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中国考古学之道,加工提炼文学的中国经验

如果把文坛比作武林,韩少功属于“高手”。作为文体意识和语言意识都超乎寻常的作家,韩少功的作品几乎一路伴随争议。此后的《马桥词典》,不仅通过语言透视文化和历史的变迁,更将语言与人的生存、命运联系在一起。韩少功在《马桥词典》中享受了写作的自由,从传统的刻板形式中完全解放出来。他想把“小说”扩展成一种广义的“读物”,就像历史上很多跨体裁的作品一样,《马桥词典》是尝试,《暗示》是尝试的继续,有很多非小说因素夹杂其中。另一种是语言与事实之间完全没有关系,语言独立和自由得太离谱,泡沫化的膨胀和扩张,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事用三句话来说,用八句话甚至八十句话来说,甚至把矫揉造作胡说八道当作语言天才……”韩少功曾经称之为“语言空转”,就是说这种语言没有任何负荷.

新华社北京7月 20日电题:张思德: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典范樊永强、蔺芳帅1944年
9月
8日,毛泽东在一位普通战士的追悼会上,第一次以“为人民服务”为题发表了影响深远的演讲。“毛泽东把张思德身上闪光的思想和品德凝炼为五个大字——为人民服务。”现场聆听毛主席讲话的杜泽洲说,毛泽东对一名普通战士的死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就是因为在张思德的身上,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坚持这个宗旨,正是我们党和军队战胜一切敌人、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所在。离休后,杜泽洲积极地投入到传播张思德精神的事业中,奔波在首都的厂矿企业、学校机关、商场公司等,先后有180多家单位、1万余名干部群众聆听过他的革命传统教育,不少人对张思德精神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需要强调的是,张先生的文字表述精准,有较强的可读性,即便非专业的一般学术乃至文化读者,也可得以循着考古学思想的脉络,追踪当代中国考古学的种种问题,获得思考的乐趣。

韩少功;语言;马桥;词典;小说;写作;变化;创作;风景;山南水北

张思德;毛泽东;人民服务;班长;战友;英雄;普通战士;人民利益;革命;警卫

考古学;中国;考古;考古学史;著作

如果把文坛比作武林,韩少功属于“高手”。这种高,不止是写作技巧的高,也不以作品数量取胜,而是思想和笔力所抵达的境界。

新华社北京7月20日电 题:张思德: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典范

今年6月下旬,著名考古学家张忠培先生做完了自己三卷著作的校对修改,7月5日便因病遽尔长逝,驾鹤西去。这三卷书不仅成为了他65年考古人生中所完成的逾25部著作和近300篇文章的组成部分,竟也变成了他83年人生道路上留下的绝笔之作。

“语言是生活之门。一张张门后面的‘马桥’是无限纵深,需要我们小心地冒险深入。”在国际华语纽曼文学奖授奖活动上,韩少功的致辞智慧幽默。

樊永强、蔺芳帅

这三卷著作皆以“中国考古学”为主题,它们分别名为《中国考古学:走出自己的路》《中国考古学:说出自己的话》和《中国考古学:尽到自己的心》。其实,这之前他所出版的书中冠以中国考古学为题的也不乏其例,如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实践、理论、方法》、科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走近历史真实之道》、香港商务印书馆1999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跨世纪的反思》、紫禁城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九十年代的思考》等,由此不难看出,求索中国考古学之道,是张先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作为文体意识和语言意识都超乎寻常的作家,韩少功的作品几乎一路伴随争议。也正缘于此,从语言的切口进入谈论韩少功,大概是必要的途径之一。和很多作家的炫技不同,韩少功的语言给我们带来了陌生感,让人为之惊奇、为之思考、为之心动、为之争论乃至拍案叫绝。

1944年9月8日,毛泽东在一位普通战士的追悼会上,第一次以“为人民服务”为题发表了影响深远的演讲。

《中国考古学:走自己的路》以中国考古学史上李济、裴文中、梁思永、夏鼐、尹达、苏秉琦、宿白等代表人物及其所处的时代为对象,回顾和反思了近百年来中国考古学走过的历程;《中国考古学:说出自己的话》是给类别繁多的考古学成果所做的书序,涉及考古学发现、研究、保护、利用、传承五大方面,既有不同阶段的热点课题,也有理论方法的长期思考,还有学科建设的理念定位,反映出不同时期中国考古学的变化;《中国考古学:尽到自己的心》是先生在2008—2013年担任中国考古学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长期间,推动各类学术活动的讲话和论述,反映了新时期中国考古学会服务、助力、引领当代中国考古学发展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

也因此,不论何时何地,阅读韩少功是一次次愉快的旅行。他试图以幽默的小说语言闯入言说之外的意识暗区。在他构筑的文字迷宫里,除了享受,更多的是对生活、对时代、对中国社会的思考。

这位战士叫张思德,牺牲在平凡的岗位上。这篇演讲,既是一篇悼念革命战士的沉痛祭文,更是一篇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宣言。

自2014年起,我有幸全程参与了这三卷著作的编选工作,它的重要意义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席卷文坛的“寻根浪潮”中,韩少功不再将方言作为一种增强作品生动性、真实性的简单工具。此后的《马桥词典》,不仅通过语言透视文化和历史的变迁,更将语言与人的生存、命运联系在一起。

历经70多年风雨洗礼,张思德和他所代表的精神为什么依旧弥足珍贵?

