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辉与大陆学生激辩钓鱼岛,宋美龄反对李登辉接班

图片 3

图片 1
薄一波在8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新中国建设等作出重要贡献,2007年,薄一波病逝于北京。
薄一波简历
192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山西国民师范学校支部书记,太原北部地区委员会副书记、书记和山西临时省委委员。参加领导太原的学生和工人运动。大革命失败后,转入晋北农村从事秘密革命工作。
1928年底到天津,曾任中共天津市委兵委书记、北方局军委秘书长。
1929年起,在天津、唐山和正太、平汉铁路沿线地区指导兵运工作,发动士兵暴动。
1931年在北平被捕,关押在北平军人反省分院,在狱中曾任中共支部书记。
1936年8月经组织营救出狱后,被派往太原任中共山西省工委书记。与山西地方实力派阎锡山达成从事抗日救亡工作的协议,参与领导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主办抗日军政训练班、民政干部训练班和国民党军官教导团,推动山西走向抗战。抗日战争爆发后,于1937年8月建立山西新军“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任第一总队委。随即率部开赴晋东南地区,配合八路军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参与创建太岳抗日根据地。
1939年阎锡山发动十二月事变后,所部编入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序列,任决死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
1941年7月任晋冀鲁豫边区行政委员会副主席,8月任太岳纵队兼太岳军区政委。
1942年10月后任中共太岳区党委书记、中共中央太行分局委员。
1943年12月赴延安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1945年6月当选为中共七届中央委员。抗日战争胜利后,任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晋冀鲁豫军区副政委。
1946年7月,为保证刘伯承、邓小平率主力执行主要方向作战任务,与滕代远负责军区领导工作。1947年7月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后,主持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工作。
1948年5月起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二书记、第一书记,华北军区政委,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参与平津战役的组织工作,曾兼任平津卫戍区政委、绥远军区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委员兼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财政部部长。
1954年9月任国家建设委员会主任。
1956年5月起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同年9月当选为中共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1959年4月、1965年1月两次继任国务院副总理,并曾兼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文化大革命”中曾因“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遭受迫害。
1979年7月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同年9月被增补为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
1981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薄一波从武汉坐火车到广州视察工作,然后去了深圳、珠海、汕头,以及福建厦门和福州。
1982年5月任国务委员,曾兼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同年9月和1987年11月,两度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1992年,薄一波从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的位置上离任后,很少在公众的目光中出现。在人们的记忆中,从电视屏幕上见到薄一波也仅有两次:一次是党的十五大胜利闭幕之际,薄一波对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充分肯定;另一次则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50周年的盛大庆典中,薄一波仍神采奕奕地站在天安门城楼上。
1997年2月,邓小平逝世的那一时刻,薄一波倾情而出,为邓小平的夫人赠书:“一人千古,千古一人”,表达对这位20世纪中国伟人的崇高敬意和评价。
晚年,薄一波仍未赋闲,他致力于党的历史研究,梳理党多年的历史记忆,写下巨著《若干重大历史事件的回顾》。
2004年3月的北京春意融融、鲜花初放,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山西省领导田成平、张宝顺等和部分全国人大代表专程看望了薄一波。年已96岁的薄一波精神矍铄,和大家亲切交谈。
2007年1月15日20时3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 薄一波墓地在哪里?
八宝山革命公墓,众多中华人民共和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和知名人士等安葬于此。清明将至,一篇揭开八宝山公墓十大特色的文章,也不小心揭开了薄熙来生父薄一波和谷开来生父谷景生的墓地。
出生于山西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薄一波中规中矩,表情充满了严肃。

