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如何见人,揭秘少帅张学良7个弟弟结局

图片 9

图片 1

核心提示:据舒芜回忆,他有一次跟台静农闲聊,说政府要给抗战期间教学有成绩的教授颁奖,听说台有可能获奖。台静农竟然慌张起来,叹着气说:“这如何好!一辈子教书,到了得他这么个奖,叫我如何见人!”狂狷之气,可见—斑。

“东北王”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共娶了6位夫人,而这6位夫人共为他生下了8个儿子。现在的人们大多都只熟悉因“东北易帜”、九一八事变、西安事变闻名的张学良,而对他的七个弟弟知之甚少。张学良的七个弟弟分别是张学铭、张学曾、张学思、张学森、张学浚、张学英、张学铨,在激荡的岁月里,他们有的留在了大陆,有的去了台湾,有的则远赴美国,各自有着不同的遭遇。2001年,张学良病逝,是他的兄弟中最后一个去世的人。

陈炯明叛变,宋庆龄广州蒙难,因惊恐疲惫交迫而导致流产,以至于终身未生。而宋美龄为何终生未育?据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员郭岱君说,蒋介石日记记载,一个星期内有人两度买通蒋介石住处楼下的卫兵上楼行刺。

图片 2

张学良与七个弟弟的合影

第一次是二十四日午夜,刺客买通卫兵后走到楼下却惊醒了宋美龄,蒋在二十五日的日记记载“妻病小产”;二十七日深夜换成两名被买通的卫兵侵入卧室准备开枪行刺,却因蒋一个翻身而惊走。蒋事后查明主谋者为谁,以后宋美龄也就未再生育。

新文化的遗种,未名社的大将

图片 3

1916年3月,宋庆龄和孙中山自日本返回上海。自此以后将近10年中,孙中山继续领导革命,其间数度蛰居上海,著书立说,或开赴广州,主持政务,夫妇常在一起。宋庆龄与孙中山在一起工作,她“辉煌的头脑,充实了她丈夫的头脑,完全了他更伟大的人格。”

台静农是一个喝着新文化乳汁长大的安徽农家孩子。1918年9月,16岁的台静农来到北大半工半读,在民间歌谣的研究和创作上颇有建树。

张学铭是张家的二公子,国民党中将,是张学良的同母兄弟,字西卿。东北讲武堂毕业。1919年毕业于日本步兵专门学校,曾任驻日使馆见习武官。1929年回国,任天津市警察局局长,天津市市长,七七事变后旅居欧、美、香港。

当他们回国后,孙中山南下广州任大元帅,领导第一次护法运动。由于受到军阀和政客的排挤,愤而辞去大元帅职务。这时孙中山困居上海,一筹莫展,极度苦闷,好似陷入绝望境地。宋庆龄对孙中山在生活上悉心照料,在精神上鼓励孙中山振作起来。

1925年,在鲁迅的鼓励下,台静农和几个同乡—起成立了“未名社”,着力于乡土小说的创作,先后在《莽原》周刊、《未名》半月刊等刊物上发表了《天二哥》、《红灯》、《新坟》、《蚯蚓们》、《弃婴》等小说,既白描出当时乡土百姓的困苦,又深层次揭露出民族的劣根性的一面,深受鲁迅好评。

张学良与二弟张学铭、四弟张学思合影

图片 4

1928年,台静农将发表在《莽原》上的小说结集出版,取名为《地之子》。这部小说奠定了台静农在乡土小说界的地位。1930年,又出版了第二部短篇小说集《建塔者》。香港作家刘以鬯后来就评价说:“20年代,中国小说家能够将旧社会的病态这样深刻地描绘出来,鲁迅之外,台静农是最成功的一位。”

图片 5

少数的清朝满族人如何牢牢控制比他们人口多百倍的汉族居民,我们总结了以前几种手段:

因为作品思想“激进”,从1928年到1935年间,台静农先后三次被捕。身为大学教授的台静农不仅丢掉饭碗,而且难以在北平容身。1935年8月,他南赴厦门大学,在临行之际,他大碗喝酒,盛赞老师沈尹默的书法,毫无沮丧之情。据说当天从日中喝到下午,面对前来送行的启功,他笑着说“麻醉啊!”

