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浅谈姜维的历史评价问题

刘备,字玄德,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阁下玄孙,蜀汉昭烈皇帝也。习凿齿在其所作《汉晋春秋》中赞刘备道:“先主虽颠沛险难而信愈明,势逼事威而言不失道。追景升之败,则情感三军,恋赴义之士,则甘与同败。观其所以结物情者,岂徒投醪抚寒含蓼问疾而已哉!其终济大业,不亦宜乎!”演义中开篇便有对其如此之描写:“榜文行到涿县,引出涿县中一个英雄,那人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专好结交天下豪杰;生得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好生一副帝王相!备自二十八岁投军,六十三岁驾崩,历时三十五年,以其出色的个人魅力,铸就了其在中国历史上独特地位,被人民所称颂!然近年来,不少读者、学者所言所论称刘备“虚伪”、“懦弱”、“无能”之说渐盛,笔者且以演义为据,抒以己见,以求明其正身,若有不足,望以斧正!一备世居涿县,虽“家贫,贩履织席为业”,然其幼怀大志,矢志不移。演义中称:“其家之东南,有一大桑树,高万余丈,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玄德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曰:“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叔父刘元起闻此言,曰:‘此儿非常人也。’”汉末黄巾起,备与关、张桃园结义,共谋大业。然创业之艰人皆共知,破黄巾后仅得一县令耳。便是十八路诸侯讨董卓之际其仅为公孙麾下一卒,立人身后矣。呜呼!其异日堂堂之天子,蜀汉即位者,乃立公孙瓒背后一县令耳!英雄岂易量哉!却不知此人乃惊天动地之人?而此一人又有背后之两人,又是惊天动地之人。英雄不得志时,往往居人背后,俗眼不能识,直待其惊天动地,而后叹前者立人背后之日,交臂失之,孰知其后冷笑之意,固早视十八路诸侯如草芥矣!遥想昔日,刘关张三人结义。力求“同心协力,救困扶威,上报国家,下安黎庶。”如此之抱负,又有几人与之相论乎?叹“髀里肉生”,何等感慨?“备若有基业,天下碌碌之辈,诚不足虑也。”又是何等英雄之叹?“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如此穷戚不丧志之英雄主义,不正是成功者之前兆乎?二历稽载籍,凡欲成大事者,必以民为先,以仁为本。封建社会发展,至汉末以来,渐成高门士族。汉末“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之袁氏,“四世清德,海内所瞻”之杨氏,便是如此豪门大族。然备不过破落贵族出身,便是比宦家之后曹操,孙权等也更显卑鄙。故屡为骂之“村夫”、“小儿”。然备自小长于民众间,坚信“惟贤惟德,可以服人”之理。其为安喜尉,“与民秋毫无犯,民皆感化。”其在新野,百姓赞其道:“新野牧,刘皇叔,自到此,民丰足”。后曹操来犯,数十万民众随其左右,扶老携幼,将男带女,滚滚黄河,两岸哭声不绝,刘备于船上望见,大恸曰:“为吾一人而使百姓遭此大难,吾何生哉?”欲投江死,左右急救之。于后曹军渐近,众将劝其“暂弃百姓,先行为上。”刘备亦不许,谓众人言:“举大事者必以人为本,今人归我,奈何弃之?”观董卓“常引军出城,行到阳城地方,时当二月,村民社赛,男女皆集。卓命军士围住,尽皆杀之。掠妇女财物装载车上,悬头千余颗于车下,连轸还都。扬称杀贼大胜而回。于城门下焚烧人头,以妇女财物分散众军”。李、郭之乱,尽驱洛阳之民数百万口,前赴长安。“死于沟壑者,不可胜数。又纵军士淫人妻女,夺人粮草,啼哭之声,震天动地”。然备入蜀,“扶老携幼,满路瞻望焚,香里礼拜”。故后司马懿谓其二子曰:“刘备之成帝业者,乃以民为本也。”

