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目十行,一衣带水

西汉的时候有一位辞赋家,叫司马相如。他自幼好学,会击剑,会抚琴,但他最擅长的还是写诗写赋,他写的《子虚赋》、《上林赋》等都在当时流传一时,是一个满腹诗书的风流才子。因此汉武帝很赏识他,把他留在自己的身边做官。
公元前130年,汉武帝派大臣唐蒙去修治西南夷道。
因为唐蒙征用大量民工,又杀了当地部落的首领,引起了当地巴蜀人民的不安,以至于发生了骚乱。汉武帝接到这个消息后,决定让司马相如去责备唐蒙,并让他写一篇文告,以安抚当地的百姓。
于是,司马相如写下了《谕巴蜀檄》。在这篇文告里,他说明调集民工、士兵修筑道路是应该的,但是惊扰了当地父老乡亲并不是陛下的本意。有人不晓得国家的法令制度,惊恐逃亡是不对的。士兵作战的时候,应该迎着刀剑而上,宁可战死也不能转过脚跟逃跑。你们也应该从长计议,急国家之难。经过深入的沟通,双方最终化解了矛盾,民心迅速地安定下来,修路工程又顺利地进行了。汉武帝非常高兴,提拔司马相如做了中郎将。
后来人们就用义无反顾这一成语来形容干事情时,从道义出发,为了正义的目的而勇往直前,不能犹豫。义,道义;反顾,向后看。

南朝梁武帝非常爱好文学,他的第三个儿子萧纲,从小聪明伶俐,四岁开始识字读书,到六岁时,已经会写文章了。
儿子这么好学,梁武帝当然很高兴。有一次,他特地把萧纲叫来要他做一篇文章,考考他。萧纲毫不怯场,不慌不忙地提笔就写。不一会儿,写成了一篇声韵和谐、辞藻华丽的骈文。梁武帝一看,不由喜上眉梢:你这孩子呀,真是我们萧家的东阿王!东阿王是三国时文学家曹植的封号,他以才思敏捷著称。随着年龄的增长,萧纲读的书越来越多,阅读的能力也越来越强,读书的速度惊人,能够十行俱下——一次就能读通十行的内容,而且记忆力超强。
萧纲的文才很好,但因为长期住在深官,不知民间的疾苦,所以他的诗,文字轻靡浓艳,被后人称为宫体。
二十八岁那年,萧纲被立为太子。公元549年,萧纲即位,这就是梁简文帝。可惜的是,两年之后,他就被叛军用毒酒害死了。
不过,一目十行这个成语流传了下来,被人们用来形容看书的速度很快。

南北朝后期,当时的中国以长江为界分成了两半,长江以北的叫北周,长江以南的叫陈国。后来,北周的相国杨坚废掉了年仅八岁的周静帝,自己当上了皇帝,建立了隋朝。他励精图治,国力一天天地壮大。可陈国的陈后主呢,沉湎酒色,不理政事,对老百姓横征暴敛,牢狱里都住满了抓来的犯人。面对江北虎视眈眈的隋朝,陈后主却并不慌张,因为他觉得自己手里有一张王牌,那就是长江。浩浩长江可说是个天险,易守难攻,他坚信隋军打不过来。
可他实在低估了隋文帝杨坚的雄心和谋略。隋文帝早就有心攻打陈国了,他对仆射(yè)高颖叹息道:我身为百姓的父母,却眼睁睁地看着江南的百姓在受苦,我哪里能因为隔了一条衣带那么宽的长江就不去拯救他们呢?
经过七年的精心准备,公元588年,隋文帝杨坚派了五十万大军,命儿子杨广做统帅灭掉了陈国,东晋以来将近三百年的南北对立局面结束,国家重新得到了统一。
现在,人们用一衣带水比喻两地之间虽有江海阻隔,但在想交往的人心里,水面只像一条衣带那样窄。形容一水相隔,来往方便。这个成语现在多用于褒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