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内讧的故事,送高帽的故事

道光十九年年底,介休一位姓林的县令向省府递交了一份报告,告发一串高官的违法乱纪行为,并恳请将报告转奏皇上。林县令的揭发属于正式公文,不是可以随便扣压的告状信或匿名信,不能隐瞒不报;可是林县令的揭发实在叫人看了害怕。他揭发的内容共二十二项,其中最要命的一条是:在钦差大臣来山西的时候,比如前不久汤金钊大学士和隆云章尚书分别驾到,总要由太原府出面,以办公费的名义向山西藩司借二万两银子招待钦差。事后,再向下属摊派,每次摊派的数目都有三五万两银子。三五万两银子不是小数。当时福建一带家族械斗,雇R_打架,一条人命不过赔三十两银子,这三五万两银子可以买上千条人命。当时在江南买一处有正房有偏房的院子,价格不过一二百两银子,这三五万两可以买二三百处院子。

“太平天国”在短短几年内就席卷大江南北,定都”天京”,强烈震撼了大清王朝,几乎将其推翻。但如此浩大轰烈的运动,最终仍然失败,当然原因多多,但最根本的还是其自身迅速、严重的腐败。

清朝末年著名学者俞樾在他的《一笑》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个京城的官吏,要调到外地上任。临行前,他去跟恩师辞别。恩师对他说:”外地不比京城,在那儿做官很不容易,你应该谨慎行事。”官吏说:”没关系。现在的人都喜欢听好话,我呀,准备了一百顶高帽子,见人就送他一顶,应该不至于有什么麻烦。”恩师一听这话,很生气,以教训的口吻对他的学生说:”我反复告诉过你,做人要正直,对人也该如此,你怎么能这样?”官吏说:”恩师息怒,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知道,天底下像您这样不喜欢戴高帽的,能有几位呢?”官吏的话刚说完,恩师就得意地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倒也是。”从恩师的家中出来,官吏对他的朋友说:”我准备的一百顶高帽,现在只剩下九十九顶了!”

藩台张澧中接到林县令的揭发,一连数夜睡不着觉。这些事都有他的份,奏到皇上那里,肯定没他好果子吃。可是擅自扣压给皇上的奏章,恐怕罪过更大,最终也未必捂得住。经过几个不眠之夜的权衡,不得已,张澧中向杨国桢巡抚请示汇报。

洪秀全虽然贵为万岁,但只是皇上帝次子,而杨秀清却是皇上帝的代言人,在神权上杨秀清的地位反高于洪秀全。因此,杨秀清常以”天父下凡”的名义斥责洪秀全,洪秀全虽知这是骗局,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假戏真作。

杨巡抚刚调到山西不久,正在雁北视察。看了张澧中的汇报材料,很是惊愕——不是为钦差费和使费惊愕,而是为山西官员的”不上路”而惊愕——连官场共同遵守的”陋规”都要告发,山西官员未免也太”生”了点。杨巡抚把张藩台的汇报给陪同他视察的朔平知府张集馨看了,问道:”山西的吏风怎么如此荒谬呀?如此平常的应酬之事居然这么大惊小怪!”最后,倒是这林县令落了个丢官罢职回家种地的结局。

定都天京之后,洪秀全闭在深宫,耽于享乐,荒于政事,杨秀清更是不可一世,屡为无谓小事斥责、羞辱洪秀全,借以树立自己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