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两个王朝出了十个著名的,鬼子末日来临

汉经学、晋清淡、唐乌龟、宋鼻涕、元糊涂、清邋遢,(另一说为臭汉、脏唐、宋不清、元迷糊、明邋遢、清鼻涕)这些称号多赋予各个时代的文人士子,其他朝代不好说,但唐乌龟这一称号确实是恰如其分,上至君王下至朝野,当乌龟成了时尚,甚至丧失人伦的君主也屡见不鲜,大概是因为隋唐的皇帝身上都留着异族的血,认为妻父兄之妻是理所当然的,然而正应了《肉蒲团》中的名言,淫人妻女者必得报应,让别人当乌龟的结果是自己成为更大的乌龟,现仅列出我所知道的那个淫乱年代的著名乌龟。  1、最让人惋惜的乌龟——杨坚  杨杨坚本来是个不错的皇帝,甚至应当成为中国历史上承上启下的人物,可惜晚节不保,病重时知道儿子杨广调戏自己最宠爱的老婆荣华夫人(陈后主之妹)被气的一命呜呼了,杨广登位后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让老子当了乌龟,随后又淫了另一位名义上的母后宣华夫人  2、当乌龟次数最多的皇上——杨广  杨广让自己的父兄当了乌龟,可他的正式夫人萧皇后(南朝梁帝公主)在他死后先后成了宇文化及的淑妃妃、窦建德的宠妾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一曲悠扬的歌谣,把铁道游击队的生活刻画得如此美丽。但当年的铁道游击队第四任政委、90岁的赵明伟说:土琵琶根本就没有。不过,我们有威慑伪军和伪政权人员的“生死簿”……  从1943年11月至1944年10月,赵明伟担任铁道游击队政委。“我是第四任政委,干了一年左右。”赵明伟说。  对伪军既斗争又拉拢,是铁道游击队的一个鲜明特点。赵明伟在伪军、伪政权人员中开展“黑红点”活动——谁帮共产党、八路军做好事,就在谁的名字下记上一个红点,谁干坏事就记上黑点,到一定时候算总账,群众称之为“生死簿”。  “有一次,铁道游击队抓了几个伪乡保长,副大队长王志胜拿起几张纸片在空中一扬:‘你们的罪行都记在上面啦!’那几个伪乡保长顿时像泥一样瘫了下去,个个捶胸顿足地表示,只要放他们一条生路,愿意将功赎罪。”  “生死簿”使得不少伪军“身在曹营心在汉”,同铁道游击队建立了秘密关系。“没有伪军的暗中相

提起“全真七子”,还得先从他们的师父王重阳说起。《射雕》把王重阳描绘成天下武功第一人,在华山论剑中技压群雄,夺取《九阴真经》。王重阳死后,各大高手对其所遗《九阴真经》的争夺,是贯穿全书的一条主线。  那么历史上真有王重阳其人,他真的武功盖世吗?  王重阳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道教重要派别全真教的创始人,出生于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年)。据说因为他喜欢陶渊明,便改名知明。又因与陶渊明一样喜爱菊花,而菊花在重阳节开放,便给自己起了个号叫重阳子。  王重阳出身于一个“家业丰厚”的富裕家庭。他的一生正值北宋沦亡,金人入侵,民族灾难深重的时代。青年时代,他“痛祖国之沦亡,悯民族之不振”,曾于金熙宗天春年间应过文、武试,得中文、武双举人,有志于拯救民族危难。但由于南宋政权孱弱,舍弃广大北方人民不顾,苟且偏安,王重阳的抱负没有能够施展。  抗金失败后,王重阳掘地穴居,称之“活死人墓”,以方牌挂其上,书云:王害疯(王自称疯子)灵位。七年后,王重阳走出活死人墓,开始以另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