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网络诈捐应把规矩挺在前面,要靠真实数据说话

从表面上看,“红眼羡贫”是在近年来扶贫政策力度不断加大和扶贫红利不断释放的大形势下出现的畸形心理和扭曲现象。从深层次看,它反映出少数人思想上的贫瘠和惰性,也折射出了扶贫工作中精准识贫这一具体操作难题。为此,我们既需要弘扬扶贫脱贫工作中的主旋律,也要精准矫治其间出现的类似“红眼羡贫”这种不良现象,从而形成脱贫攻坚合力

去年以来,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的严厉督察下,因大气等环保数据不达标,一些地方被通报批评,其中有一些竟然是“宜居城市”。这一结果令人愕然,也发人深思。看来,判断城市宜居与否,不能仅靠感觉或各类名头,还要靠真实数据说话。

近年来,互联网公益发展得如火如荼,公众参与互联网公益的热情高涨。互联网在给公益打开另一扇窗的同时,因监管滞后而导致的诈捐事件也时有发生。如何防范诈捐对互联网公益公信力的戕害,已成为必须面对的现实课题(6月8日《人民日报》)。

当前,脱贫攻坚进入关键阶段,各地都在加大扶贫力度,不断增加投入,扶贫脱贫工作顺利推进并取得长足进步。与此同时,有些地方出现了“红眼羡贫”的问题。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宜居”在近些年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这是人们生活质量逐步提高的一个重要体现,也是各地落实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具体体现。与之相应,打造“宜居城市”成为很多城市的一个努力目标,各地在加强宜居城市规划设计、改善城市软硬环境上下了很大功夫,一批“宜居城市”脱颖而出。

互联网公益是近年来公益领域出现的一种新业态,其信息传播快、筹款能力强、参与门槛低等先天优势,不仅让公众实现了通过碎片化时间“想捐就捐”的愿望,而且让“人人公益、随手公益、指尖公益”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和社会文明新风尚。也正因为互联网公益对传统公益起到了巨大互补作用,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才对此予以鼓励和支持,从而有力地促进了公益事业的发展。

笔者近期调研发现,一些生活条件尚可的非贫困户看到贫困户享受到各种优惠政策和生活照顾后,也要求被纳入“贫困户”以享受各种帮扶政策。有的甚至通过上访渠道“讨说法”或编造莫须有的材料,诱逼基层政府予以扶贫照顾。这是当前基层精准扶贫领域出现的新现象,亟需引起重视。

不过,为“宜居城市”设定绝对科学客观的标准往往很难,现实中很多城市形象和品牌还是主要靠推广和口碑来塑造。因此,很多城市更乐于把宜居城市建设主要用在人们看得见、摸得着的方面,对看不见、摸不着的城市要素则不够重视,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或者服务管理工作跟不上,光鲜的城市形象背后存在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据了解,去年为了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中央环保督察组在所督察城市中长时间设置监测仪,实时获取城市大气数据,一些空气不达标的“宜居城市”立马现出了原形。

然而,政府和职能部门的鼓励和支持却被一些不法分子当成了捞取不义之财的机会,总有别有用心之徒,在扶危济困幌子的掩盖下,大行诈骗钱财的不法勾当,以致诈捐事件层出不穷。诈捐既亵渎了公众的爱心,使得公众不敢轻言献爱心,也让互联网公益公信力陷入“一地鸡毛”的尴尬,危害不容小觑。

从表面上看,“红眼羡贫”问题是在近年来扶贫政策力度不断加大和扶贫红利不断释放大形势下出现的畸形心理和扭曲现象。从深层次看,它反映出少数人思想上的贫瘠和惰性。有人以为被贴上贫困户的标签便可以悠哉乐哉地等着接济、靠人扶持、享受优惠政策。显然,这种等靠要、不思进取的思想不仅不利于扶贫脱贫工作的顺利推进,而且极易在农村滋生和传染不求上进的不良风气。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是当前最需要下大力气治疗的一种贫困。

既要住所环境美,还要呼吸干净的空气,喝上干净的水,这是人们对“宜居城市”的基本要求。这就要求各地不仅要建好城市外表,还要以科学严谨的态度管好大气、水资源等,既要面子,也要里子,让数据说话,让事实说话,真正让人民群众宜居乐业。为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6个中央环保督察组近日已陆续进驻部分省市区,重点盯住督察整改不力,甚至“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态环保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期待通过强化震慑,压实责任,倒逼落实,使一些号称“宜居”的城市能真正以数据说话,名副其实。

互联网公益诈捐乱象频发,有着诸多复杂的原因。一方面,公众参与公益渠道少,而互联网公益的先天优势正契合了公众参与公益的需求,在缺乏防骗意识的情况下,公众不追问公益信息的真实性自然让诈捐者有机可乘。另一方面,现实中确有需要救助的个体,通过传统募捐模式难以缓解燃眉之急,这些人也就成了不法分子实施诈捐的利用对象。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公益作为一种新业态,监管责任主体不清晰、监管体制不健全和监管规则不完善等问题比较严重,没有对互联网公益客观存在的不法诈捐行为筑牢制度篱笆。故此,完善监管,也就成了根治互联网公益诈捐顽症的一道必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