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治武功不逊于李世民,唐朝趣话

唐朝开国君主是高祖,不过打天下的头号功臣是他的次子唐太宗。隋末时李渊贵为太原留守(驻守军事重镇的高级官员),且是隋炀帝表亲,李世民从小却无纨绔子弟习气而志于习武从军,18岁便促其父举兵反隋并自任前线指挥。在扫平群雄时,年轻的李世民显示出高超的战场指挥才能,擒获了敌手窦建德、等,为一统江山建立了头功。后人曾指责李世民精于家庭内斗,有杀兄灭弟、逼父让权的不良记录。不过在古代封建专制条件下,帝位交接只能靠血缘承袭或暴力争夺。

的国都在长安,洛阳是陪都,两地的宫殿都有玄武门。从唐初至唐中叶,有五次的宫廷政变都与长安、洛阳的玄武门有关。

唐高宗是的丈夫。历来人们喜欢称其为昏庸懦弱的皇帝,原因很简单,他弄丢了李唐的江山,让天下男人着实的丢了一把脸!那么,历史上的唐高宗李治真的有那么的不堪么?真的是一个昏庸无能的君主么?

626年,李世民在长安皇宫外的玄武门以流血政变夺得皇位,这在古代是不值得惊诧的常例,评价帝王是非的标准只能是看谁当政有益于发展社会生产力。

唐高祖武德九年六月。李渊次子世民与太子建成争夺皇位继承权,世民,率比部郎中长孙无忌、左二副护军尉迟敬德伏兵玄武门发动政变,世民射死太子建成,尉迟敬德杀建成的同党、李渊的另一个儿子齐王元吉,击败东宫和齐王的卫队,并杀死建成、元吉诸子。李渊遂立世民为太子,到八月传位给世民,是为太宗。渊自称太上皇。发动的这次玄武门之变的玄武门为长安本极宫宫城北面正门,故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旧城北。

文治武功不逊于

唐初内地因战乱凋零,突厥屡屡越过长城劫掠。617年李渊起兵之初,曾被迫向突厥称臣,定都长安后依然受其军事威胁,一度想烧毁都城南迁。当时还是二皇子的李世民力阻此等怯懦之举,亲率百骑到阵前向突厥军示威。李世民登基后,随即向朝臣宣布,突厥利在掳掠,专靠防守不能阻止,须将其消灭。他在位23年间不修长城,由之前的防御转为进攻。利用漠北突厥各部分裂之机,唐军先直捣东突厥腹心,再击溃和收降西突厥各部。

神龙元年已82岁的病势加重,她的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俩想乘机谋反。正月。皇太子李显、宰相张柬之、崔玄韦与羽林将军李多祚、驸马都尉王同皎等率羽林军500余人闯入玄武门,当时圣神皇帝武则天在迎仙宫,张易之、张昌宗均在此,遂斩二张于廊庑下,二张的党羽全部收捕,把脑袋割下来,挂在洛阳天津桥南面。不久武则天传位给皇太子李显。李显于是从嗣圣元年(公元684年,也就是睿宗文明元年,则天后临朝兴宅元年)二月被废,至此复位。这次政变的玄武门是洛阳宫北面正门。故址在今河南省洛阳市。

唐高宗是掩盖在李世民和武则天光环之下的一个男人:不争气的儿子,懦弱的丈夫。对于高宗,自古以来人们已经习惯于把他放在太宗的光环中考察,即使对他在位期间的政治评价,也会和联系起来:“永徽之政,百姓阜安,有贞观之遗风。”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明了高宗的政绩。

战略战术的确立与实施,需要相应的物质基础做保障。唐初百废待兴,官营牧场只剩母马3000匹,李世民日日率身边的卫队和御林军练习骑射,皇家禁苑也成马场,有史料称,当时的才人武媚娘都成了驯马高手。唐初40年间,官马繁殖到70万匹,史称“秦汉以来,唐马最盛”。