司马昭为了实现统一华夏的战略目标,集中兵力,先向西蜀发动了全面攻势,拉开了魏、蜀决战的帷幕。自姜维九伐中原后,西蜀国力匮乏,在朝中又受到奸佞把持,姜维为保全自身屯田沓中,致使西蜀东部边境防御力量薄弱,汉中腹地兵力空虚。司马昭根据这一情况,制定了总的作战计划“绊姜维于沓中,使不得东顾,直只驮谷,出奇空虚之地以袭汉中。”1以征西将军邓艾率军与姜唯正面相持,直接牵制蜀军主力。2以雍州刺使诸葛绪率中路军进之阴平桥头,切断蜀军东西方的联系。3以钟会率东路军为主突部队,从玻谷斜谷,子午谷乘虚袭汉中夺剑阁,直取成都。却说发起进攻后,蜀军南郑、阳安汉城、乐城等地,一举夺取了汉中。只闭剑阁。剑阁,山势险要,乃成都的门户,若无此处便无成都矣。当汉中失守的消息传到沓中后,姜维大惊,认为只有迅速驰援剑阁,方能再图。然而,驰援剑阁并非易事。不但要摆脱邓艾的牵制和追击,而且沿路还有诸葛绪重兵把守各各关卡。在这时,三国演义是这样描写的“维大惊,即传令拔寨…忽报后面邓艾军到…诸葛绪以断了归路…维进退无路…副将宁随曰:魏兵虽断阴平桥,雍州必然兵少将军若从孔函谷,径取雍州,诸葛绪必撤阴平之兵就雍州,将军却引军奔剑阁守之,则汉中可复矣…”姜维用其计,立刻引兵进入孔函谷,诈取雍州。诸葛绪果然中计,急忙率军回援。姜维却“只行三十里,料魏兵起行,乃勒回兵,后队作前队。”迅速强过桥头,及时赶到剑阁,挡住了钟会的攻势。姜维这一果断行动,打破了司马昭的整个作战计划不但使邓艾、诸葛绪两路大军没能达到目的,而且也挫败了钟会企图乘虚夺取剑阁,直袭成都的计划。姜维凭借剑阁天险,设防死守。钟会大军屡攻不克,加之粮道险远,军众乏食,遂进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姜维因避祸屯田,带走了蜀军的大部分主力这在军事上造成了两点失误,第一没有认识在蜀弱魏强的情况下,蜀锦军该从战略上转为防守。由此,在力量部署上缺乏通盘研究,权衡全局,从而造成了东西兵力失调的局面。第二为了实现武侯遗志,坚持了兵出歧山的老办法。姜维视陇西,歧山为蜀魏必争之地,不但在此处集中了大部分主力,而且还视此处也是魏军主要进攻方向,忽略了敌军从驼谷,斜谷,子午谷出兵的可能性。虽然姜维以自己在军事上的机智果敢,一时稳定了战局,但由于蜀军在全局部署上的失调,制使姜维一军孤掌难鸣,无法东西兼顾。虽然挡住了钟会的大军,却为邓艾在阴平流下了新的空挡。

历史往往是残酷的,史书所言常常有失公道。陈寿的《三国志》评维曰: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孙盛的《晋阳秋》更讥其为“亡国之乱相”。呜呼,余读史至此,悲愤莫名!姜维以羁旅之孤臣,负军国之重托,内有庸君懦臣,竖阉构陷;外有强敌窥伺,虎视眈眈。以魏蜀国力悬殊若此,胜算渺茫,维岂不知?然仍苦心孤诣,北伐不止,何也?《后出师表》云:固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也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明也。维强撑危局,试以一已之力,图挽狂澜于即倒,乃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忠肝义胆,可昭日月。纵内外交逼,雄心不回,虽千万人吾往矣!此豪情壮志,侠烈风骨,千载而下,犹令人感佩不已。而自乎孱主迎降,全师解甲,犹思运曲逆六奇之策,收卞庄一举之功。惜计不成,杀身成仁,不亦壮哉?维死时见剖,胆如升大,大胆无畏,名实相符,伯约真英雄也!三分归晋,蜀汉终究还是灭亡了,对于一个战败国的将领,史家又能有什么好评价?幸而还有裴松之,李贽等一批有良识负责任的大学者敢仗义直言,对伯约的评价还算客观公允。所谓公道自在人心,伯约的才华和功绩又岂是史家一支秃笔就可以轻易抹煞的?担当生前事,何计身后评?余虽不才,不甘沉默,不平则鸣,不复赘言。附:摘录整理关于姜维的一些人物评价1.《三国志*姜维传》载孔明书曰:“姜伯约忠勤时事,思虑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诸人不如也。其人,凉州上士也。”又曰:“须先教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姜伯约甚敏于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此人心存汉室而才兼于人,毕教军事,当遣诣宫,觐见主上。”2.钟会与姜维书曰:“公侯以文武之德,怀迈世之略,功济巴、汉,声畅华夏,远近莫不归名。每惟畴昔,尝同大化,吴札、郑乔,能喻斯好。”钟会谓长史杜预曰:“以伯约比中州名士,公休、太初不能胜也。”(参见《三国志*姜维传》)3.邓艾亦谓蜀人曰:“姜维,雄儿也。”(参见《华阳国志*刘后主志》)4.陈寿评曰:姜维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众黩旅,明断不周,终致陨毙。老子有云:“治大国者犹烹小鲜。”况於区区蕞尔,而可屡扰乎哉?(参见《三国志*姜维传》)5.郤正著论论维曰:“姜伯约据上将之重,处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资财无馀,侧室无妾媵之亵,后庭无声乐之娱,衣服取供,舆马取备,饮食节制,不奢不约,官给费用,随手消尽;察其所以然者,非以激贪厉浊,抑情自割也,直谓如是为足,不在多求。凡人之谈,常誉成毁败,扶高抑下,咸以姜维投厝无所,身死宗灭,以是贬削,不复料擿,异乎春秋褒贬之义矣。如姜维之乐学不倦,清素节约,自一时之仪表也。”(参见《三国志*姜维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