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爱吃冰险送命,薄熙来和妻子谷开来故事

图片 3

图片 1张大千
张大千是我国著名画家、书法家,有“南张北齐”之说。张大千集文人画、作家画、宫廷画和民间艺术为一体,山水、花鸟等画作无一不精,艺术上的成就不言而喻。那么在生活中,张大千是怎样的人呢?
张大千爱吃冰险送命
1946年,张大千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一张立轴出价500万元,竟有求购之人,打破了当时国内画价纪录。当时正值吃蟹赏菊的季节,张大千心情大畅,宴请宾客,狂食螃蟹,一餐吃掉10余只。毕了,又来四杯冰淇淋。至夜间,腹痛如绞,转侧呻吟,面无人色,几至送命!急忙延请医生诊治,确定为食蟹中毒。原来蟹肉性寒,冰淇淋又是凉性食物,以寒招凉,自然一发不可收拾。
寒冬时节,沪上冷气逼人,张大千依然每日不离冰。友朋笑称:饮冰子其有内热欤?张大千笑答:蜀中无此美味,机会不可错过。他认为上海的冰最干净卫生,所以每顿餐后必嚼冰,或食冰淇淋,无冰不乐,大有一日不可无此君之慨,真奇嗜也!
张大千与李秋君的爱情故事 一跪佳人 只为惺惺知己情
张大千20岁时,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过世,他到宁波天童寺出家,3个月后还俗到了上海。张大千拼搏于上海画界时,仿石涛的画连行家都无法鉴别真伪。
那时,宁波富商李茂昌也是被他“骗”过的富贾之一。当李茂昌把花了50块大洋买回的“真迹”给女儿李秋君看时,她笑着说:“画是假的,但作画之人天分极高,将来成就之大,将是划时代的。”
此后,李茂昌在上海画界寻起这位高人。二人终于见面后,听罢对方叙述,张大千哈哈大笑。二人之后成了好朋友。
李茂昌有意让张大千跟女儿相识,李茂昌女儿李秋君毕业于上海务本女中,从小精通琴棋书画,姿容雅丽,性格温婉,是远近闻名的才女。一日,张大千应李茂昌之约到宁波来散心,客厅中,他被一巨幅《荷花图》所吸引,一枝残荷,一根秃茎,一汪淤泥,飘逸脱俗。张大千叹道:“画界果真是天外有天啊。看此画,技法气势是一男子,但字体瑰丽,意境脱俗又有女风,实在让我弄不明白。”
李茂昌笑道:“看来你十分青睐此画了,可想见见画主?”张大千说:“我是想拜师还来不及呢,只是不知道这位鸥湘堂主是否还在世上。”李茂昌笑着说,画主晚上就能见到。
晚宴开始了,客厅的门被“砰”地一声撞开,只见夕阳的余晖中站着一位清丽绝伦的年轻女子。她的发髻松散,脸上带着奔跑后的红晕。李茂昌笑道:“秋儿,这就是你一直崇拜无比的张大千。”说完,他向张大千说:“大千弟,见过师傅吧。”
几秒钟过后,张大千反应过来,推开了椅子“扑通”一声跪倒,口中喊着:“晚辈蜀人张爰见过师傅。”一段旷世奇恋就此拉开了序幕……
二跪知己 恨不相逢未娶时
那次见面后,在李茂昌的“撮合”下,张大千在李秋君所居后楼“鸥湘堂”里设了画室,两个人除了分室而眠之外,几乎形影不离。
那时,张大千正值青春年少,风流倜傥,男欢女爱的事情做过不少,这些连李茂昌都心知肚明。可唯独对这位三妹,大千却从来不敢越雷池半步。
相处这半年来,张大千无时无刻不在想:“为什么相见恨晚?”原来,张大千在表妹去世后,心灰意冷之际,由母亲做主娶了亲,第二年又纳了妾。而这位李家三小姐,又如何能够屈尊为自己的妾?张大千本性洒脱,不是多愁善感之人,但他却背着三妹,偷偷地刻下“秋迟”一方印。
李秋君也陷入无尽的苦恼。一次,李秋君见张大千在给四川的妻妾写家书,试探地对张大千说,如果他能再收一个大小姐为妾,该是福分无边了。哪知张大千在听罢李秋君的话,怔了几秒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张大千第一次紧闭了画室,直到傍晚,才打开了门。李秋君端茶进来,还没等她说话,张大千竟“扑通”一声跪下说:“三妹,我虽年少轻狂,但我知道,我这一生将为画而活,为画而死。抛开男女情事不谈,我一生的红颜知己,除你之外再无一人。但我若纳你为妾,将使一代才女受辱,我也必遭天谴……”
三跪故土 尘蜡苔痕梦里情
从此,李秋君把一生挚爱埋在了心里,在张大千面前以妹妹自居。
上世纪30年代初,李秋君跟随张大千来到了上海,在国立美术学校任教。李秋君一如既往照顾张大千的起居。张大千云游四方时,由李秋君代选门徒,徒弟们也敬李秋君为“师娘”,李秋君并不拒绝,就这样,她终身未嫁。