第一,具有重要的考古学术史意义。中国考古学即将迎来100周年,但百年考古的中国迄今无一部完整的专业史或学术史著作来回顾和总结这段历史。以史为镜可知兴替,回顾过去、面向未来,出版这样一套全面、真实反映中国考古学学术史精髓的著作,正逢其时。

“我觉得欧式的小说也很好。《报告政府》就是典型的欧式小说样式。人物、主题、情节三大要素,中规中矩。但是,我想我能不能尝试一些我们中国老祖宗的传统?《马桥词典》就有一点《世说新语》的样子。”

怀着对英雄先辈的无比崇敬,记者采访了张思德的老班长、百岁老红军杜泽洲。

第二,可以适时满足学科建设的需要。中国考古学现已成为一级学科,考古学史研究作为考古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不可或缺的二级学科之一,是考古学学科建设的基本需求,出版这套浓缩着精华的中国考古学史著作,恰补阙如。

韩少功在《马桥词典》中享受了写作的自由,从传统的刻板形式中完全解放出来。这种多点透视、进出自由的方式和经验,在下一步创作中可能完全失效。每次面对一堆新的材料,韩少功总在寻找合适的表达方式,“像和面一样,慢慢地和,因地制宜,量体裁衣”。他说,永远不会有一种万能和通用的形式,这就像用二胡拉贝多芬,用摇滚唱《黛玉葬花》,可作为游戏,但决不可能成为经典。

“作战勇敢、顽强,警卫忠诚、机智”

第三,中国考古学史也是中国考古学思想史。从考古学史到考古学思想史,是从实践论到认识论的过程。真正的考古学史不仅是描述一般考古发现的过程史,也不仅是记叙科技考古作用的发展史,更应该是考古观念变化的思想史。

他想把“小说”扩展成一种广义的“读物”,就像历史上很多跨体裁的作品一样,《马桥词典》是尝试,《暗示》是尝试的继续,有很多非小说因素夹杂其中。它企图展示语言和具象在一般情况下,怎样互相压缩和互相控制,从而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包括导致诸多悲剧和喜剧。

与张思德同龄同籍又同时入伍的杜泽洲,今年已102岁高龄。虽然年事已高,但聊起张思德的故事,老人仍心潮难平。在妻子关玉清的补充和转述下,张思德生前留下的英雄形象一点点清晰起来。

第四,考古学大家来写考古学思想史。张先生是众所周知的身体力行、引领学术发展的考古学大家,他与他在这套丛书中评述的那些前辈考古学大家一样,对考古、考古史、考古哲学三方的关系都有着深刻的洞察,能以务实求真的精神与能力将这种洞察用于推进中国考古学史特别是中国考古学思想史的研究中,有着鲜明的探寻中国考古学之道的使命和色彩。

“所谓好的语言却常常短缺。这里有两种倾向我比较警惕:一种是语言与事实之间只有机械僵硬的关系,语言没有独立而自由的地位;另一种是语言与事实之间完全没有关系,语言独立和自由得太离谱,泡沫化的膨胀和扩张,一句话可以说清楚的事用三句话来说,用八句话甚至八十句话来说,甚至把矫揉造作胡说八道当作语言天才……”韩少功曾经称之为“语言空转”,就是说这种语言没有任何负荷,没有任何情感、经验、事实的信息的携带。

杜泽洲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17岁加入红军。1935年,杜泽洲在红四方面军总部通信营担任班长,张思德正好也分在这个班。从此,这对同乡同龄同时入伍的战友并肩战斗,开始了永远难忘的革命历程。

这三卷体现中国考古学近百年思想精髓的代表作,是张先生自1952年入北京大学求学考古65年来,砥砺实践、经年思索、融会贯通、集腋成裘的精选论文集。它们全面评析了近百年中国考古学史中的典型事件和代表人物及他们的心路历程,核心解读了“中国考古学要走什么路”的考古大题。换言之,如果说经过近百年风风雨雨的中国考古学已闯荡出来一条自己的路,那么这条路是怎样闯荡出来的?是条什么样的路?这条路的前方是哪个方向?我们今后应沿着哪个方向继续走出新路?张先生在这套书中都一一作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