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武帝刘秀为什么废了郭皇后令立阴丽华为后,昆阳之战经过

图片 2

汉光武帝刘秀还没有起兵打天下之前,曾经到过新野,听说阴君有个女儿名叫阴丽华,长得美貌无双。刘秀虽然没有见到过,却从心眼里喜欢她,总是念念不忘。他后来到长安,见到执金吾(掌管京师卫戍的武官)出行时车骑随从之盛,不由感慨说道: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他后来起兵于舂陵,一心想打下天下来,不再想做执金吾了,但是对阴丽华却始终没有忘怀。
图片 1
更始元年六月,刘秀在昆阳大败新莽军后,终于到宛县与阴丽华成了亲。婚后不久,刘秀便率军西去洛阳,阴丽华随军不便,回到家乡新野。因为她哥哥阴识为义军邓奉部下将领,阴丽华便同家里人一起随迁到清阳,寄住在邓奉家中。
第二年春天,刘秀去攻打邯郸王郎,在真定得到了当地大姓郭昌的女儿郭圣通,对她很是宠爱,这时候他离开阴丽华才不过半载,便又结新欢了。
郭圣通比起阴丽华运气要好些,婚后一直跟随在刘秀身旁,到第二年刘秀登极称帝,郭圣通已生下了皇子刘强。
阴丽华则是在刘秀继位后才命人接到洛阳来的。起初她与郭圣通都被封为贵人。可是等到要选立皇后时,便有了麻烦。按说阴丽华被迎娶在先,应当立为皇后;可是阴丽华为人雅性宽仁,一再推辞,况且郭圣通此时已经有了儿子,最终还是立了郭圣通为皇后。刘秀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阴丽华,可是幸亏有她固辞不争,立后之事才得以顺理成章办妥。
郭圣通虽然被立为后,但所受宠幸却不及阴丽华。建武四年光武帝刘秀征讨彭宠,阴丽华从征,途中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刘庄。
相比之下,郭圣通却总是一副闺秀脾气,经常同刘秀发生争吵,私下里则颇有怨言;而且她对待别的妃嫔所生之子又不好,对宫人们也很凶,人们见到她就像看到毒蛇猛兽,唯恐避之不及。
这样一来,刘秀就更加宠爱阴丽华而不满郭圣通了。建武九年,阴丽华的母亲邓氏和弟弟在家中被人所杀后,光武帝刘秀曾下诏给大司空,诏书中说道:吾微贱之时,娶于阴氏,因将兵征伐,遂各别离。幸得安全,俱脱虎口。以贵人有母仪之美,宜立为后,而固辞弗敢当,列于媵妾。朕嘉其义让,许封诸弟。未及爵土,而遭患逢祸,母子同命,愍伤于怀。并因此追封阴丽华之父阴陆为宣恩哀侯,阴丽华的弟弟宣义恭侯。这时候刘秀已经公开宣称阴丽华为后了。
与此同时,皇后郭圣通却因宠衰而更加怨愤不满。到建武十七年刘秀终于废掉了郭皇后,而改立阴丽华为皇后。刘秀倒不是个绝情之人,虽然废掉了郭圣通的皇后称号,让她去做儿子中山王的太后,但是对郭家始终十分照顾,郭圣通的弟弟郭况官居大鸿胪,京师人都传称他家为金穴。郭圣通母亲去世时,刘秀也亲临送葬。这种情况直到汉明帝继位后没有什么变化。郭氏始终与阴氏一样受到皇帝的隆恩。这与阴皇后有一定关系。阴丽华这个人为人恭俭,没有什么嗜好,性情仁孝慈祥,对郭氏从无排斥。
汉光武帝刘秀死后,阴丽华之子刘庄继位,阴丽华被尊为皇太后。阴太后死于永平七年,被合葬于刘秀的原陵之中。