怕三妹寂寞,抗战前夕,张大千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心瑞、心沛过继给了三妹做养女,李秋君把她们视如亲生骨肉,尽心疼爱教育。
在李秋君的鼓励下,张大千远赴敦煌写生,敦煌之行对张大千一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虽然敦煌苦旅使张大千蒙受了“古文化破坏者”的不白之冤,但也奠定了他在中国绘画史上不可替代的地位。连徐悲鸿也感叹“五百年来一大千”,毕加索在看了张大千晚年的作品时曾发出“真正的艺术在东方”的感叹。
张大千从未中断过与李秋君的联系:在黄山,在四川,在敦煌,每到一处,他定把艺术感受写成文字,传送给三妹,这种习惯持续近40年。
1939年,虽然国内战局颇紧,张大千还是偕新婚四夫人雯波一起从成都坐飞机到上海为李秋君庆贺50岁大寿。当时,张大千已患上糖尿病,每吃一道菜,都要由李秋君先品尝。临行前,李秋君把自己亲自为张大千书写的菜谱交给雯波夫人。
抗战期间,在沦陷区上海的李秋君同何香凝女士一起组织了灾童救护所,专门收容无家可归的孤儿。张大千多次劝她赶快到自己的身边。但李秋君无法离开上海,一是惦记在念书的两个养女,二是不愿给张大千生活增加负担。1945年8月,远在成都的张大千听到抗战胜利的消息后,挥笔画下了一幅歌颂祖国山河美好的巨幅山水画《苍莽幽翠图》,并且盖上了“秋迟”之印。一是深知此画将是他一生之杰作;二是为纪念他和李秋君的情意。随后,他将此画交给了好友谢稚柳,希望他把这幅作品拿到上海展览时,李秋君能看到。遗憾的是,《苍莽幽翠图》1952年就被没收,直到1984年才归还给谢稚柳先生。李秋君终其一生,也未能见到这幅画。
1949年,张大千从东南亚到南美旅居,他每到一个国家,就要收集一点那里的泥土,然后装在信封里,写上“三妹亲展”。后来,通过在香港的李秋君的弟弟,转来他给李秋君的书信。信中写道:“三妹,听说你最近缠绵病榻,我心如刀割。人生最大憾事为生不能同衾,而死不能同穴。你我虽合写了墓志铭,但究竟死后能否同穴,实在令我心忧。蜀山秦树一生曾蒙无数红颜厚爱,然与三妹相比,六宫粉黛无不黯然失色。八哥今日犹记初逢时你一副可爱娇憨模样,铭心刻骨,似在昨日……恨海峡相隔,正是家在西南常作东南别,尘蜡苔痕梦里情啊。”
1971年,李秋君去世时张大千正在香港举办画展。闻此噩耗,张大千面朝李秋君居住的方向长跪不起,几日几夜不能进食。从那以后,他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身边弟子常听他说的一句话是:“三妹一个人啊……”
8年后,张大千谢世。2004年3月,他的《苍莽幽翠图》终于由好友谢稚柳的后人奉出拍卖。这幅张大千的一生力作浮出后,“秋迟”的来历才得以最终解密,从而曝光了这段旷世绝恋。

图片 2薄熙来谷开来一家合影
2013年8月26日,庭审现场,薄熙来称王立军暗恋谷开来,与谷开来写信时写出来了,而且自己打自己八个耳光,谷开来说你有点不正常,他说我过去不正常我现在正常了,没想到这时我突然出现,我把东西收走了,他知道我的性格,他侵害了我的家庭,这才是他真正叛逃的原因。
谷开来,即薄谷开来,北京市人,户籍所在地北京市东城区,北京市在册律师;原总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区委第二书记谷景生将军第五个女儿,现在是薄熙来的第二任妻子。薄谷开来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后读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为职业律师,曾任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主任。
由于涉及2011年11月15日英国公民尼尔·伍德在重庆被发现死亡一案,2012年4月因涉嫌故意杀人犯罪,被经移送司法机关。2012年8月20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薄谷开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2012年2月6日,时任重庆市副市长的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发生后,对王立军反映的2011年11月15日英国人尼尔·伍德在重庆被发现死亡一案,公安机关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复查组,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依法进行了复查。
