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文长妙写藏头诗,乾隆拜妈祖的故事

图片 2

乾隆南下游江南,特意到了福建省莆田境内。因为他早就听人说湄洲岛的妈祖庙的神女有灵有信,神女对他成为一种无形的吸引力,心里觉得非见见妈祖圣像不可,便决定和随行太监小张子,亲自去湄洲岛妈祖庙瞻仰。
这天下午,天气很热,也没有风。乾隆和太监来到莆田县文甲村渡口,江上一直没有任何船只,直到日落西下,还不见一只船影。两人本来已经走得脚酸腰痛,此时饥肠辘辘的,那小太监牢骚满腹,说:万岁爷贵为天下之主,何必为一尊地方菩萨,受此劳苦呢?
乾隆听后很生气地说:我们既然来了,当然得上岛走一趟。如果妈祖以虚名惑众,寡人定要拆除神庙,砸毁其金身!乾隆刚刚说完,只见海面漂来一只小船,船头坐着一位老渔翁,船尾立着一个小姑娘,生得很俊俏,象仙姑一样,头顶发式如一道顺风帆,帆边别着数枚五彩贝壳,上身穿白纱裙,下配水火鞋,鞋头镶着一束浪花图。统治者本来就是一些好色之徒,皇帝犹为甚者,乾隆皇帝自然也不离外,看见这个渔姑后,如同喝了五斗酒,两颗眼珠一直盯着那女子的隐秘处,恨不能立即把那女子据为已有,他是皇帝,有什么办不到的?可是,他现在是微服私访,身边只有一个小太监,那种呼风唤雨的本事却施展不出来了,一个皇帝也如同一个地痞流氓一样望着月中的嫦娥想入菲菲罢了,除非有一只天鹅老死了,在那水池中腐烂,被癞蛤蟆碰上,当然能美美的饱餐一顿,也不枉癞蛤蟆做了一个美梦。
站在旁边的小太监,看见皇帝那个色迷心窍的样子,于是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裳角,示意主子不要露出马脚。然后,小太监放开他那母鸡声,对那摆渡的老艄公大叫道:请施个方便,渡我们上岛,以免误了时辰,事后自当厚谢!老艄公听了后,摸了把胡子说:我父女两人,专门在这里接引过往客官,只是今天天气炎热,过渡人客不多,所以晚出来了,两位客官一定久等了,快请上船吧!
乾隆皇帝还在注视着那渔女,企图找出这渔女与他的成群嫔妃有何不同,可那女子并没有正面看他一眼,一双玉手握着木桨,注视着大海。小太监不得不把主子拉了一把,扯上船来。
渔翁摇橹,渔女掌舵,向湄洲岛划去,没有想到,船刚到海中,忽然哗啦一声,一阵风过后,那小小的渡船便在波涛上颠簸起来。这突然的变故,可把这皇帝老倌的幻想抛到了这大海之中了,不说占有这渔女,怕要与这渔女一起到鱼腹中去做夫妻梦了!想到此,那双脚一软,那对只在情人面前跪过的膝盖竟与那硬邦邦的船板接吻了。那小太监当然对美色早失去了功能,但这种功能却转发到了权力、金钱上了,当然给皇帝做狗,总比给那些官僚做狗要荣耀些吧。但如今怕做狗都不可能了,主仆两人倒在一起,只有在这时,才丧失了尊卑,等级!
渔翁与渔女却安然无恙,一边划船,一边谈笑风生。渔翁见这两位客官惊慌得那个样子,于是安慰道:客官不必惊惶,这小船来往有妈祖保佑,逢凶能化吉,请两位客官放心,保你万无一失!乾隆听了,觉得自己是九五之尊,天帝的儿子,在这女子面前,即使她是神女,也绝不能丧失了尊严,想到此,便壮着胆,站了起来,那双一直盯着渔女的眼睛才在船舱中发现了供奉的一尊神像,那神像面貌装束,与那掌舵的渔女差不多,不同的是渔女身着白纱裙,而神像却着的是红裙子。一个皇帝的心态自然与地痞流氓的心态是不同的,同时与那些狗官也不会一样的,在神圣面前,他虽然是九五之尊,也自觉得渺小了许多,那双膝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此时他当然不是向情人求欢,而是真心崇拜神圣。然而,不知怎么回事,他那双膝却对准了掌舵的渔女,可那渔女却把身子一侧,他那头正好对着渔女的屁股。
其实,这渔女虽然面貌装束与妈祖的面貌装束一模一样。但,她并不是妈祖,却是妈祖的侍女兰兰,她在普陀山修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终成正果,可人世间已经过了数百年了,生生死死竟是数十代了,改朝换代,那些自封为上帝的儿子的人们,清廉的也好,荒淫无耻的也好,残暴的也好,宽容的也好,都如同走马灯似的,在人间世匆匆而过。又一个狂妄的人世间皇帝–乾隆出现了,妈祖当然知道他的前世究竟是谁,正因为她知道这一天机,所以,妈祖才决定派兰兰与千里眼一起去超渡乾隆诚心向佛,以佛心治理国家,做一个好皇帝。于是,兰兰与金将军千里眼化装成父女来接乾隆皇帝,趁机超渡他。兰兰却没有想到,一个天下人崇拜的至圣至明的天子也是一个好色之徒,所以,她鄙视地转过了身–因为她没有妈祖那种神力,来推测弘历的前世,假如她知道的话,她一定会爱屋及乌,也许不会来鄙视他的。
乾隆皇帝就面对着渔女的屁股,双手合什,祈祷道:神女在上,赐朕平安,若能如愿,自当厚报!
