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跑泉的来历,徐母育弯枣树

龙井茶、虎跑泉素称杭州双绝。虎跑泉是怎样来的呢?据说很早以前有兄弟二人,哥弟名大虎和二虎。二人力大过人,有一年二人来到杭州,想安家住在现在虎跑的小寺院里。和尚告诉他俩,这里吃水困难,要翻几道岭去挑水,兄弟俩说,只要能住,挑水的事我们包了,于是和尚收留了兄弟俩。有一年夏天,天旱无雨,小溪也干涸了,吃水更困难了。一天,兄弟俩想起流浪过南岳衡山的童子泉,如能将童子泉移来杭州就好了。兄弟俩决定要去衡山移来童子泉,一路奔波,到衡山脚下时就昏倒了,狂风暴雨发作,风停雨住过后,他俩醒来,只见眼前站着一位手拿柳枝的小童,这就是管童子泉的小仙人。小仙人听了他俩的诉说后用柳枝一指,水洒在他俩身上,霎时,兄弟二人变成两只斑斓老虎,小孩跃上虎背。老虎仰天长啸一声,带着童子泉直奔杭州而去。老和尚和村民们夜里作了一个梦,梦见大虎、二虎变成两只猛虎,把童子泉移到了杭州,天亮就有泉水了。第二天,天空霞光万朵,两只老虎从天而降,猛虎在寺院旁的竹园里,前爪刨地,不一会就刨了一个深坑,突然狂风暴雨大作,雨停后,只见深坑里涌出一股清泉,大家明白了,肯定是大虎和二虎给他们带来的泉水。为了纪念大虎和二虎,他们给泉水起名叫虎刨泉。后来为了顺口就叫虎跑泉。用虎跑泉泡龙井茶,色香味绝佳,现今的虎跑茶室,就可品尝到这双绝佳饮。

万历年间,一个叫孙万胜的人,继承了父亲的家业,成了湖州城里的大财主。孙万胜自幼好赌,父亲在世时,还多少有些节制,不过输点小钱,如今父亲一死,没了管束,便尽着性子,整天泡在赌场里,短短半年时间,几乎把偌大的家业输光了。
这天,孙万胜与人豪赌,输掉了最后一块田产,情急之下又把房屋押上,想作最后一搏,结果还是输了。
等到他把房契交到别人手上的时候,才忽然清醒过来,糟糕!没了房子,这一家老少去哪儿落脚啊?他怎么向家人交待呢?孙万胜不敢回家,他也没有家了,只好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湖州城外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孙万胜来到一片荒野,双腿累得发软,便往草地上一倒,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孙万胜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进了一个大赌场,里边人来人往,吆五喝六,好不热闹。他身上没钱,只好站在一边看别人玩。这时,赌场的老板招呼孙万胜过去,让他站在旁边仔细看。孙万胜看了半天,发现老板的赌技很高,一直在赢钱。他心想,要是老板教他几手赌技,那该多好啊。
正这么想着,老板对他说:“走,到那边屋去,我教你几手。”从屋里出来,孙万胜欣喜异常,便开口向老板借银子,想马上在赌场试试身手,谁知老板大喝一声:“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快出去吧!务必记住,等你光复家业之后,不可再赌!”
孙万胜经这一吓,从梦中醒了过来。回忆刚才学的那几手赌技,还真是绝妙异常。他决定马上回到赌场一试身手。去赌场的路上,他碰到一个旧时的赌友,便开口向他借几两银子做赌本。这赌友本是个吝啬鬼,赶巧今天赢了不少,心情一高兴,就扔给孙万胜一锭银子。
孙万胜用这锭银子做赌本,竟然连赌连胜,很快便赢回了房子,又过了几天,便收回了父亲在世时的全部家业。
这时的孙万胜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早忘了梦中的嘱咐,天天泡在赌场里,不到半个月,他几乎赢遍了湖州城所有的赌场高手,把以前的家业翻了好几倍。
孙万胜如此迅速的崛起,成了湖州赌界的一个奇迹,湖州城再也没人敢跟他赌了。这让孙万胜寂寞难耐,他打算过几天出门,到外地去找人赌。
就在孙万胜出门前一天,一个自称“迷龙”的外地人,慕名前来和他约赌。
这一赌之下,孙万胜竟连输不止,不到一天的工夫,就把所有的田产全输光了,仅剩下房屋。孙万胜还要把房屋押上,“迷龙”却不和他继续赌了,转身就走。
这下可让孙万胜傻了眼,他原以为自己的赌技已天下无敌,谁知在这位“迷龙”面前,竟如此不堪一击。等孙万胜醒过神来,决定拜“迷龙”为师时,“迷龙”早已出门走远了。他还不死心,骑上一匹快马去追,终于追上了。
孙万胜从马上跳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迷龙”面前,恳求道:“大师赌技神乎其神,让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请大师收我为徒吧!”
“迷龙”叹息道:“孽障啊,孽障!你可记得上次梦中之事?那个教你赌技的人就是我啊!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阴间的赌神。上次,你输光所有家业之后,你父亲百般恳请我教你几招,好让你光复家业,并嘱咐你不可再赌,谁知你执迷不悟,嗜赌成性!须知赌场无赢家,你如此下去,终究会输得一败涂地。”“迷龙”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你父亲辛苦半世积累下的家业就这样败于你之手,他九泉之下怎能甘心?因此又哀求我来点醒你。我本来就对你没有一点好感,不想答应,可又不便严辞拒绝,便提出与你父亲赌一场,若他能赢我,我便答应他。我自以为稳操胜券,谁知你父亲一片爱子之心感天动地,竟让我莫名其妙地输了。你若再辜负你父亲的良苦用心,天理不容!好自为之吧。”
“迷龙”说罢,一摇身便不见了踪影。
孙万胜听罢这番话,幡然悔悟,回家后断指为誓,从此终生戒赌。

