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宗韦后,永兴公虞世南逝世

神龙元年,在唐王朝政治舞台上的表演终于落下了帷幕,中宗李显上台,同时出场的还有皇后韦氏。韦皇后以婆婆当年的做法为蓝本,以当女皇为目的,掀起了历史上继武则天之后又一次皇后篡权主政、混乱朝纲的高潮。
韦氏是普州参军韦玄贞之女,京兆万年人。长得颇有姿色,被高宗第七子李显看中,中宗入主东宫,纳韦氏为妃,韦氏由此开始了其沉浮起伏的政治生涯。
李显虽贵为太子,却如同摆设,实际上处在母亲武则天的控制之中,弘道元年十二月,患病已久的老皇帝高宗驾鹤西游,掌握朝政的武则天迫于群臣的
压力让李显过了一把皇帝瘾,将他扶上金銮殿,史称中宗。夫贵妻荣,韦氏于随后的嗣圣元年正月由太子妃升为皇后。
女儿当上了
国母,做的韦玄贞自然不能再呆在普州参军这个位置上,新上任的中宗也想对岳父表示表示,于是将韦玄贞由参军提为豫州刺史,来了个不小的飞跃。也许是韦
皇后给中宗吹了枕边风,也许是中宗以为当了皇帝可以说一不二,居然还想给岳父韦玄贞换工作,策划给他一个侍中的职位干干。宰相裴炎表示反对,认为外戚干政
历来都不是好事,中宗却大为愤怒:“我以天下与韦玄贞,何不可!而惜侍中邪!”武则天本来就觉得中宗在皇位上十分碍事,现在居然想让外戚干预朝政,于是以
“汝欲以天下与韦玄贞,何得无罪!”将中宗贬为庐陵王,远徙房州。韦氏在劫难逃,跟着从皇后的宝座上滚下来,与中宗一同幽闭于房州。
幽闭在房州的李显与韦氏按理来说已快走到了鬼门关,武则天已经使长子李弘暴薨,逼次子李贤在贬所自杀,自然也随时可能要李显夫妻的命。韦皇后当然明白这一
点,但她却颇有勇气,显示出女性面对逆境时超乎男性的承受力,成为了李显的精神支柱。她不仅对李显关心备至,而且在中宗绝望的时候给予鼓励,李显总是在获
悉敕使来到房陵的消息时准备自杀,韦皇后就劝他:“祸福无常,宁失一死,何遽如是!”正因为如此,中宗对她极为感激,私下许诺说:“异时幸复见天日,当惟
卿所欲,不相禁御”(《资治通鉴》卷208,唐中宗神龙元年二月)。中宗做梦也没想到,18年后,韦氏将他的誓言当作了篡权窃政的法宝,为所欲为的护身
符,最后竟然将“所欲”发展到毒杀中宗李显的地步。
武则天在皇位上坐了十余年后,已成了垂垂老者,几经周折和权衡,最后不得不在圣历
元年将流放在房州的李显重新召回立为太子,韦氏与丈夫结束了长达14年的流亡生活,再一次过上了太子妃的生活。6年后,年老的武则天屈服于桓彦
范、张柬之等人发动的宫廷政变,被迫传位于李显,李显又一次当上了大唐帝国的皇帝,韦氏自然而然再度成为皇后。
也许是房陵的生活锤炼
了韦皇后,也许是皇帝的宝座实在诱人,也许是婆婆武则天成功的经历给了她鼓舞,后的韦皇后以武则天为榜样,常想着有一天能做个高高在上的女皇帝。
长时间的软禁生活养成了她坚毅的性格,加上对中宗的有效的控制,这都是她的优势。所以,中宗再次即位后,权力便很快转入了韦皇后手中。为谋取更多的
权力 和巩固自己的地位,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是与武三思勾结,共同对付桓彦范等元老。韦皇后在流放房陵的途中生有一女,即著名的安乐
公主。安乐公主嫁给了武三思之子武崇训,韦皇后利用这种关系,在的推荐下把武三思引入宫中,共同对付桓彦范、张柬之等人,以夺取权力。武三思进入
禁中后,很快与韦皇后打得火热,两人公然私通。
武三思与韦皇后窃权干政的做法遭到桓彦范、张柬之等人的激烈反对,他们因不满武则天的
专政而发动政变,将流放14年的李显重新扶上了龙椅,现在韦皇后要效仿武则天,而武三思是武则天的侄儿,他的重起显然对自己不利。于是桓彦范上表说:“伏
见陛下每临朝,皇后必施帷幔坐殿上,预闻政事。臣窃观自古帝王,未有与妇人共政而不破国亡身者也。且以阴乘阳,违天也;以妇凌夫,违人也。伏愿陛下览古今
之戒,以社稷苍生为念,令皇后专居中宫,治阴教,勿出外朝干国政。”
韦皇后积极应对,她与武三思不停地在李显面前诬陷桓彦范、张柬
之、袁恕己、敬晖、崔玄等人,说他们恃功专权,将不利于社稷。昏庸的李显信以为真,韦皇后和武三思趁机为李显划策,建议封敬晖等人为王,外示尊宠,实夺
其权。李显表示同意。不久,桓彦范等五人纷纷被晋升为王:敬晖为平阳王,桓彦范为扶阳王,张柬之为汉阳王,袁恕己为南阳王,崔玄为博陵王,实际权力丧失
殆尽,武三思和韦皇后掌握了大权。
韦皇后还积极安排韦氏家族的人进入中央的政府机构,她先是和武则天一样,打破“异姓不封王”的制度,追赠自己的父亲韦玄贞为酆王、四个弟弟追赠为郡王,将堂兄韦温提拔为礼部尚书,其他的亲属则封为将军,一时间,韦氏势力充斥朝廷。
不仅如此,韦皇后还大造舆论,为自己登基做准备。她亲率王公大臣给中宗李显上尊号为神龙皇帝,把玄武门改为神龙门,命亲信宗楚客率百官上表请给自己加尊
号为顺天翊圣皇后,这获得了李显的批准。武则天当年的尊号是“则天顺圣”,“顺天翊圣”四字首尾恰是“顺圣”。韦皇后想效仿武则天当女皇的用意显而易见。
景龙二年,韦皇后又令宫女宣扬说自己盛衣服的箱子上有“五色云起”,李显便命人画成图宣示百官,韦皇后的亲信韦巨源奏请宣示天下,并实行大赦,
韦皇后成了“君命天授”的准皇帝。
韦皇后想当皇帝,必须解决太子的问题。按规定,中宗晏驾之后由太子即位,皇位轮不到她坐,为此,韦
皇后又设计除掉了太子李重俊。李显即位后,立儿子李重俊为太子。韦皇后因为李重俊不是自己所生,对他很不满意,总是想铲除他。她和武三思合谋,唆使女儿安
乐公主辱骂太子为“奴”,并向父皇请求废掉太子重俊,立自己为皇太女而代之。有其母必有其女,安乐公主真的想当皇太女,她多次向父亲请求,但李显不答应。
太子李重俊深知自己地位难保,又不甘忍受安乐公主等人的羞辱,不愿坐待废黜,于是铤而走险,与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发动兵变。他假造中宗制诏,调发羽林兵,
将武三思及其儿子武崇训杀死在家中,然后分兵把守各道宫门,率军攻入内宫,准备彻底铲除韦皇后和安乐公主。不料羽林兵见到中宗后,发现接奉的是假圣旨,于
是转过头来攻击李重俊和李多祚,李多祚被杀,李重俊仓皇逃出京城,不久被左右杀害。

