以汉王朝为中心,带动其他地域发展经济共荣的模式。虽然如今王朝陨灭,都护府遗址颓壁下“只有燕归来”,可当时都护府人声鼎沸,让曾经混乱而且神秘的西域掀开了朦胧面纱,朝圣着中原大地,也让罗马不再遥远,这些功绩不容置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