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义中东吴武将武力的定位,不知亡国恨

演义中东吴武将的武力,受到了极大的忽视,大家往往醉心于蜀汉五虎或曹魏诸将的武力分析。当然这是由于东吴本来就在演义中处于配角地位造成的。演义中,往往是大段的,连续数章的对曹操、刘备的情节安排之后,才压缩性的对东吴的发展作一哈突击交待。东吴武将那少的可怜的单挑战例,就被压缩在这短短的内容里。造成了东吴武将战例少,武力难定位的历史遗留问题^_^不过仔细一番书,发现东吴武将的武力还是很有嚼头的啦,下面就是我的一些分析。

做为一名策士,献计不被采用,是最挫折的事;比献计不被采用更挫折,也更可悲的,是忠诚被怀疑。而这两大不幸通常绑在一起。这是陈宫的不幸。因「捉放曹」戏曲而知名的陈宫,背叛曹操后投靠吕布,踏出错误且致命的一步。陈宫,字公台。《三国志》无本传。比较详尽的身家资料参见裴注引《典略》。《典略》说陈宫为吕布策画,「布每不从其计」。当吕布兵败,曹操问陈宫:「公台,卿平常自谓智计有余,今竟何如?(陈宫,你平常自称很有智谋,现在〔被我擒获〕怎幺说?)」陈宫指着吕布,恨恨的说:「但坐此人不从宫言,若见其从,亦未必为擒也。(此人不用我的计谋,才落得这般下场。若他听我的,未必被你擒拿。)」陈宫先前跟随曹操,所以曹操有机会听到陈宫「自谓智计有余」这一句自负的话。但陈宫并不是自我吹捧,曹操的一级谋士郭嘉、荀攸也给予肯定,基于「人才推荐的一定是人才」定理,陈宫的头脑应该是真的不错。然而郭嘉、荀攸并未给陈宫过高的评价,他们说(用「他们」是因为史载用两人名义发表谈话,显然无法察明究竟何人所云):「陈宫有智而迟。」表示陈宫有智谋,但应变力不够。所以当陈宫怨叹若吕布听他的话就不会有今日之败,心里必然极其沉痛而不甘。当初曹操围攻,陈宫认为曹操远来,停留不久,建议吕布率步骑兵屯驻在外,他带领其余军力守在城内,内外夹击来犯的曹军,互相救援,一月不到曹军粮尽,围城自解。吕布同意,但吕太太反对,因为陈宫和另一位大将高顺不合,可能会内哄。「而且..」吕太太说:「当年曹操对陈宫,如同慈母对襁褓婴孩,陈宫尚且会背叛曹操,投靠我们,你对陈宫的好,并未超过曹操...。」这段话杀伤力多强。──这也是跳槽族的悲哀。主子会有这种成见,你会弃A保我,也会弃我保B。如是循环,不得超生。除非碰到雍容大度的主子。策士为老板出点子、评估风险、计算损益,决策权在老板。主上言听计从,是策士之福;像陈宫这样不被100%信任和采用,则是策士的悲哀。好的策士,献奇计,成功了,不要吹嘘;失败了,不要推诿。策士好坏固然重要,但最后决策权还是操在主公手里,主子要负最大责任。策士和客卿不同,不能事后拍拍屁股走人,得和所有组织成员一样负担成败责任。因此,跟到吕布,是陈宫最大的不幸,才学无从发挥事小,跟着陪葬事大。所以当田丰建议袁绍趁着曹操攻打刘备时扯后腿,袁绍以小孩生病为由拒绝出兵。田丰气得举杖击地说:「可惜啊,大事完了!」当袁绍来袭,曹操听说田丰并未随军出征,高兴的说:「袁绍必败。」当袁绍败逃,曹操又说:「如果袁绍采用田丰的计策,胜负难料。」这些说法是对田丰最大的肯定,相对的也是对袁绍的否定。

正文相府,前所未有的冷森。我真的不敢相信,同样一块土地,怎样把往昔的一桩桩、一件件毫不姑息地割舍,曾经的繁华变成今朝的虚浮。“邓艾已经是军临城下了吧?”刘谌抬起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抚着手下的琴,愣了片刻,冷笑道:“这不是早在一个星落长空的夜里就已经做下的定数吗?”刘谌有些心生怒气:“可为何先帝不佑我大汉基业,上天不成我大汉江山?为何?”“气数已尽,无可言佑。”我约约绰绰感觉到胸腔里一阵闷气翻动,心如绞痛。“你的父皇是要降魏的,那么,你呢?五皇子、北地王?你是不是应该替他做他办不到的事?”我问了一句。刘谌茫然地看了我一眼,而后释然地笑笑:“我还能为刘家做一点贡献,我只能做的,也是只能我做的……”“你仅此可以自豪。”我微微一笑。

一顶尖链

血鉴。我明白,相信他也明白,这个牺牲不可能给坠落的江山带去一点回旋的余地,更不必说什么“力挽狂澜”。了当地说,这个牺牲是敬献给他——那个“犹闻辞后主,不复卧南阳”之人——的一份昂贵的陪葬。“天子宣尚书中郎将诸葛襄觐见!”门外一句尖声厉喊。我冷冷一笑:“你的贡献我甚至有些羡慕。”转过去说,“谌儿,你从哪里来,应该可以回到哪里去了。”蜀宫,祥静苍白的夜。“刘公嗣。”我轻蔑地笑了一声。刘禅猛地转过身子,惊诧地看我:“什么?你叫朕……?”“这个称呼不好吗?你背负它,不会感到肩担重担。”或者说,这是我唯一能够称谓他的名词。“陛下”不再属于他,这顶受万民景仰,百官朝拜的冠上,原本就不应该戴在他的头上,四十年。“你一定很恨朕,丢了相父心力交瘁……呈上来的一片江山,是吧?”他的言语里充满了悲哀和平淡。“恨?我看,谈不上,你还不配。”这不是嘲讽,此时我已经没有嘲讽他的耐心了。刘禅沉闷了很久,徐徐才说:“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朕说话。而你,从来都是这样对朕说话。朕记得,你有一次在墙角捡起相父呈上的出师表,对朕大喊,‘刘禅!你混蛋!’……”“不,你错了,我不止一次地骂过你,”我说着看了看他,“你或者比混蛋更伟大一些吧,你学会保全家眷和兵卒。”我从桌上取下几本奏折,胡乱地翻了翻——降书,谯周拟写的降书,或者说,是他处心积虑的降书,也未尝不可。刘禅伸手按住降书,低声问我:“你为什么不像谌儿那样劝朕背城一战,对降魏,你也只字不提?”我冷笑三声道:“你不是回答过了吗?此乃天时!此言既出你口,我何故无谓来劝?”

孙策︱︱︱太史慈————张辽————凌统————乐进︱︱︱(30合后太史慈言:“我正要捉拿贼将,何故收军?”)︱程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