说到,爱好书法的读者一定不会陌生。他不但是唐初四大书法家的泰斗,还最得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二人的真传。
连唐太宗在其去世后都哭诉道:“没有人能够同我谈论书法了”,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走进这位人物吧。

为什么被冷落12年?武则天从13岁进宫当才人,到25岁也就是李世民逝世的时分,还是个人。这足以阐明,李世民并不重用她。那唐太宗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有一个女人是唐太宗终身倾慕的,她就是长孙皇后。长孙皇后是唐太宗终身最敬重的女人。她从小知书达理,十三岁时嫁给了秦王李世民。

虞世南的祖父虞检,在梁代曾任始兴王咨议;父亲虞荔,于陈朝太子中庶子,都有很高的名望。虞世南的叔父虞寄,在陈朝官至中书侍郎,因没有子嗣,虞世南便过继给虞寄为子,因此他取字伯施。

李世民当了皇帝之后常常想和她讨论国度大事,但是,长孙皇后总是避而不答,她说:“牝鸡之晨,惟家之索。妾以妇人,岂敢预闻政事?”意义是母鸡打鸣那是家门不幸啊,我一个妇道人家,怎样能够干预国度大事?因而,无论唐太宗怎样问,她都三缄其口。

虞世南生性沉静寡欲,意志坚定,努力学习,年少时与兄长虞世基一起在著名文学家顾野王的门下读书,受学十多年,他勤奋努力精思不懈,有时十几天不洗脸不梳头。他擅长写文章,曾师法著名文学家徐陵,徐陵也认为虞世南得到了自己的真髓。与他同郡的和尚智永是王羲之的七世孙,擅书法,虞世南拜智永为师,深得王羲之书法真传,由此名声更大。

那么,长孙皇后是不是一个只关怀柴米油盐,对政治一无所知、不感兴味的人呢?当然不是。举几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第一,大家都晓得,李世民是个少年英雄,在他当秦王的时分,和父亲李渊一同东征西讨,树立了赫赫战功。李渊集团最大的几个对手窦建德、等,都是李世民拿下的。

陈后主至德元年,除任西阳王友。开皇九年,陈朝灭亡后,虞世南与虞世基一起到隋朝京师长安,兄弟二人都名重一时,当时的人把他们比作西晋的陆机与其弟陆云。当时隋炀帝还是晋王,听到他们的名声,杨广与秦王杨俊征召的文书一起送到,虞世南以母亲年老为借口,坚决推辞,杨广命令使者去追他们。

功绩大了,他的野心也就收缩了,不甘心只当秦王,他想当皇太子,进而当皇帝。在野心的差遣下,李世民和他的哥哥太子、弟弟李元吉以及父亲李渊的矛盾日积月累。在这种宫廷危机的慌张气氛中,长孙氏怎样办呢?她谨小慎微,十分卖力地孝敬李渊,讨得他老人家的欢心,同时委曲求全地笼络李渊身边的妃嫔,和她们搞好人际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