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懿论,二代接班的麻木不仁症候群

司马懿是三国时代著名的历史人物,也是《三国演义》中塑造得比较成功的英雄形象。但长期来在《三国演义》研究中,司马懿是被埋没的,人们一直较少注意这个人物形象。其实,《三国演义》对司马懿形象的塑造,表现了很深的艺术功力。在罗贯中笔下,司马懿不仅是一个胸有谋略、善晓兵机的军事家,同时又有政治家的远大抱负,无论曹操或诸葛亮都很重视他的谋略和才干。他是从魏过渡到晋的一个关键人物。他在三国舞台上经历了三个时期,虽也经过升沉起落,但最终是他控制了曹魏政权。司马懿活动的第一时期,是曹操当权时期。司马懿虽由公侯世家出身加入军阀曹操的阵营,然而并未受到曹操的重用。曹操虽然了解他很有才干,曾把他提到军中主簿的重要职位,但很少让他独当一面地去执行一些重要任务。在小说中,这一时期司马懿是很少出场的,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物。但由于司马懿毕竟是三国后期的一位重要历史人物,扮演着一个主要角色,作者不能不作些必要的暗示性描写,所以他的几次出场,都安排在一定的关键时刻。当曹操决定一些重大问题或战略方针时,他总是向曹操提供了正确的决策意见,显示了他的智慧、干练和战略眼光,使他明显地区别于一般参谋人物。有一次曹操出师汉中,一举平定了盘据汉中的军阀张鲁,获取了汉中战略要地和东川。这时曹操准备班师回许昌,担任军中主簿的司马懿就主动建议挥师南下,一鼓而消灭刘备势力。他分析说:“刘备以诈力取刘璋,蜀人尚未归心。今主公已得汉中,益州动摇。可速进兵攻之,势必瓦解。”并提醒曹操:“智者贵于乘时,时不可失也。”这一正确见解,当时得到曹操的重要谋士刘哗的支持。然而曹操却说:“‘人苦不知足,既得陇,复望蜀’耶?”未采纳司马懿这一正确意见,以致后来刘备的势力在蜀得到巩固和发展以后,便乘机从曹操手中夺去了汉中和东川。曹操深悔未听仲达之言,致有此失。这里显然把曹操同司马懿作了对照的描写,以烘托司马懿的将才。又有一次,当刘备进位汉中王时,曹操听到十分震怒,发誓要消灭刘备。当即传令,尽起倾国之兵,赴两川与刘备决一雌雄。这时司马懿却建议曹操先不必出兵。他向曹操分析了江东孙权与西蜀刘备存在着深刻矛盾:孙权虽以妹嫁刘,但又窃取回去,刘必不满;而刘备又占据荆州不还给孙权。彼此皆有切齿之恨,可先利用孙、刘矛盾,联吴击蜀。动员孙权攻荆州,刘备必发两川之兵来救荆州,然后再起兵攻打汉川,使刘备首尾不能相顾,那时汉川就可以唾手而得了。司马懿这一建议是有远见卓识的,既可以利用矛盾,打击刘备,又有利于保存自己。不然,曹操以倾国之兵,深入蜀地,后方空虚,若孙刘联合,乘虚而人,曹操也就不能首尾相顾,必然陷于两面夹击的危境之中。所以曹操听了司马懿的正确建议后,立即领悟,采用了联吴击蜀的方针,派出使者出使东吴,得到孙权的支持,终于导致刘备失陷荆州,关羽也遭擒杀,蜀、吴之间的矛盾遂趋向深刻和尖锐了。这里,司马懿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实际上,作品显示他的联吴击蜀的战略观点,已经把他与主张联吴击曹的诸葛亮相抗衡了,为以后他与诸葛亮的正面交锋埋下伏笔。

