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文鸯,张郃之死外传

看过三国演义的朋友都知道有个勇比赵云的猛将叫文鸯,记住了他堪与赵子龙七进七出救阿斗相媲美的单骑退雄兵的壮举.演义中是这么描绘他的举动的:“鸯曰:‘今夜黄昏,父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南杀来;儿引二千五百兵,从城北杀来:三更时分,要在魏寨会合。’钦从之,当晚分兵两路。…师急问之,人报曰:“一军从寨北斩围直入,为首一将,勇不可当!”师大惊,心如火烈,眼珠从肉瘤疮口内迸出,血流遍地,疼痛难当;又恐有乱军心,只咬被头而忍,被皆咬烂。原来文鸯军马先到,一拥而进,在寨中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人不敢当,有相拒者,枪搠鞭打,无不被杀。鸯只望父到,以为外应,并不见来。数番杀到中军,皆被弓弩射回。鸯直杀到天明,只听得北边鼓角喧天。鸯回顾从者曰:‘父亲不在南面为应,却从北至,何也?’鸯纵马看时,只见一军行如猛风,为首一将,乃邓艾也,跃马横刀,大呼曰:“反贼休走!”鸯大怒,挺枪迎之。战有五十合,不分胜败。正斗间,魏兵大进,前后夹攻,鸯部下兵乃各自逃散,只文鸯单人独马,冲开魏兵,望南而走。背后数百员魏将,抖擞精神,骤马追来;将至乐嘉桥边,看看赶上。鸯忽然勒回马大喝一声,直冲入魏将阵中来;钢鞭起处,纷纷落马,各各倒退。鸯复缓缓而行。魏将聚在一处,惊讶曰:‘此人尚敢退我等之众耶!可并力追之!’于是魏将百员,复来追赶。鸯勃然大怒曰:‘鼠辈何不惜命也!’提鞭拨马,杀入魏将丛中,用鞭打死数人,复回马缓辔而行。魏将连追四五番,皆被文鸯一人杀退!再看演义中的赵云,虽然也是勇不可档,但毕竟还是沾了曹操不准放箭命令的光,才得以全身而退。要按如此说来,这文鸯起码也是三国猛将榜上的前三甲啊。当然,演义的武戏常有夸张成分,子龙的战绩夸张虚构者极多,这文鸯的战绩是不是像子龙的长坂血战一样,只在罗贯中的笔下发生过呢?让我们来看看《三国志》。《三国志.魏志.毌丘俭传》裴注引注的《魏氏春秋》上的记载说:“钦中子俶,小名鸯。年尚幼,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之可破也。’於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俶率壮士先至,大呼大将军,军中震扰。钦后期不应。会明,俶退,钦亦引还。”这就很明显了,老罗不是凭空捏造,这文鸯确实是胆识过人,武艺精湛。那么,他在演义中单骑退雄兵的事迹大概就是老罗依据这段记载夸张而形成的喽?建议您再看《资治通鉴》,那上面叫绝啊:“钦子鸯,年十八,勇力绝人,谓钦曰:‘及其未定,击之,可破也。’于是分为二队,夜夹攻军。鸯率壮士先至鼓噪,军中震扰。师惊骇。所病目突出,恐众知之,啮被皆破。钦失期不应,会明,鸯见兵盛,乃引还。师谓诸将曰:‘贼走矣,可追之!’诸将曰:‘钦父子骁猛,未有所屈,何苦而走?’师曰:‘夫一鼓作气,再而衰。鸯鼓噪失应,其势已屈,不走何待!’钦将引而东,鸯曰:‘不先折其势,不得也。’乃与骁骑十馀摧锋陷陈,所向皆披靡,遂引去。师使左长史司马班率骁将八千翼而追之,鸯以匹马入数千骑中,辄杀伤百馀人,乃出,如此者六七,追骑莫敢逼。”