乾隆的诚心祷告,终于打动了妈祖,转眼之间便风平浪静,小船平稳地渡过了海峡。船停靠湄洲码头。乾隆主动要请老渔翁陪他游妈祖庙。他虽只请老渔翁,自然渔女也会一同游览的,他也就趁机好仔细观察一下,这渔女究竟是不是神女?老渔翁见客官一再邀请,不好再推脱,只得陪同客官一游。
渔女在前带路,乾隆与老渔翁紧紧随着渔女,来到了妈祖庙。弘历抬头一望那妈祖神像竟是如此的威严,而从那威严中对他又透出了一种亲切感–他真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不由自主地大跨两步,走到莆团前,从太监手中接过一锭银子,放在了那功德箱上,因为那功德箱的进入孔太小,那银子无论如何放不进去的,然后,那双腿便跪了下去。站在旁边的尼姑手拿起敲罄的木椎,当乾隆叩一次头,她就敲响一次,因为施主给的银两多,所以这尼姑也就特别卖力气,把那罄敲得特别响。罄声就在这小小的妈祖庙里回响,恰好此时是酉时,庙宇后面的钟也敲响了,钟声自然就压倒了罄声。
乾隆在妈祖像前三跪九拜毕,才依依不舍地走出庙宇,真是一步三回头,他在脑海中总想从他的那些嫔妃中找出一位与妈祖圣像相似的面孔。太监见主子的异样举动,真有点莫明其妙的,他不得不来把乾隆拉走。那渔女见这皇帝老倌竟如此的反常,她想到:为什么龙女自己不亲自来超渡他,却要派她来的原因,她不由得把那美丽的小嘴瘪了一下,然后,才对乾隆嫣然一笑。老渔夫虽然根基深厚,他一样不明白这个中的来龙去脉–龙女总不好得带着人间皇帝来朝拜自己嘛!太阳已经西下了,乾隆不得不再次请求渔翁父女划船送他们回去。在回去的船上,乾隆再把掌舵的渔女与那妈祖神像一比较,显然,这渔女虽然与妈祖长得很相似,但缺乏妈祖神像那种威严感,当然这渔女选进宫中,做一个才人,自然是别有韵味的。当他再把目光从渔女身上转向渔翁时,于是好奇地问道:为何妈祖神女如此灵验呢?渔翁回答道:行船的人,心中有妈祖,精神也就集中,临危不慌,自然无难无灾,神女因此灵验!
渔翁重新把客官送到文甲村渡口。乾隆主仆两人上岸后,再回头一看,那船与渔翁父女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留下的却是一派无边无际的大海,海中的湄洲岛–妈祖庙中的妈祖圣像占据了整个天空。
乾隆站在那里却产生了一股莫明其妙的惆怅,他这九五之尊也黯然丧神。然而,他一捏手,那手中却有一个贝壳,他便顺手拢进了他的长袖。回到旅馆,当小张子给他去准备茶水时,他重新从袖中拿出来,这贝壳并没有啥奇特处,他用手把它搬开,一股奇香扑鼻而来,一看里面是一粒药丸,他毫不犹豫地把它送进了口中。再看那手中的贝壳却不见了。他慢慢地咀爵着药丸,眼前又出现了妈祖那庄严肃穆的圣像……那头上点缀着五彩贝壳的渔女,对他一瘪嘴,最动他心魄的是那嫣然一笑。
皇上,请饮茶!
