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分封,吕氏擅权

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汉司马迁撰。初名《太史公书》,亦称《太史公记》、《太史记》。司马迁字子长,其父司马谈于汉武帝建元、元封年间为太史令,掌管文史星历,管理皇家图书,曾有志编写古今通史,但未能如愿,去世前嘱咐司马迁继承其遗志。元封三年,司马迁继任父职,在太初元年参加制定《太初历》后,开始撰写《史记》。经十余年努力,终于成书。该书记事起于传说中的黄帝,讫于汉武帝,历时三千余年。所述史事,详于战国、秦、汉。据《太史公自序》记载,全书一百三十篇,包括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共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本纪”是全书纲领,按年月记述帝王言行政绩,兼录各方面重大事件。其中先秦诸篇按朝代成篇,秦汉诸纪则按帝王成篇。项羽虽然不是帝王,但他一度主宰天下,分封侯王,政由羽出,所以把项羽也载入本纪。“表”采用表格形式简列世系、人物和史事,以清脉络。其中包括世表、月表和各种年表。“书”叙述各种制度沿革,内容涉及礼乐制度、天文兵律、社会经济、河渠地理等。“世家”记载子孙世袭的王侯封国史迹,兼及个别地位与侯王相当的著名人物。“列传”主要是社会各阶层代表人物的传记。少数篇章为中国少数民族以及与中国互相往来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历史记录。本纪和列传是全书主要部分,与表、书、世家相辅相成,融为一体。该书的宗旨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所谓“究天人之际”,就是探索天道和人事之间的关系,作者在书中批判了前人的“神意天命论”,而代之以“帝王中心论”。所谓“通古今之变”,就是研究历史的发展和变化,作者提出了“忠”──“敬”──“文”这一朝代更替的周而复始的固定公式。这种认识并不科学,不过当时人们也只能达到这种认识水平。该书取材丰富,对《左传》、《国语》、《世本》、《战国策》、《楚汉春秋》及诸子百家多所采摘,又利用了国家收藏的档案、民间保存的古文书传,并增添了亲身采访和实地调查的材料。作者在广泛取材的同时,又注意鉴别和选择材料,淘汰无稽之谈,表现了审慎的科学态度。在撰写过程中,“不虚美,不隐恶”,力求实事求是。汉代以前,出现过多种体裁的历史著作,但就记事的久远、内容的广泛、史事的详实、材料的系统、组织的完善来看,都不如《史记》。在中国史学发展史上,该书堪称第一部规模宏大、体制完备的中国通史。由它开端的史书纪传体影响深远,后来历代的“正史”都采用了这一体裁。它的大部分文字生动精炼,写人叙事形象鲜明,对中国后世的散文和传记文学有良好的影响。

西汉分封先是封异姓为王,后是封同姓为王。在秦末和楚汉战争中,一些六国旧贵族和拥兵将领,纷纷割据土地,成为诸侯王。刘邦为了联合他们共同攻打项羽,于是便分封他们为王。他们不是刘氏宗室,所以称为异姓王。西汉初年为加强中央权力,分封了七个功臣战将为异姓诸侯王,他们是:楚王韩信、长沙王吴芮、果王彭越、淮南王英布、赵王臧荼、赵王张敖、韩王韩公子信。这七个王所辖的领土几乎占了全国之半,对于中央政府的稳定和巩固造成很大的障碍和威胁。高帝五年,即刘邦称帝的那年开始,到十一年止,高祖先后翦灭了六国异姓王,只剩下势力最弱、对中央政府没有多大威胁的长沙王吴芮(吴芮传了三代,以无后而国除)。

吕后本性阴险残酷,在楚汉战争期间曾被项羽掳去作为人质。高祖末年翦灭异姓王的过程中她已颇显身手。高帝十年刘邦率兵亲伐陈,她留守长安,与萧何合议把已被贬为淮阴侯的韩信处死,夷灭三族;又指使人诬告已被废为庶人的彭越谋反,夷灭其宗族。这可以说是吕氏擅权的开始。高帝死后,吕后顾忌大减,先与其亲信审食其密商,意欲诛杀诸将。郦商得悉,极力反对,吕后才不敢贸然下手。其次是成功诛杀高祖本想立为嗣子的赵王如意和他的生母戚夫人,齐王刘肥则幸得惠帝暗中援救而幸免于难。后来吕后又逼死淮阳王刘友、梁王刘恢,取消了燕王。更重要的当然是树立吕氏的势力。惠帝死后,吕后临朝称制,先后封吕氏为王者四人(吕台、吕产、吕禄和吕通),为侯者六人;并以吕产为太傅将南军,吕禄为上将军将北军,掌握了中央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