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白雪,要言不烦

三国时的魏国有个叫管辂(lù)的人,非常精通占卜之术。他有一个好朋友叫何晏,是个玄学家,精通《老子》《庄子》与《周易》,喜谈玄理,是魏晋时清谈之士的领袖人物。西晋人陈寿在《三国志.管辂传》里记载了他们之间发生的一个有趣的故事:
有一次,管辂邀请何晏到家中做客,一起谈论《易经》义理,谈得非常通透明晓,简直成了一种高级的精神享受。何晏不由得赞叹说:谈论阴阳之道,恐怕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比得过你。
当时还有个叫邓飏(yáng)的人也坐在旁边,他在这方面显然还是个未入门的人,他此时还是糊里糊涂的,就向管辂问道:人人都说您精通《易经》,但您刚才谈论的时候,却丝毫没有涉及《易经》的辞义,这是什么缘故呢?
话音未落,管辂便应声答道:真正精通《易经》的人,是不随便谈论《易经》的。
听了这机敏又深奥的话,何晏含着笑说:这等答复真是太妙了,要言不烦,越是精要的话越不会烦琐难懂呀。
这之后,人们便用要言不烦一词,泛称说话或写文章时,言语简明扼要、不烦琐。要,重要,精要;烦,烦琐,麻烦。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战国时齐国的国君——齐威王。这个齐威王呀,当上国君三年了,啥事也不干,每天只是饮酒作乐。可大臣们谁也不敢去劝,担心一句话劝不好,脑袋就会搬家。
这时一个叫淳于髡的大臣站了出来,这个淳于髡是个身高不足四尺的小个子,但是他聪明善辩,曾多次代表齐国出使各国。他发挥自己会说隐语——也就是比喻的特长,找到齐威王说:大王,为臣有一事不明,想请您指点:齐国有一只大鸟,栖在王宫的庭院里已经整整三年了。它既不飞又不叫,您可知道这是一只什么鸟?
淳于髡够聪明,齐威王也不是傻子,他一听就明白了淳于髡这是在说他呢。他哈哈一乐,说:这一只大鸟嘛,它不飞则已,一飞就会冲到天上去;它不鸣则已,一鸣就会惊动众人!淳于髡接过他的话,笑着说:还是大王英明。如今大臣们正等着大鸟一飞冲天,一鸣惊人呢。这之后,齐威王勤于政事,惩贪官,除边患,把齐国治理得好生兴旺,连以前侵占齐国土地的国家,都乖乖地把土地还了回来。齐威王这一鸣果然是真惊人呀。
现在人们就用一鸣惊人来比喻平时没有特殊表现,可一干就有惊人的业绩。

战国时期的楚国有一个文学家叫宋玉,他也是楚国的大臣,常伴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
有一次,楚襄王听到人们议论宋玉的行为不好,就把他找来问道:有些人对你的言行很不满意,你想想自己的为人有没有什么不端正的地方?
宋玉是个很善于辞令的人,他给楚襄王讲了一个故事:在咱们楚国国都郢城,来了一个很会唱歌的人。开始,他唱《下里巴人》这样通俗的歌曲,有几千人都能随着他唱;后来,他唱《阳阿薤(xiè)露》这样比较文雅的曲子,跟随他唱的人只有几百人了;而当他开始唱《阳春白雪》这样高雅的曲子时,能够跟着他一起唱的人只有区区几十个而已!这是为什么呢?宋玉看了一眼楚襄王,接着说,这是因为曲子的格调越高,能够唱出来的人就越少。那些平庸的人,怎么能够理解我宋玉的行为呢?楚襄王听了宋玉的话,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于是就不再追究他了。
《阳春》和《白雪》是非常有名的两首古琴曲,古时的人们常以阳春白雪连称,所以也常被认为是一首古琴曲。在这个故事里,宋玉委婉地告诉楚王:一个人的品行越高洁,仿效他的人就越少。现在,阳春白雪一词已经成了高雅艺术作品的代名词。从这个故事中,还产生了一个成语——下里巴人,比喻通俗的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