乾隆才从想入菲菲中回过神,接过小张子递到他手边的茶杯,呷了一小口和着仙药咽了下去。弘历凭着神女送他的这粒仙药,在位六十年,活了八十岁。撇开他荒淫的一面,他确实还是一位好皇帝,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到了晚年,主动地把皇位让给了他的儿子嘉庆。
乾隆回到北京,心念妈祖的恩德,岂敢失言,立即挥毫,写下四字–海不扬波,命人做成金匾,派太监送往湄洲妈祖庙供奉,弘扬妈祖功德。同时,命一宫中画师与太监一起去湄洲妈祖庙把妈祖的圣像描摹回来,供奉在宫中,使他每天都能看上一眼妈祖。
乾隆的子孙,给妈祖的封赠达到了极点,咸丰皇帝封妈祖为天后,封字长达64字: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宏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佑安澜利运潭覃海宇恬波宜惠导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普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天后之神。从此,妈祖由一个地域性的民间偶像,到达了与上帝平起平坐的地位。直到清末,近一千年间,各个朝代对妈祖的封号多达四十余次。自此,人们心中早已遗忘了那些各种各样的男海神,只知道女海神–妈祖。

平湖秋月是西湖赏月的最佳地方。原先,这里称为孤山望湖亭。
这一年八月十五中秋佳节,绍兴才子徐文长正在杭州。他本来独自一人饮酒赏月,几杯闷酒下肚,有些醉眼蒙眬。忽然,想起诗友们说过西湖孤山望湖亭是赏月的好地方,就趁着月色,踱着方步,向孤山望湖亭走来。
徐文长行行走走,一面欣赏着西湖月色,一面吟着咏月诗句,不觉已来到望湖亭前。这是一座临湖建筑,据全湖之胜,东可望湖滨,西可达苏堤,南可至南屏,整个外湖景色尽收眼底。这时,一轮皓月当空,风清清,水碧碧,远山蒙纱,近树笼烟,使人如置身于琼楼玉宇之中。他不禁诗兴勃发,画意盎然。
图片 1
这时,猛听得望湖楼里传出一片吟诗声。徐文长一看,亭子里面坐满了人,桌上红烛高照,摆满了西瓜、红菱、月饼等各式时鲜果品酒肴,还有笔墨纸砚。看样子,是一群文人雅士在这里饮酒赏月,赋诗作画。徐文长信步走了进去,想看看热闹。
望湖亭里,果然是西泠(líng)诗社的文人雅士在饮酒赏月,正喝得兴高采烈,见有个陌生人进来,顿时没了声息。主持人见徐文长身穿青衫,头戴方巾,一副文士打扮,虽然衣着简朴,但雅而不俗,仪态从容,觉得不可怠慢,就起身把手一拱,招呼说:今日中秋佳节,我们西泠诗社社友,特在此饮酒赏月,作画吟诗。兄台如有雅兴,不妨稍坐片刻,以便求教。说罢,将手向四壁挂着的书画一挥。
徐文长慢步绕亭一周,向四壁诗画略略扫了一眼,发现尽是平庸之作。主持人见他一言不发,又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就故意刁难他说:兄台文质彬彬,定是行家里手,今日萍水相逢,我等三生有幸,乞望作画题诗,以开我等眼界,为中秋雅集增色。说罢,嘿嘿冷笑了几声。
徐文长看罢诗画,原想稍停一会儿就走,见他们有的面露骄矜之色,有的发着冷笑,心想:好吧,我正愁没有纸笔抒怀,何不借此凑凑热闹,逗趣他们一下。他也不谦让,来到书案前,将雪白的宣纸一铺,手执羊毫湖笔,饱蘸浓墨,唰喇几笔,天上出现了一轮圆月;又唰唰几笔,水中也映出圆月一轮;然后嚓嚓几笔,远处山色朦胧,近处湖亭跃然,湖上一叶扁舟,一渔翁在月影之中独酌(zhuó)。
这时,西泠诗社文士都围上来观看。见徐文长顷刻之间画好了一幅平湖秋月图,水墨写意,落笔不凡,都十分惊讶。主持人看徐文长画得不错,想试试他的文才,就请他在画上题诗一首。徐文长也不推辞,提起笔来就写了两句:
天上一轮圆圆月, 水中圆圆一轮月。
天上一轮圆圆月,水中圆圆一轮月。哈哈,这也算诗吗?文士们正议论间,只见徐文长又提笔写下两句:
一色湖光万顷秋, 天堂人间共圆月。
文士们大吃一惊。他们原以为下面写不出什么好句子来,没想到徐文长这么一转一收,四句连起来一读,真是奇句妙文,情景交融,禁不住同声叫好:佳句,佳句,不知兄台来自何处,我等失敬!