据调查,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同尼尔·伍德过去关系密切,后因经济利益问题产生矛盾并不断激化。经复查,证明尼尔·伍德死于他杀,薄谷开来和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有重大作案嫌疑。于是,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犯罪,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7月26日,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由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经审查查明,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英国人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遂与被告人张晓军共同投毒杀害了尼尔·伍德。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8月20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薄谷开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薄谷开来生长于名门望族,多才多艺,父亲谷景生是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发起人之一。其母范承秀,为范仲淹的后代,抗战时期太行山区著名的才女、妇救会干部。因父母是高干的家庭背景,使薄谷开来经历了更多的磨难。“文革”中,父母相继被关押,四个姐姐又都被赶到农村,小学还没有毕业的谷开来就不得不上房当泥瓦匠,还到副食品店操刀卖肉,卖肉时竟还是个叫人目瞪口呆的“一刀准”。
后来,为了更长远的生计问题,谷开来决定学一门手艺,她开始学弹琵琶。聪慧的她一学就会,很快就达到了专业水平,被确定为独奏演员。在北京电影乐团录音棚中为电影录音,《毛主席逝世》那部纪录影片的琵琶伴奏,就是谷开来演奏的。
薄谷开来从事律师这一职业以来打过许多有名且漂亮的成功官司。早些年作家赵瑜写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马家军教头马俊仁状告赵瑜和《中国作家》杂志,薄谷开来受聘当了马俊仁的代理律师。她创作的《我为马俊仁当律师》、《胜诉在美国》都是文坛畅销书。
薄谷开来是薄熙来的第二任妻子。两人于1984年相识,随后结婚,三年后生下儿子薄某某。然而,2013年8月26日,薄熙来案庭审结束时,薄熙来最后爆出王立军暗恋谷开来、并且不可自拔让所有人大跌眼镜。薄熙来案牵涉的几个男人都与谷开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尼尔·伍德曾帮薄谷开来打理家产,却最终死于“雇主”之手;法国建筑师多维尔曾负责法国别墅的维修与出租事宜;王立军被指暗恋谷开来,被薄熙来发现而叛逃最终引爆惊天大案;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与谷开来早在大连时就已经相识,成为资助薄谷开来以及薄某某的“金主”;而薄熙来,当初与原配离婚而选择了薄谷开来,却最终被妻子无情指证。这不禁让人感慨万千。但是,薄谷开来身后的这5个男人除了尼尔·伍德已被暗杀身亡、多维尔配合案件调查之外,其他3人如今都已身陷囹圄,将要度过漫长的铁窗生活。

图片 3薄一波一家合影