风里透着杀气,主公看看我:“张将军打头阵”。对面曹军阵前已冲出一将,对我轻轻点点头,我没有答话,挺枪冲了上去,不知斗了多少回合,高览将军已在身后。“我张郃阵前单挑不需帮手”。我咆啸着。高览没有说话,只是传来了兵刃的碰撞声,高览和另一员曹将斗在了一起。擂鼓声阵阵,接着双方军马一场混战。乱军中我看看曹营主帅旗下,对方主帅正看着我,目光相对,他点了点头。睡之前隐隐觉得耳边一阵冷风,这是我从小到大坏事出现前的感觉,难道会发生什么?半夜我被吵醒,乌巢方向已是一片火光,我匆匆赶到主公帐前:“主公,曹公兵精,往必破琼等,琼等破,则将军事去矣,宜急引兵救之”。郭图淡淡一笑:‘郃计非也。不如攻其本营,势必还,此为不救而自解也”。我叹了口气:“曹公营固,攻之必不拔,若琼等见禽,吾属尽为虏矣。”主公最终没采纳我的意见,反命我和高览去袭曹营,出帐后帐内传来阵阵笑声:“韩馥手下的人能有什么高见”。杀声四起,曹操早有准备,一将拦在我面前:“你已中计,何不早降”。我笑笑:“为将者能战死沙场,别无他求”。那将也笑笑:“我亦是此想法,那就让我夏侯妙才便成全你吧”。我边战边退,杀出一条路来:“夏侯将军,改日你我阵前再战”。郭图慌慌的跑来:“张将军,大事不妙,主公要拿你问罪”。我笑笑:“我有何罪”。“主公说你攻曹营未尽全力,和他赌气,你信不信随你,我先在此别过”。看着他摇晃的背影,我笑笑。高览从我帐后走出:“这话未必是假”。我看看高览,他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悲伤,此时主公使者到,急传张高二将卸剑甲进见,使者说完凑前轻语:“郭图诬陷将军,将军快逃吧”。我看看高览,高览令全营将士向曹营出发。“好,主公不信你我,你我再战”。我拔出剑,高览摇摇头。来到曹操大帐前,高览拉拉我,自己先拜倒,曹操来到我面前,拍着我的肩哈哈大笑:“微子去殷、韩信归汉已”。我和高览手下降军几忽等于曹操在官渡的兵力了,难怪他会这么高兴,我是这么想的,第二天的庆功宴上,一个叫张辽的和夏侯渊将军却对我说:“丞相非常喜爱你”。是真的么?………………多年以后:“请”。夏侯渊将军举起杯:“不要想赤壁了,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的确,很久了,妙才自赤壁饮恨后便不再喝酒了,今天可算破例了:“你我同守汉中,定要齐心协力,以不负丞相重托”。我笑笑,这些年我和妙才虽无兄弟之名,但情胜手足,那种心照不喧的默契,守一个汉中应该不是问题吧?:“好,我去广石扎寨,和夏侯兄形成犄角之式,定让刘备有来无回”。妙才点点头。

诸葛亮的思想与理想主义的儒家学说,与虚无主义的黄老学说,有着本质的区别。它精于治国,疏于治道;长于理智,短于理性,具有明显的目的性,功利性,为实用主义的典范,是对齐文化体系的继承和发扬。在此,特从地理学、心理学的角度,理清诸葛亮与齐文化的关系,对诸葛亮治国思想的渊源,做一浅显的探讨,敬请专家、学者指正。一诸葛亮祖籍汉琅琊郡阳都县(今山东省沂南县砖埠乡),阳都古为东夷之地,周武王“封建亲戚以蕃屏周,”分封诸侯一百七十余国,阳都处于齐、鲁、莒之间,国名无考,春秋时期,大国争霸,弱肉强食,阳都属莒,公元前431年,楚国在吞并了费、郊之后,一举灭莒,对齐国构成了巨大威胁,前412—前386年,齐国连续发动了夺取鲁地、向南拓展的战争,以抗衡楚国,《续山东考古录》中考证:这时的“沂州府之莒州、沂水、日照、费县之南境,皆入齐境。”已出土的齐国货币完全证实了这一点,如1957年临沂兰山区水田村出土的37枚齐刀币,1978年临沂城内原地区粮食局门外出土的齐刀币11枚,1989年3月兰山区大城后村出土的齐刀币2100枚等等,表明齐国的势力已到达钙河以北,南涑河以东的广大区域,阳都当属齐国无误。从此被纳入了齐国的版图。春秋战国时期也是思想学术界十分活跃,百家争鸣的时代,长期的封建分疆,造成了地域上的割裂,形成了文化上的差异,使各地文化具有了自己的传统,齐文化是在东夷文化的基础上形成的,定型于齐国稷下,依据齐国开国君主姜尚;“囚其俗,简其礼”的建国方针,兼收并举,造就了其开放型的特点。“兼儒墨,合名法,知国体之有此,见土治之不贯,此其所长也。”《汉书·艺文志》。公元前284年,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燕联合韩、赵、魏、秦、楚,以乐毅为主帅,大举伐齐,攻占齐国除“莒”、“即墨”之外的七十余城。齐国的思想文化中心被迫东迁,莒地有聿成为了保存齐文化的最后堡垒。前221年秦灭六国,设天下为三十六郡,“莒”地(包括阳都、诸城一带)属琅琊郡。秦始皇为了实施“书同文,丰同轨”的统一政策,加强思想言论的控制,于前213年“焚书坑儒”,这对民间文化无疑是一场劫难。但秦始皇只是要消灭文化差异,并非要消灭学术,康有为在《新学伪经考》中明确指出:“焚书之令,但烧民间之书,若博士所职,则诗书百家自存。夫政斯焚书之意,但愚民自智,非欲自愚。”齐地的博士见于史书的就有淳于越、卢敖等人;加之秦王朝的短命,焚书之令贯彻的很不彻底,许多民间的诗、书、百家语被藏匿了起来,如孔子壁中书;还有一点,莒地一带地处边捶,统治相对薄弱,如卢敖得罪了秦始皇,隐居在琅琊郡的诸县故山,秦始皇就没有寻找到。上述一切都加大了齐文化存留的机会,使之文化传流不至于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