昆阳之战,号称是中国历史上以弱胜强的典范战例。昆阳之战确实是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一件大事,但以弱胜强的真相,却是令人匪夷所思。
图片 2
为镇压民变主力,当时王莽派司空王邑、司徒王寻为帅,倾其天下精锐,合兵43万,号称百万,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小城昆阳。城中困守的汉军,兵力不过数千,刘秀还被迫出城求援。而留守的头目王凤等人更是主动向莽军乞降,在遭到拒绝后,个个惶惶不可终日。
战前态势,总兵力50比1,一个是志在必得,一个是惊弓之鸟,似乎不战而高下立判。
大战之时,刘秀从城外带来的兵力不过区区3000人,城中则是一帮缩头乌龟。这样,作战双方的态势是:总兵力100比1,一方是以逸待劳,一方是惊疑不定,似乎不战而成败立知。
但历史的编剧能力出乎所有人的想象。
或许是优越感太强烈了,或许是对汉军的过度仇恨化为了蔑视,王邑、王寻这两位三公级的人物,竟然选择了几乎就是江湖上单挑的做法:
在发现刘秀的部队后,两人仅仅是带了万把人出来——巡视。以新莽特有的一贯派头,估计这也就是个大型仪仗队的架势,简单说,二王所带的,并非正式的作战部队。
兵法云受降如临敌——接受投降都要象两军对阵如临大敌一样,而这两位将军却临敌如逛街,在战场上带一群围观者出来看热闹,其结果可想而知。
而没有最要命还有更要命的是,他们还下了道死命令:敕诸营皆按部毋得动——其余将士只许看、不许动。因此在整个战役(如果这也能称之为战役的话)过程中,新莽的百万大军既不敢、也无法出击——因为将军有令、因为根本就没有做好战斗准备!
结果就是那百万大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主帅被斩杀,然后哄地一声作鸟兽散。史载莽兵大溃,走者相腾践,伏尸百余里,再加上天公作美,突然之间狂风暴雨、惊雷震天、飞沙走石、江河暴涨……
结果就是那百万大军,奔逃一停、踩死一停、淹死一停、杀死一停——总之是彻底消停了!
昆阳之战,是由不明真相的两个人发动的:他们都看不到敌人的强大和己方的弱小,他们都在打一场别无选择的战争,他们都输不起。
最终,走投无路的战胜了势在必得的。是之谓以弱胜强。

因为阴丽华的一再谦让,光武帝未能封她为后,却给予了她更多的爱。而郭圣通虽然贵为皇后,却一点也不得宠。久居深宫之中,这个寂寞的女人便渐渐地滋生出不满和嫉妒。看到光武帝和阴丽华之间情意浓浓,她心中妒火中烧,便将阴丽华视为眼中钉,处处与她作对。阴丽华本性谦让,虽然深受光武帝喜爱,但丝毫不敢恃宠而骄,反而处处忍让,息事宁人。光武帝把一切看在眼里,对谦卑忍让的阴丽华越发垂怜,废掉郭皇后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建武九年突然天降大祸,阴丽华的母亲邓氏和弟弟阴被强盗杀害了。这桩消息传来,阴丽华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七岁就丧父,被慈母辛勤地抚养长大,后来跟随光武帝之后,也没有时间侍奉母亲,现在母亲竟然死于非命,阴丽华心中悲恸不已。而目睹此景的刘秀也想起自己幼年失恃的经历,心中甚为感伤,便令大司空前往阴家慰问家属,并带去了诏书:
朕微贱之时,娶阴氏为妻,后来因领兵出征,与她分离了两年,幸亏两人都脱离虎口,平安无事。阴贵人有母仪之德,本应立为皇后,但她一再推辞,宁愿屈居妾位。朕欣赏她的谦让,许诺分封她的兄弟。不料未及封爵,母子二人同时死于非命,实在令人悲伤。
这份亲笔书写的诏书情真意切,足以看出光武帝对阴丽华的感情之深。为了抚慰亡灵,他还追封了阴丽华已故父亲阴陆和她的兄弟阴,由阴丽华的弟弟阴就继嗣宣恩侯。
但这些追封的功名换不回已逝的亲人,阴丽华受到的打击之大让她很长时间都落落寡欢。刘秀在政务之余也尽量抽出时间陪伴妻子,安抚她受伤的心灵。而这时候,郭皇后更加嫉妒,依然以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处处与阴丽华较劲。忍无可忍的光武帝最终下诏废黜了郭皇后,在建武十七年十月,另立阴丽华为后。这一年,阴丽华已经三十七岁了,岁月的沧桑让她变得越发的从容和淡定,对苍生的悲悯和宽容让她很快就赢得了朝野上下的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