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狗咬伤的人,烧炭人和漂布人

两个乡下人在酒店里,对打猎大擂大吹,旁边桌子有一个人,吃惊,吃惊,还提出建议。“光荣的猎人,请听我讲,有一只熊在森林里面游荡。我心想得到它的皮。付出五十个金币作为报偿。”他们因为感觉到那些金币已经在袋子里叮叮响,他们买光了好吃的东西,把最后一个金币也花完。随后,他们满怀胜利的信心,去作打猎的旅行,他们行行走走,直到一个人警告,叫喊:“熊已在附近!”不错,是熊,啊呀,很大!高高地冒出了树身,用它那长长的爪子,凶恶无比,正扑向人。那两个乡下人吓着了,不敢投矛发射,丢尽手里的东西,只想救出自己的性命。一个为了防卫自己,攀登大树巅顶。另一个扑在地上,装作一个死人。他假装—他屏着呼吸硬挺挺,显不出一点儿活着的真相。熊走过来嗅了嗅他的鼻子、耳朵和嘴巴;但对他没有做啥,就走开了,全没动他。他躺着,掉过头来……现在,他的同伴已在树下,对脱了险,高高兴兴开玩笑,问:“那大熊说了些什么话?”
“啊,它在我耳边悄声讲我们没有学到的事,在你已经把熊打倒的那时,为熊皮干杯才合适。”

有人被狗咬伤了,多方求医无明显疗效。这时有人建议他,用一块面包把伤口积血擦尽,再把面包扔给咬伤他的那只狗吃,或可治疗。他一听觉得滑稽,便对那人说:“很好,我要是那么去做,全城的狗都会跑来咬我了。”

烧炭人在一所房子里营业,看见漂布人走来,就劝他搬过来和自己同住,这样,彼此更亲密,合住也省钱。可是漂布人回答说,“这在我是绝对不行的,因为凡是我漂白的,都会被你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