唐中宗李显的韦皇后认为太子重俊不是她的亲生子,就勾结、武三思,与一心妄想当皇太女的安乐公主准备废太子。景龙元年七月,皇太子重俊与羽林将军李多祚率羽林千骑兵300余人杀武三思、安乐公主之夫武崇训及其亲党十余人,又引兵肃章门入关,叩门索上官婉儿。中宗与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惊慌登玄武门楼避兵锋,重俊引兵到楼下,中宗用富贵利禄引诱千骑兵杀李多祚,余众皆散。重俊及百余人逃到鄂,为部下所杀。

那么,究竟是他本身懦弱,还是历史学家把他写懦弱了?答案应该是后者,有几点可以证明。

630年,唐将曾率3000精骑在寒冬中千里夜袭,直捣突厥老巢,以自身千人的损失斩敌骑万名,并生擒颉利可汗,几十万突厥人马就此崩溃。这一中国古代战史上罕见的战例,显示出唐军越野、耐寒和骑射能力都不弱于在北方游牧中成长的突厥兵。大唐这一雄风不下于强汉,引后世无数英雄敬佩。

景云元年,中宗李显的韦皇后想效仿武则天临朝称制与安乐公主合谋毒死唐中宗,立中宗第四子重茂为少帝,进封韦后为韦太后,韦太后临朝称制,引用其党羽分握权柄。不久,睿宗李旦第三子与朝邑尉刘幽宗、苑总监钟绍京率羽林军入玄武门杀韦太后及安乐公主,又杀诸韦、武党羽,少帝重茂让帝位于,李旦从则天后天授元年九月登位改周号为周起,降皇嗣,至此复位。

其一,唐高宗做太子的时候已经跟武则天发生了不正当关系。那时候武则天是庶母,是母子关系。如果二人暧昧之事被唐太宗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至少要被废掉太子之位。他敢做这件事,可见他不胆小。

千古兴衰,百年轮回。李世民虽创立了炫目的文治武功,历史的周期率却注定其子孙会在养尊处优中走向腐败。

宝应元年四月,上皇死,肃宗李亨亦病危,张皇后与肃宗第二子越王系以闲厩使李辅国和飞龙厩副使程元振作乱为名,命内谒者监段恒俊选宦官有武力者200余人授甲长生殿。这里所说的长生殿是长安大明宫寝殿,而唐一般寝殿均称长生殿。的《长恨歌》中“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的长生殿是华清宫的长生殿(故址在今西安市临潼)。越王系授甲长生殿后召太子李豫进宫。程元振得知其阴谋在于害死太子,就与伏兵玄门武以西的陵霄门候太子到时立刻迎护到玄武门外面的飞龙厩,李、程率兵收捕越王系、段恒俊等百余人杀之,迁张皇后于别殿,等肃宗死后,太子李豫即位,是为代宗,不久杀张皇后。

其二,唐高宗继位之初,他的舅舅把持朝政大权,唐高宗不服,要夺权。当时唐高宗的势力还无法与长孙无忌相抗衡,但是他经过不懈的努力还是夺了权,最后把长孙无忌贬至外地,致其自杀而亡。

755年,李世民去世百余年后,爆发了“”,7年的平叛战争虽然获胜,最大的恶果却是吐蕃乘机占领了唐朝主要的养马基地陇右。华夏民族从此丧失了建立强大骑兵的物质条件,对后来只知高筑墙缩头防御的懦弱王朝来说,汉唐出击漠北踏破贺兰山的战绩,只能在纸面上吟咏追念。

李重俊、李隆基、李豫先后发动的玄武门之变的玄武门是唐大明宫宫城北面正门,故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旧城北龙首原上,建于太宗贞观八年。

其三,从高宗时期的历史发展来看,他的功绩一点也不逊色于其他任何一个皇帝,包括他的父亲。

古代历史已经无情地证明,积极的攻势防御才是真正有效的防御。以功业比较,唐太宗李世民在历代君王中能独领风骚,不仅因为他卓越的文治才能,造就了历史上繁荣的“”,更因其有远击漠北的进取精神,而此种精神,华夏古代君王中确实无出其右者。

高宗即位伊始,就立即暂停了对辽东的战争及土木工程的营造。他在即位的第二年,即永徽元年,召集众地方官询问百姓疾苦,鼓励臣下就国计民生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