薄熙来2012年出事后,“‘文革’当中踹断父亲三根肋骨”的传闻一度流传甚广。《我所经历的历史故事》一书的作者杨光,在书中写道:“一九八三年杨秉城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党校与薄一波聚首长谈,薄一波和杨秉城感慨地说:文化大革命中拣了条命。别说人家要整死咱们,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早期接近薄家的C先生说,这种说法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便见诸海外一些媒体,薄熙来对此也有耳闻。有一次闲聊中,薄熙来主动向C先生提及此事。他反问对方:“如果我真的像他们传说的那样,把父亲的肋骨踢断,那父亲后来还会原谅我吗?”他又说,父亲薄一波也是看重中国传统价值和伦理道德的人,如果他真的做过那种举动,那是绝对不会得到父亲原谅的。薄熙来又对C先生说,薄一波恢复职位后,只让他搬进中南海跟他一起住,言外之意薄一波还是最喜欢他这个儿子的。
以下文字由小编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在薄熙来出事后刊登的文章《“阳光少年”背后的因果链:薄瓜瓜在英国》。
当年的谷开来,实际上多少也是带着一腔幽怨去的英国。“把薄瓜瓜带到英国去上中学完全是她一手操办的,给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甚至这个事情是有赌气的性质,在此之前我有过外遇,而这个事情呢,她表示非常愤怒,她把瓜瓜带走,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一种赌气就走的。”薄熙来后来在法庭上曾做过这样一番陈述,虽是寥寥数语,但也是对那一时期他们夫妻关系实质的真实描述。
2013年8月,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然本人没有现身,但是已在服刑期的谷开来用出具证言的方式,成为指控薄熙来某些罪名的重要证人。夫妻一场近三十载,最终竟以这种方式相遇,又以一场审判而结束,这令了解他们感情经历的一些亲朋好友们不胜唏嘘。
曾经,他们的结合被视为“郎才女貌”+“志同道合”这种最佳夫妻模式的最佳样本。
众所周知,谷开来也是一名地道的“红二代”。谷开来的父亲谷景生是山西人,早年参加过“一二·九学生运动”;1951年,朝鲜战争爆发后,谷景生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政委,与军长秦基伟一起开赴朝鲜,参加第五次战役,后来又出任国防部五院政委、党委书记。
谷景生的夫人范承秀是范仲淹的后代,14岁即参加革命,当过八路军、游击队长,“抗战时期太行山区著名的才女、妇救会干部”。1957年,心直口快的范承秀因帮着知识分子说话而被打成“右派”和“反党集团”,有关方面要谷景生与妻子离婚。“当时,全军授予将军军衔的高级干部中被打成‘右派’的,唯总政文化部部长陈沂同志一人,将军的妻子被打成‘右派’的唯谷景生同志一人。谷景生同志当时正在国防部五院,是受到重用之时。妻子怕连累他,也提出要离婚。然而,谷景生同志却断然拒绝……他因此被调离五院降职使用,但他无怨无悔。”这是2004年谷景生去世时,薄一波发表的悼念文章里的一段。由此也可以看出,谷景生是一位有情有义之士。
1958年11月15日出生的谷丽——后改名为谷开来——是谷家五姐妹中最小的一个。1966年,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爆发,谷景生和范承秀都成了首当其冲遭殃的老干部。当谷家遭受巨大变故时,谷丽只有8岁。父母相继被关押,四个姐姐又都被赶到农村。一位了解谷家情况的知情者说,谷家的其他四个女儿因为年龄稍大,“文革”前上学的上学、当兵的当兵,相对而言,小女儿谷丽受到的影响更大一些。一篇介绍谷开来早期经历的文章说,小学还没有毕业,谷开来就不得不上房当泥瓦匠,还到副食品店操刀卖肉,卖肉时竟还是个叫人目瞪口呆的“一刀准”。“后来,为了更长远的生计问题,她决定学门手艺,她开始学弹琵琶,聪颖的她一学就会,很快就达到了专业水平,被确定为独奏演员。在北京电影乐团录音棚中为电影录音,《毛主席逝世》那部纪录影片的琵琶伴奏,就是谷开来演奏的。”——据一位了解谷开来的知情者说,谷开来的琵琶确实弹得非常好。有时出国访问时,兴之所致,她也会为客人们表演一段琵琶。但是对于她为那部纪录片伴奏,这位知情者则表示怀疑。
