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社会热点,担传统文化

在武大国学班讲授《论语》,用的是杨伯峻先生的本子,时有学生就某词某句的不同解释提问。这是我撰作《论语新注新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版)的缘起,没想到竟写了十几年!

近日,语文出版社新修订的义务教育语文教材共有40%的课文被替换,同时,古诗文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比重有所增加。在当今学术语境下,增加义务教育阶段语文教材中中国传统文化的比重,我认为是非做不可的大事。

日前,教育部、国家语委在京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在去年中国人的语言生活中,网络新语“争奇斗艳”,纷纷扬扬的“热词榜”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论语;古书;宾语;分布;孔子

语文教材;铁肩;中国传统文化;吟诵;义务教育阶段

流行语;观察;语言;新词;网络

我在武汉大学的时候,除了教古代汉语,还教经典导读;尤其是语言学概论,总共教了五六十轮。在武大国学班讲授《论语》,用的是杨伯峻先生的本子,时有学生就某词某句的不同解释提问。如《公冶长》“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有“我和你都不如他”及“我赞成你说的你不如他”两说。我想,若“与”理解为“赞成”,它能否带“女弗如也”这样复杂的宾语?我们所见“与其进也,不与其退也”“与其洁也”“吾与点也”,“与”的宾语都较简单。这是我撰作《论语新注新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版)的缘起,没想到竟写了十几年!主要而不是零星采用现代语言学方法注解中国古籍,该书是迄今第一部。

近日,语文出版社新修订的义务教育语文教材共有40%的课文被替换,同时,古诗文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比重有所增加。(相关消息见《光明日报》5月24日1版《新版语文教材替换约40%课文》)

日前,教育部、国家语委在京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廉”“互联网+”分别当选2015年度国内字、国内词,“恐”“反恐”则为国际字、国际词的当选者。在去年中国人的语言生活中,网络新语“争奇斗艳”,纷纷扬扬的“热词榜”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经常听人说,研究中国古典,用中国固有的文字音韵训诂版本目录校勘之学足矣,为何要用西方输入的语法学以及语言学理论呢?这不是崇洋媚外吗?对此,杨树达先生评论道:

在当今学术语境下,增加义务教育阶段语文教材中中国传统文化的比重,我认为是非做不可的大事。开放的中国保持独立自主,不仅体现在政治与经济层面,也必然体现在文化层面上。当我们强调创新时,是否意识到批判地继承传统文化也是创新的一条必由之路呢?守成与创新的关系是融入式的,也就是说,创新不能特立独行,“任性”而为,必须在充分理解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有所为有所不为。当然,这也是国际交往的题中应有之义。《礼记·曲礼》说:“入境而问禁,入国而问俗,入门而问讳。”如果连我们自己都不清楚自家的“禁”“俗”和“讳”,在国际交往中怎会有自信,在国际舞台上如何立足?

“语言是存在之家”——新词热词折射社会热点

故我所无者,整个系统之文法学耳,非无文法也。……若谓非我国固有即不必为,请问论者,出外亦乘火车汽车否乎?家居亦用电灯电话否乎?夫时代进步,吾人之治学亦当后胜于前,不能固步自封。必如论者之说,则吾人今日应茹毛饮血否乎?大抵科学之为术也,重理解,贵分析,而国人之大病在囫囵,在含混,故与科学不相容。

此外,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具有后天习得性。王充在《论衡》中记载:“不学不成,不问不知。”我国传统蒙学典籍《三字经》中也有类似表述,“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回到义务教育阶段,增加中国传统文化的比重符合文化学习的认知特点。可以想见一下,孩童在老师的引导下,能够明事理、辨是非,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如果再上一层楼的话,孩童能对我国传统文化有一己之得则更佳。试图唯欧美的文化价值观马首是瞻,则必然会使中国传统文化缺失,使我们在镜子中越来越洋气的同时也离本真渐行渐远,“天下大同”一定是“和而不同”。

“廉”,堂之侧边,即房屋边棱,后引申为做人正直端方,为官清明不取。继2014年“反腐”领衔国内词后,“廉”再次以2015年国内字的头名折射出社会对廉政的持续关注。如果说反腐是对热点事件与趋势的描述,“廉”则直指对官德官风的本质要求,政风清朗成为老百姓的最大期许。

我注意到,反对在古籍整理时采用语法学等现代语言学方法的,大抵是不大懂这类方法的人;凡是懂的人,对此没有加以反对的。这是一个悖论,你不懂它,你说它不好,有什么根据呢?

其实,有识之士早已意识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保护与弘扬甚至不能囿于义务教育阶段。2015年7月,首都师范大学举办第三届中华吟诵周活动,来自世界各地的1000多位传统吟诵调传承人、吟诵理论家、吟诵推广志愿者和吟诵爱好者参加。

与“廉”相辉映的“互联网+”不仅高票当选国内词,更同时获选年度十大流行语和十大新词语。北京语言大学教授杨尔弘分析:“‘互联网+’创新了语言形式,它是汉语中第一个带有符号的词语,也诠释了国人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的变革,延展了丰富的创新空间。”作为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年度新词,“互联网+”以国家战略的意涵折射出社会对经济新动能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