《三国演义》问世以来,不仅在汉族人民中早已家喻户晓,而且在少数民族中也得到广泛传播,并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对此,可说的内容很多,可以写成一本厚厚的专着。而由于资料非常零散,尚待系统收集,一时还难以全面叙述。这里姑且以资料较多的满族为主,略谈一二。早在明代中、后期,《三国演义》就传入了满族。一般民众固然是通过戏曲和说唱艺术来了解《演义》的故事,懂得汉文的人们更可以直接阅读《演义》的刻本。满清王朝的开创者努尔哈赤就是「幼时爱读《三国演义》,又爱《水浒传》,此因交识汉人,而得其赐也。」其子皇太极也特别喜爱《三国演义》。皇太极继承汗位不久,便于天聪年间命学士达海将《三国演义》译成满文,以供满族文武大臣学习,这大大推动了《演义》在满族上层的传播。满族入关以后,又出现了多种满文译本,今天知道的就有三种。对《三国演义》的喜好,已经成为满族人民普遍的习尚。除了满族之外,《三国演义》在蒙古族、朝鲜族、回族、彝族、苗族中也传播甚广,在其它许多民族中也有不同程度的传播。《三国演义》在少数民族中的传播和影响,可从三个方面来看。政治军事方面努尔哈赤、皇太极等满族领袖,一开始就从开创帝王之业的现实需要出发,从《三国演义》中学习政治方略和军事谋略,而且取得极大成效。例如,考虑到满族人口太少,他们特别重视加强与蒙古各部的关系,发挥其辅助作用。于是仿效”桃园结义”,与蒙古诸汗约为兄弟,自认为是刘备,而以蒙古为关羽,并通过不断抬高关羽来表示尊崇蒙古之意。这一手果然有效,在清朝统治的二百多年中,蒙古各部「备北藩而为不侵不叛之臣者,端在于此,其意亦如关羽之于刘备,服事唯谨也。」又如,为了招降明朝将领,他们大加怀柔,竭力攻心。他们制定了对明朝降将的优待条件,不仅论功行赏,而且明确规定﹕「凡一品官以诸贝勒女妻之,二品官以国中大臣女妻之」,还要「每五日一大宴」,就象曹操笼络关羽一样。明朝总兵祖大寿驻守大凌河时,因粮尽援绝而降,不久又逃回锦州,直到锦州即将陷落时才再次投降。皇太极并不追究,仍命他为总兵。这显然受到「七擒孟获」的启发。再如,为瓦解敌方,他们运用了各种纵横捭阖的手段。明朝辽东巡抚袁崇焕,才干出众,多次打退清兵的进攻,努尔哈赤、皇太极均无可奈何。天聪三年底,皇太极率兵绕道入关,进逼北京,袁崇焕星夜回援。皇太极见他太难对付,便使用反间计,密令两个部将故意在两个被俘的明太监附近耳语,说袁崇焕与皇太极有勾结,然后又故意让其中一个姓杨的太监逃走。杨太监将偷听来的假情报报告崇祯皇帝,崇祯皇帝竟然轻信,将袁崇焕处死,自坏长城。这完全是《三国演义》中「蒋干盗书」故事的翻版,皇太极却又一次成功了。

「传贤不传子」不是容易的事,远如古代王朝的皇帝大位,近如家族企业的经营者宝座,接班人的血统总是最先考虑的因素。偏偏败家的不肖子孙特别多。为什么这样?东汉有个很有学问的人,叫做仲长统,他在《昌言》书中有一段分析。仲长统认为,接班的第二代继位时,原先和上一代竞逐的英雄豪杰已经退出竞争行列,富贵定于一尊,这时即使在位的是酒囊饭袋,也拥有无限的恩威,以为天地之大,无人抗衡,政权一定永存不灭,于是君臣纵欲乱纪,生民涂炭,以致外族背叛、政局纷扰,最后政权崩解。「至于那些大势已去,还不觉悟的人,岂不是因富贵而麻木不仁,因沉溺而愚昧顽劣吗?」仲长统感叹说。●末代皇帝,一代暴君仲长统的感叹,落在东吴的末代皇帝孙皓身上,再准确不过了。孙皓是孙权的孙子,废太子孙和的儿子。皇帝孙休去世时,蜀汉政权刚刚灭亡,国内又有叛变事件,国人惊惧,希望接班者年纪大点。二十三岁的孙皓,经丞相濮阳兴、左将军张布等人的荐举,顺利继位。孙皓上台之初,打开仓库赈济穷人,释出宫女,给单身男子为妻,把御苑的禽兽放归山林,人民赞誉他是明主。也只有这一小段时期,孙皓像个人君,再来就不堪闻问了。孙皓变得粗暴奢淫,胡作非为。看看孙皓有多残暴。他有一名宠臣,名叫陈声。有一次,孙皓的宠妾派人到市场抢夺百姓财物。陈声担任司市中郎将,负责审理本案,明知嫌犯是孙皓的爱妾所指使,但仗着自己在孙皓心中的分量,硬是把嫌犯绳之以法。宠妾向孙皓哭诉。宠妾和宠臣之间,如何抉择?好色如孙皓者,选择了宠妾。孙皓暂不吭声,不久找到机会,用个名目逮捕陈声,以烧红的锯齿,锯断陈声的头颅,把尸身从山上丢下去。据《资治通鉴》记载,被孙皓用烧红的刀锯锯断头颅的,不只陈声,还有一个贺卲。贺卲为人正直,常上疏说些不中听的话,惹得孙皓很恼火。还有一位官员楼玄,同样奉公守法、一板一眼,也常激惹怒孙皓,孙皓亲信借机诽谤他们,打小报告说,贺卲、楼玄相遇时附耳说悄悄话,然后哈哈大笑,讥评国政。楼玄被流放,后来自尽。贺卲虽然获赦,但后来不幸中风,不能说话,离职。几个月后,孙皓愈想愈不对,怀疑贺卲装病,把他逮捕,关进宫里的酒库,严刑拷打。贺卲不发一言,终而遇害。从处罚一个人的方式,大概可以知道他的心态。剥脸皮、挖眼睛、砍双足等刑罚﹐都是孙皓常用的酷刑。前述陈声被锯下头颅,还有一名叫做王蕃的大臣,也好不到哪去。此人高风亮节,不善逢迎。有一次孙皓宴客,王蕃醉了,趴在地上。孙皓怀疑他装醉,派人送他出去,不久又故意召他回来。王蕃回来时神态庄严,毫无醉意,孙皓大怒,当场下令杀了他,同时命亲信像狼虎一样,争抢啃食王蕃的头颅,一颗头拋拋滚滚,血肉模糊,不成头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