徐文长朝大家一笑,又提笔写了一首七言绝句: 平湖一色万顷秋,
湖光渺渺水长流。 秋月圆圆世间少, 月好四时最宜秋。
文士们一看,这首诗写得别致。每句头一个字特别大,连起来一读,竟是平湖秋月四字,原来是一首藏头诗。大家都拍手称绝,要徐文长留下高姓大名。
徐文长并不回答,只一笑,踏着月色而去。
故事发生在古代的一位才子徐文长身上,他在一次游览西湖的途中恰逢一帮文人吟诗作画,这帮文人开始并不把他看到眼里,但是后来徐文长却以他的才华让那些人叹服。
徐文长才华出众,不仅仅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丽,而且善于把自己的才情与周围的景色合二为一。以景写情,寓情于景。
再看徐文长的形象,身穿青衫,头戴方巾,很朴素,很平凡。但即使衣着简朴,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头脑富足,也会流露出雅而不俗的气质。
故事中那些自大的文人又告诉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瞧不起别人,更不能因为懂得一点就面露骄色,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们应该做的是虚心求教,这样才会不断进步。

包拯长得其实并不黑。
1037年春天,安徽天长县官道上,出现了一个风尘仆仆的白面书生。他一袭长衫、几件行李,谁也想不到,这就是新上任的县令包拯。
此时,包拯39岁。老大不小的年纪,却是第一次入仕。距离他本人即将获得的着名青天称号并不遥远,但距离他当上开封市长、名副其实的开封有个包青天,却还有20年。
图片 2
溅了皇帝一脸唾沫
包拯有个幸福的童年——这一点又和传说不一样,父母双全,备受宠爱。在官宦世家长大的他,倒很有上进心,29岁中了进士。然而,为侍奉渐渐老迈的双亲,包拯拒绝出去做官,在家一呆10年,直至父母病逝、守孝完毕。
所以,他在北宋官场上一露面已是中年,但举止全然是个愤青。
在仕途第二站广东肇庆一一彼时还叫端州,大名鼎鼎的端砚就是它的创收项目。不过,在官僚盘剥下,打着进贡旗号的端砚,十有八九成了行贿受贿的拳头产品,真正送到皇帝手上的没有几方,更别说拿到市场上成交了。
包拯一来,就下令端砚定额进贡。而他自己,直到离开端州,也不曾带走一方端砚。端砚事件很让朝廷赏识,3年后包拯就调入开封。这是自进京考试之后,包拯第二次来到京城。
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是一个士大夫意识高度觉醒的年代。汉唐时期的贵族社会已经完全转变为文官社会,不少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敢于在朝堂上和皇帝正面交锋。更有甚者,觉得二个人单挑皇帝不过瘾,就约齐一帮同事,展开围攻皇帝的汹汹舌战。而包拯嘛,就算不是个中翘楚,起码也是让宋仁宗相当头疼的牛皮糖,其主攻方向还是最敏感的人事问题。
宋仁宗宠爱张贵妃,她的伯父张尧佐坐着直升飞机一路飙升。除了是财政部长,还身兼四大要职,在北宋的外戚任命史上创下了绝无仅有的记录。
一千大臣为此吵闹不休,集体开足马力,要求皇帝撤张尧佐的职。争论达到高潮时,包拯站在仁宗跟前,滔滔不绝,唾沫星子横飞,溅了皇帝一头一脸。仁宗气得说不出话来,拂袖而去,回到后宫对张贵妃发脾气:你只知道让他官升宣徽使、宣徽使,就不知道现在的御史中丞是包拯!