我得到的一份谷开来早期的简历是这样写的:1973年参军,1975~1978年,在北京西城棉织厂当工人。1978年,谷丽参加了刚刚恢复了第二年的高考。后来有文章说,“因为坎坷的童年使她根本没学过数学,几近交白卷,但是她的文学答卷才情过人,竟一下就考上了北大法律系”。
1978年2月,原在北京市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当工人的薄熙来也考上了北京大学历史系。与谷开来相比,他此前吃的苦更多一些。“文革”时,薄熙来被关押在北京市立水桥北苑少管所,进“可教育好子女学习班”近5年。因身高脚大,买不到尺寸合适的鞋子,脚都冻伤冻肿,薄小莹看到后,回家一针一线地为哥哥做了一双合穿的鞋子送到牢房去。薄熙来收到后大为感动。薄熙来后来告诉身边的人,他此生最感谢的人就是五妹薄小莹。“妹妹探监的时候给我送被子,被子里面藏着包子,陷在棉花里。”薄小莹后来也作为亲属,几次出现在济南中院。据参加过庭审现场的一位亲历者说,薄熙来每次进入法庭,都向亲属席方向看去,“他的眼睛一直在找他的亲人,到处看,一直到看到时为止”。
相比于薄家,谷家平反得比较晚。一位知情者还记得,谷开来当年跟他讲述如何为父亲早日平反、获得工作机会而奔忙。“他们家在80年代后期才分到比较好的四合院,他们家没有儿子,女儿们都挺顾家,两个老人能镇得住。”这位知情者说,谷景生年轻时一表人才,而谷开来的长相和性格更多遗传自父亲。年轻时的谷开来灵动清秀,面相丰润。一位熟悉她的知情者说,她对自己长相唯一不满意的是腮骨过方,“耳后见腮”。某一年,谷开来告诉朋友,自己皮肤上长了东西,需要做手术。再见她时,整个脸型已有非常大的变化。
在与谷开来结婚前,薄熙来与北京市前市委书记李雪峰的女儿李丹宇有过一次婚姻。李丹宇是位军医,从当时的社会地位上讲应该是“下嫁”到还落魄的薄家。李丹宇后来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薄熙来是在1981年儿子4岁生日那天,突然提的分手,之后李丹宇搬出了中南海,但却不同意离婚。两人最后对簿公堂,直到1984年,由法院判决离婚。
1984年,中央办公厅干部薄熙来到辽宁大连金县当县委副书记——一位知情者提醒,“文革”结束后,谷景生曾经带中央整改小组到东北工作过,薄熙来的选择应该与此有关。不过这个说法无从核实。
谷开来后来在正式场合都刻意强调是在1985年到了大连偶遇薄熙来,从而开始了一段浪漫的感情经历,避而不谈他们在北大共同求学的一年经历是否已相识。谷开来的三姐嫁的人,正是李丹宇的哥哥,而谷景生与薄一波都是山西出来的老革命,所以那时候的薄熙来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物。而李丹宇怀疑薄熙来在北京大学念书时,可能已喜欢上谷开来。为此据说她还告了好多年。
不管怎么样,谷开来当时是顶着一定压力嫁给薄熙来的,谷丽这个名字也是在认识薄熙来之后改的。一位知情者说,金州著名的风景胜地“金石滩”也是他们一起取的名字,“金石为开,继往开来……这几个词来来回回的,他们觉得很好”。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两人当时感情的深厚。
一位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就认识谷开来的人士回忆,那时候还是北大法律系学生的谷丽说话柔声细语,写一手好字。谷丽也有出国深造的机会,但是她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追随薄熙来去了东北——薄熙来当时只是一个副县级干部,前途未明,这段感情之初也没有任何功利成分。那时候从北京探望他们的一位友人,至今还对两人当时的寒酸记忆犹新:“他们家里有一间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床,外面用一个布帘挡着,上厕所、洗澡都得到外面用公共的。”见有旧故来,谷开来还有些尴尬,“她给我切了个香瓜吃,我回去就拉肚子”。这位友人回忆,薄熙来当时“穿一个灰不喇唧的工人装”,头发也乱蓬蓬的。东北小县城的日子,远非北京所能相比。日子虽然清苦,但两人感情甚笃。1987年底,他们收获了这段爱情的结晶——薄瓜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