1941年香港沦陷被迫返回内地,1943年曾被迫接受汪精卫政权军事委员会委员。抗战胜利后未被追究,任国民党政府东北长官司令部参议室参议,东北行辕参议室副主任、总参议。[!–empirenews.page–

1、物资控制。对待统治下大多数普通民众,满清贵族懂得一个古老的经验,“譬如养鹰,饱则飞去,饥则搠人”。所以,想办法让民众始终在温饱线上挣扎是一个最好选择。

流寓川中,不改狂狷风格

张学铭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照片

人民成天为了生存疲于奔命,就无暇且无能去思考权利和反抗之类事情,而且上层掌握的多余资源因此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某些时候,上面想让谁活下去谁才可以活下去,有利于控制。

抗战爆发后,台静农带着家眷辗转入川。1940年应聘为国立女子师范学院国文系教授兼主任,生活才开始安定下来。

图片 6

2、思想控制。用一个上层阶级确定的,有利于维护稳定的等级结构的“正确”思想来规范统一民众的思维,既把自己标榜为道德与真理的化身,又防患未然,改造大多数人的思想,预防有反抗特性的个别人去想到去反抗这件事。

在四川与师友诗酒往来,最让他津津乐道的便是与陈独秀的交往。1938年,台静农偶遇陈独秀。这对于台静农实在是“既感动又惊异”,陈独秀可以说是台静农那一代青年的偶像。见到台静农,陈独秀简单寒暄几句就说,“我同你看柏先生去!”然后不管众人,领着台静农便走。此后台静农不仅多次拜访陈独秀,而且邀请他去女子师范学院的所在地白沙一游。陈独秀逝世前数月,曾于鹤山坪写诗赠台静农,诗曰:“峰峦出没成奇趣,胜境多门曲折开。蹊径不劳轻指点,好山识自漫游回。”台静农非常珍惜这段忘年之谊,曾以“酒旗风暖少年狂”为名,深情回忆陈独秀。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天津市建设局副局长,天津市市政工程局副局长、顾问,民革第五届中央委员、天津市委副主任委员。“文革”中遭迫害入狱,1973年平反。

3、社会控制。形成一种民众之间互相牵制的社会格局。暗中鼓励下级斗下级,民众斗民众,只要斗争不发展到暴力或者失控程度,这种矛盾越大,上层的权力就越加重要,就越是决定下级民众之间斗争胜负的关键。

与信人君子交往,自然对于当时一些知识界媚俗政治的行为看不惯。1943年,重庆一些群众团体向蒋介石进献九鼎纪念废除不平等条约,顾颉刚撰写铭文。结果知识界哗然,台静农拍案痛斥。他在《孤愤》一诗中写道,“孤愤如山霜鬓侵,青灯浊酒夜沉沉。长门赋卖文章贱,吕相书悬天下喑。”他自注,“吕相书”是指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至于长门赋,便是讽刺当时知识分子向蒋介石献书的行为。据舒芜回忆,他有一次跟台静农闲聊,说政府要给抗战期间教学有成绩的教授颁奖,听说台有可能获奖。台静农竟然慌张起来,叹着气说:“这如何好!一辈子教书,到了得他这么个奖,叫我如何见人!”狂狷之气,可见—斑。

张学铭旧照

图片 7

老去空余渡海心,坐对斜阳看浮云

图片 8

宋庆龄深知孙中山爱好读书,随时帮助他收集有价值的书和报刊杂志,协助孙中山查阅资料,著书立说。从1918-1919年间,孙中山闭门谢客,撰写文稿,决心改变现状。这期间的著作,都包含着宋庆龄的心血。