在宋仁宗的偏袒下,弹劾工作并不顺利。围绕老张的人事任命,包拯等人和皇帝陷入了一场持久战,老张就在战争里上上下下地浮动一一弹劾风头最盛时他地位稍低,风头过后又迅速攀升。直到老张不久后死了,整场战役才算正式结束。
此后,二弹郭承佑、七弹王逵……牛皮糖包拯树立起了绝不放过一个贪官污吏的光辉形象。
庆历新政的两份奏章
范仲淹在政坛上呼风唤雨。掀起庆历新政的高潮时,包拯还是一个刚刚从地方调进中央的小菜鸟。
对范仲淹改革,是支持还是反对?朝廷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党争:你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把包拯从端州拉到监察御史位子上的,是保守派的王拱臣。王拱臣的举荐,很可能是为了给保守阵营充充数、壮壮胆,并不指望这个年纪一大把的新秀还能在挤垮改革派上有何贡献。
然而,这场改革以吏治为第一目标,恰恰与包拯的政治关怀不谋而合。他盯上了按察使这是新政的重要举措之一,范仲淹向各地派出按察使,专门监督地方官吏。按察使一句话,就能决定地方官是上中央、还是下监狱,正所谓大权在握、为所欲为。
包拯的奏章,一针见血来势汹汹,《请不用苛虐之人充监司》。
立刻,关于按察使是否加重了吏治腐败的争论,达到白热化。宋仁宗开始意识到,改革派官员也不是一潭清水,同样有人浑水摸鱼。
小菜鸟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扳倒改革派的作用,保守派大臣喜出望外,以为包拯可以为自己所用了。但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大跌眼镜。
1045年新春,范仲淹罢相离京,新政失败,保守派弹冠相庆。谁料这当口上,包拯一篇《请依旧考试奏荫子弟》,洋洋洒洒,大谈范仲淹用考试选拔士大夫子弟的政策应该维持下去。
如此堂而皇之地对已经否决的一项政策进行肯定,保守派们瞠目结舌:此人犯浑吗?
殊不知,在包拯的眼里,没有派系,只有公理;没有党争,只有实情。
6年后,官升知谏院的包拯,显然早把范仲淹改革的倒霉下场忘了个一干二净。他向宋仁宗交了一篇着名的奏章《七事》一一区别奸忠、不信朋党、信用贤能、治奸妄之人、用人不疑、访才用贤、启用贬逐之臣一一赫然与庆历新政如出一辙。
群臣这下明白了:包拯,就是个实话实说的官场异类。
当包拯弹劾宋庠时,没人觉得惊诧了。宋庠文采风流,做宰相7年,一没贪赃枉法,二没苛政暴政,三没道德败坏,实在无错可挑。但是包拯说,无错,是因为你没干事;国之重臣,毫无建树,就是尸位素餐,当然应该弹劾。
他的措辞或许激烈,但他的眼光实在透彻。 从开封府到财政部
1057年阳春三月,59岁的包拯终于来到了开封府。他第一个举措,是改革诉讼制度。在北宋。平民要告状,得通过门牌司层层上递案件。刁滑的小官吏,就是利用这个机会讹诈百姓。包拯二话没说,裁撤门牌司,人们可以直接接触办案官员,顿时民心大悦,开封有个包青天!
事实上,包拯在开封市长任上,只做了不到两年。61岁的他,接到仁宗又一项重任:出任三司使,打理国家财政。
在这个位子上,包拯展现出了经济改革的天赋变利率为和市。当时,朝廷向百姓征用过度。包拯说,进贡物品也是商品,朝廷要按照一定价格,在和市上向百姓购买。至于急需物资,那就跟富翁们要吧。
事出凑巧,包拯主管财政这两年,江淮、两浙灾荒不断。北宋时期,朝廷收税,只要现金,不要实物。于是人们得把粮食卖给官府折变为现金,官吏们趁机压低粮价。平时还好,灾荒之年就民不聊生。包拯充分发挥牛皮糖特点,一口气上了四道奏章,请免江淮、两浙折变。
经济改革的成效,让皇帝愈发信赖包拯。1061年,他官至枢密副使,成为中枢重臣。但63岁的包拯已是风烛残年。欧阳修说,包拯一生少有孝行,闻于乡里,晚有直节,着在朝廷,这样的至情至性,消耗了他的生命。尽管还有很多他看不惯、希望改的事情,但他已无能为力。
宋仁宗亲自到了包拯家里,探视病情。这是君臣俩的最后一面。1062年5月,包拯病逝于开封,举国哀恸。
千年以后,我们回首包拯的一生,会发现他的仕途其实很平淡。他没有砍过负心的驸马,身边没有英姿飒爽的七侠五义,更没发明过三口威风的铡刀,甚至没有一张黑脸和一个月牙胎记。也许你要问,他干过些什么?
他带人挖过井,给人免过税,他关心开封的建设,也关心宋朝的外交出使辽国。不过,他干得最得心应手的,是就事论事给仁宗写报告。有时弹劾人,有时出主意,偶尔耍脾气。说他是谏臣并不完全,他更多的是个埋头苦干的良臣。一点一滴,将他的改革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