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变身倒逼监管创新,集体征收燃油附加费值得商榷

5月1日起,28类进口药关税降至零,其中包含了治疗癌症的常用药;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但在近日走访中,记者发现这些药目前仍是原价出售。(见6月10日《华商报》)

被监管部门重拳打击的现金贷平台竟用换穿马甲的手段企图逃避监管。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6月12日发布消息称,近期有部分机构或平台以手机回租、虚假购物再转卖等形式变相发放现金贷,甚至故意致使借款人形成逾期。该协会呼吁消费者审慎选择平台,理性办理借贷(6月13日《北京青年报》)。

日前,中国国航、东方航空、深圳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宣布自6月5日起对国内多条航线统一征收燃油附加费,标准为每人10元。这是燃油附加费取消三年后的死灰复燃!大多评论对此也持批评态度,认为航空公司不能仅因国际油价上涨,就直接向消费者转嫁成本负担,不甚合理。

今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确认,5月1日起,我国实际进口的全部抗癌药实现零关税。随后相关部委通知:自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

现金贷乱象丛生,其中蕴藏着诸多风险,也让不少人深受其害。对此,国家相关部门不乏治理措施。去年以来,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先后出台有关文件,明确了规范现金贷等网络借贷行为的管理要求,加强对现金贷业务的监管并逐步化解其形成的风险,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公众少受其害,有效维护社会金融秩序的稳定。

然而,笔者想追问的是一个更根本性的问题,即这种行为是否合法?是否涉嫌违反我国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反垄断法严格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之间达成垄断价格协议。该法第13条第1款第项规定,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经营者达成“固定或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此次重新征收燃油附加费的多家航空企业无疑都是反垄断法意义上的“经营者”。

有人据此算账,药价成本能降近20%。这对于广大癌症患者来说,可大大降低治疗成本。但降税政策明确后,进口抗癌药究竟什么时候降价,是癌症患者最为关心的问题,早降价早受益,而晚降价则让部分患者“等不起”“用不起”。

然而从现实看,违规的现金贷并非灰飞烟灭,而是玩起了变脸与变身术,乃至偷天换日逃避监管。诚如媒体报道,比如有些平台以手机回租形式发放贷款;有些平台在贷款过程中搭售其他商品,变相抬高利率;有些平台故意导致借款人逾期,收取高额逾期费用等等,最终目的就是忽悠消费者上当。其中,以手机回租形式最猖獗。从本质而言,这些新变种的现金贷难逃违法违规真面目。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种集体征收燃油附加费的行为是否属于“变更商品价格”的垄断协议行为。尽管燃油附加费名义上不属于航空票价的一部分,但是由于事实上消费者在购买机票时必须购买,因此,燃油附加费实际上构成消费者支付航空客运服务价格的一个不可或缺部分。航空公司以前不收取,现在要求每位乘客必须支付10元就是在变更商品价格,更确切地说是提高商品价格。同时,必须了解到,自2009年民航国内线燃油附加费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机制建立后,燃油附加费征收与否、征收多寡均由航空公司在相关政策的规定范围内自主决定,在本轮燃油附加费征收中,没有任何公开消息显示出台了相关政策的调整,因此,是否征收燃油附加费在很大程度上是航空公司自主决定的行为。

目前进口抗癌药仍原价出售,这可以理解,因为现在市售的进口抗癌药是5月1日前进口的,但患者什么时候才能享受到降税“红利”,不得而知。从程序上看比较复杂,而有关专家认为政策落地一般需要半年到一年,坦率说这有点长。

对此,消费者的警觉至关重要。比如,加强金融知识学习,不断增强防范意识,无论进行何种形式的贷款,既要认真核查对方的资质,又应该仔细阅读合同条款以及留存相关证据;同时,当合法权益遭受损害时,切忌忍气吞声,通过法律维权至关重要,或者向监管部门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举报等。同样,面对着违规现金贷的变身术,也需要监管创新举措。

至于这种行为是否属于“垄断协议”行为,有人可能会质疑说,没有公开证据显示航空公司之间就集体涨价达成了协议。从目前公开显示的信息看似乎没有,但并不能排除实际上没有相互达成一致的可能。多家航空公司能够不约而同在同一时间宣布征收燃油附加费,而且涨价幅度又是高度的一致,这不能不让人产生合理的怀疑。从企业市场定价的一般规律来说,竞争企业的定价都是自主行为,而且属于高度敏感的市场行为,通常都不会让竞争对手事先知悉。因此,这些高度协调一致的提价行为本身就可以成为反垄断执法机构启动调查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