1946年,台静农浮海而东,任台大中文系教授。对于这片与祖国隔绝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土地,台静农在感到隔膜之余,也不免有着在此传承文化的愿望,“为怜冰雪盈怀抱,来写荒山绝世姿。”但他发现自己所思所想未免过于书生气,很快便只是安心教书以谋生自期了。他安然住在台大的宿舍里,对于好友要他购房安居的建议一笑置之,将自己的书斋名为“歇脚盦”。海岛潮湿的气候常常令身为北方人的他,烦躁不安,直言“丹心白发萧条甚,板屋盈书未是家。”但等到台海间交通断绝,台静农发现归乡只怕是遥遥无期了。因为台大所在地叫做龙坡里,他便把自己的书斋改名为“龙坡丈室”,特地请自己的好友张大千书匾,还起了一个笔名叫做“龙坡小民”。

张学铭是第三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政协常委。1983年4月9日在北京病逝。张学铭是公认的美食家,对各大菜系很有研究,所以居所内的餐厅,无论从装修还是实用上,都很考究。

她还帮助孙中山起草许多电函稿,作英文翻译,勤勤恳恳地尽到秘书的职责。她还加紧学习德文、俄文,为和苏联联系做准备。孙中山和宋庆龄对列宁十分钦佩。这期间,宋庆龄多次帮助孙中山与苏联联系。

上世纪50年代的台湾,高压政治无处不在。据说一度在台静农的家门口对面,总会出现一些陌生人,摆下小木桌,做喝茶状,旁边不远处则停着一辆吉普车。处此艰难时世,台静农除了教书之外,不仅不谈论时事,而且绝口不谈鲁迅,每天只沉迷于翰墨之间。

张学铭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照片

1918年,孙中山与列宁开始往来电函。1922年,列宁和孙中山之间第一次建立了直接联系。宋庆龄说:“在通信往来当中,这两位伟大的革命战士在争取人类自由和进步的斗争中携起了手来。”

台静农的父亲台佛岑酷爱书法,很早就指导台静农练习书法。走上社会后,台静农又参加“圆台印社”,对于行书和篆刻有所涉猎。后来入川教书,在沈尹默的指导下开始临写古帖,对于倪元璐的书法很感喜爱,认为他的字“格调生新”,让人“心折”。在渡海之前,书法大抵是业余时间的笔墨游戏而已。但此时除了教书之外,他既不能重拾创作,撰写学术论文也是格禁甚多,只能终日枯坐读书,加上家人间又有一些矛盾,心情郁闷、惆怅可以想见,“每感郁结,意不能静,惟时弄毫墨以自排遣,但不愿人知。”

图片 9

历史事实证明,孙中山和宋庆龄结合在一起,的确“能够成就他们分居时所不能成就的事业”。

“诗必穷而后工”,书法也必然要能倾注书者的情感方为佳作。台静农苦习倪字,而后又各体兼姿,背后都有难以排遣的情绪气质在。所以他不以书家自期,却最终在暮年以书法大家而重新出名。1982年,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为其举办首次个人书法展,结果轰动全台。张大千说,“三百年来,能得倪书神髓者,静农一人而已。”启功说他的书法,“一行之内,几行之间,信手而往,错错落落,到了酣适之处,真不知是倪是台。这种意境和乐趣,恐怕倪氏也不见得尝到的。”同为书家,启功更察觉到台静农书法背后的那种气质,他说,台先生“隶书的开扩,草书的顿挫,如果没有充沛的气力是无法写出的。谁知从来没有疾言厉色的台先生,而有这等虎虎有生气的字迹。”最后判定,“猛志固常在,又岂止陶渊明呢?”一位评论家直言,台静农的书法,“在点、捺、撇画中,流露出生命的墨泪斑驳与如刀的剑戟锋芒”,“是他与时代挣扎的结果”。

张学铭任天津市长期间,他最出色的政绩就是有效地处理了“便衣队”事件,平息了日本人挑起的争端,使日本进军华北的步伐放慢。

1920年11月25日,宋庆龄随同孙中山离开上海重返广州,恢复军政府工作。二人临时住在新亚酒店,后移至粤秀楼。1921年4月,孙中山在广州召开非常会议,决定成立中华民国正式政府,总统府设在越秀山南麓。

沉醉书法使台静农获得心境的平和,但对于一位以乡土小说扬名文坛的作家而言,台静农没有一天不在思念故土。他曾经寄赠对联给自己的学生、复旦大学的淮之珍教授,联曰:“西风白发三千丈,故国青山一万重。”

张学铭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