1111小时候,有一天晚上刚吃完晚饭就钻进被窝里帮外婆焐小脚,外婆给我讲了一个”徐母育弯枣树”的故事。1111很久以前,淮河边上有个叫泊岗的村子,村上住着一对姓徐的中年夫妇,两口年近四十岁了,膝下仍无一个尿炕的,每天吃完饭老两口就大眼瞪小眼的,十分冷清。一天村里来了个跑买卖的小商人,告诉这对夫妻,说是太平集东约40里处的鲶鱼洼(今明光市分水岭水库)西岩有一棵九丫树,不生的媳妇带上黄布条系在朝向你家方向的枝桠上烧香求子,十分灵验。徐姓夫妻听后迫不及待地于第二天就起程前往求拜。老天爷还真的发了慈悲,就在当年徐家夫妇有了身孕,第二年春生了个大胖小子,老两口欢天喜地,给儿子取名叫徐四十,小名叫”拴住”。1111老来得子,生活得更滋润了。老两口把儿子当成了”龙蛋”,整天捧着。徐四十一天天长大了,能到邻居家串门子啦。一天徐四十在水塘边上拾了个鸭蛋回家,徐母抱过儿子又是亲又是称赞,夸儿子能干。又过几日徐四十又拾了只鸭子回来,徐母又是一阵亲吻和夸赞,然后把鸭子杀了,炖了一锅汤,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吃着喝着。徐四十心想:这样多好,父母亲又是夸奖,还有鸭子吃。从那以后,徐四十每次出门玩回家时准能带点什么回来。很多次都是故意到虽人家的鸡窝里、鸭圈里、菜地里去”拾”东西。一次邻居家少了一只老母鸡,找到了徐家,刚好看见徐母正在杀鸡,邻居气得吵了起来,徐母说:”我家拴住才十一岁,能偷你家的鸡吗?再说那鸡能跑会飞的,一个小孩子能捉住吗?我家那有只红公鸡你捉捉看,要是捉住了,我赔你十只。”邻居被堵得哑口无言心里闷气走了。徐四十高兴得直蹦。1111春去秋来,光阴似箭,一晃又几年过去。徐四十长到了十六、七岁时,从外面”拾”回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值钱,而徐四十也”拾”上瘾,每天出门不”拾”点东西回来,手就痒痒。一天他竟”拾”回了一头大牯牛,这次老俩口有点怕了,”拾”回了一头大牯牛,牛的主人肯定会找上门来。果然不错,第二天邻村就有人找上门来。开始一家三口伸头暴筋和人争辩,谁知那人到县衙将徐家告了。在大堂上那人把大牯牛的特征一一写在纸上,而徐四十却写不出来,最后只得说是”拾”的。县太爷赶到现场,查出现场还留有徐四十的脚印,这下徐四十哑巴了。县老爷依照当朝律法把徐四十判了个充军边关。1111徐家老俩口子这时后悔莫及,但为时已晚。儿子徐四十被五花大绑带走了,徐父又急,又气,又心痛,病卧在床,不久就死了。徐母孤独一人,整日以泪洗面,沿村乞讨,度日如年。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徐母已是满头银发面容憔悴,眼也不好使了,腰也挺不直了,才六十多岁,看上去仿佛有80岁了。一天她讨饭路上遇到一个骑大马的军官,后面还跟着两名跟班军士。那骑马军官一看讨饭婆子,先没在意。当讨饭婆子过去后,脑中一闪”哎呀,这难道是…”可能是母子心连心的原故,骑马之人猛然喊了声:”是徐母吗?是拴住的娘吗?”讨饭婆子正走着,忽听有人喊停住脚,慢慢转过头来:”是喊我吗?我是拴住的娘。”1111骑马人不是别人,正是八年前被捉充军边关的徐四十。因徐四十犯的罪不重,且机警过人,聪明勇敢,在一次作战中舍身救元帅,后被提拔起来,几年后升到了统领。边关太平后徐四十又被调回任了泗
州驻军统领。此次回来就是要接父母进城享福的。谁知在他被绑起后父亲病故,母亲成了讨饭婆,徐四十眼泪夺眶而出,但他强忍着,平静地说:”老人家,我想找个佣人,你可愿随我去吗?”徐母一听,一百个同意。可心里又纳闷,心想:我一个老眼昏花的老婆子能干什么?这人怎么雇佣我?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反正跟这人走不会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