图片 2
1988年,蒋经国逝世,蒋家后继无人,台湾地区领导人之位由李登辉接任,然而“传位”李登辉却被视为蒋经国政治生涯的唯一遗憾。
宋美龄反对李登辉接班
1975年老蒋过世后,宋美龄即离开台湾长住美国,外界也多将其解读为母子芥蒂未除。此时的蒋经国早已实质接班,但每遇重大事件,蒋经国仍会礼貌性地向宋美龄请益,例如蒋经国在挑选“副总统”人选时,宋美龄曾建言“慎重考虑副贰人选”,她提出的条件是“对吾党宗旨深切服膺”与“坚持执行复兴大业”者。后来蒋经国选的副手是李登辉。宋美龄常向人说“经国主政,我不便再插手干涉”,即使她对李登辉有意见,最后还是尊重蒋经国的布局。
政坛充斥小蒋与夫人不和的传闻,蒋经国并非完全不知情。1986年蒋介石百年诞辰时,蒋经国可能认为此时宋美龄再不返台致祭,将坐实他们母子不和的传言,因此派三子蒋孝勇到美国邀夫人返台。
对蒋经国而言,孝武个性冲动,女儿孝章因婚姻之事长年避居美国;个性较内敛的幼子孝勇成为最适合的接班、襄助政务的人选。据蒋经国的副官翁元回忆,每周二、五是蒋孝勇向父亲报告各种公私杂务的日子,也因为可“上达天听”,敏锐的“官场”人士纷纷向太子靠拢,蒋经国也安排许多青年才俊,与蒋孝勇有较多的合作与互动机会。但无论如何,蒋经国晚年一句“蒋家人今后不能也不会参选‘总统’”,终究终止了“蒋家王朝”的命脉。
此外,虽然有名医组成医疗小组为蒋经国诊治,但由于他任性不忌口、嗜甜食的结果,引发视网膜剥离左眼失明、肾脏病和双腿肌肉坏死等多种并发症。1987年8月26日,经医师再三劝说,蒋经国首次坐轮椅主持国民党中常会,首次证实他的健康状况已大不如前。
尽管如此,空闲时蒋经国仍喜欢到台北近郊的阳明山和关渡等地兜兜风散心,发呆沉思。蒋经国的副官王文皓在接受台湾《联合晚报》访问时透露,在蒋经国过世前不久(1988年1月6日),蒋方良气喘病发作,情况严重,但她不愿离开已经病到站不起来的夫婿去住院。
为了劝蒋方良去医院,蒋经国坐着轮椅,决定陪蒋方良住院,在“荣总”病房,一人一间。蒋方智怡说,婆婆长年为气喘病所苦,1月6日那次气喘发作时,其实状况比公公更不好。未料蒋方良出院后不久,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病逝于七海寓所,享寿78岁。
蒋经国交错班
蒋经国的失误在于,他在相当长的考察与试用阶段,并没有真正看清李登辉的伪装面目。他所看到的都是表象。而李登辉对台湾农业提出的许多合理化建议在实践中获得的短期效益,则让蒋经国对他的才能与忠诚笃信不疑,特别是李登辉全部脱离农业和教育投身政务后,其事事躬亲的作风颇得蒋经国赞许。蒋经国生前始终无法看清的,则是被李登辉的笑脸和恭维深深掩盖着的政治野心及善于周旋于官场的巧妙为官之道。
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猝然病逝。李登辉爬上台湾最高政治宝座之初,对蒋经国生前的许多重要政治决策尚能维护执行,力图给人以民主、团结和尊重元老派的印象,尤其是对蒋家遗孤的慰挽之情,一度深得好评。对有恩于他的蒋经国,李登辉甚至情愿偕夫人连续为其守灵半月,还大笔一挥给蒋经国的遗孀批了一笔钱,作为养家之资。然而他很快就露出了隐藏已久的凶相:先是为了争抢国民党代理主席,利用一批少壮派人物封杀蒋介石夫人宋美龄,致使她为阻止李登辉夺取国民党党权的一封信胎死腹中;接下来,又将蒋孝勇排挤出局,甚至连蒋孝勇求见也屡屡拒之门外,最后让蒋孝勇不得不远走加拿大避祸;1990年蒋经国之弟蒋纬国见李登辉没有丝毫功劳即抢走了国民党的半壁天下,气愤之余联手众多国民党内的拥蒋人士,准备利用台湾“大选”之机重新夺回军政大权。李登辉发现形势对他不利,便集聚身边的少壮派势力和国民党的“八大老”对蒋纬国等人进行围攻瓦解,最后还利用在日本任职的蒋经国之子蒋孝武,演出一幕“亲痛仇快”的“大义灭亲”闹剧,终使蒋家彻底失去了再次问鼎台湾政权的机会。
李登辉控制国民党军政大权后,暗中联络并指使素与蒋家为敌的陈水扁及民进党,在高雄和台北等地大搞清除蒋家影响的活动。虽然出面拆除蒋介石铜像和摘掉蒋经国画像的人是陈水扁,可暗地操羽毛扇的人是李登辉。而李登辉对蒋经国身后的重要背叛,莫过于他与“台独分子”的勾结。蒋氏父子在世时对主张“台湾独立”的一伙反动势力始终严厉打击和镇压,李登辉上台不久,就把流亡美国的台湾最大“台独”头目彭明敏礼迎回台,并且单独会见。彭明敏也为李登辉的上台和施政积极出谋划策。两人称兄道弟,一时引起台湾政坛侧目。正如美国一家有影响的杂志在题为《李登辉如何继承蒋经国遗志》的文章中所说:“李登辉从前文雅谦和的学者面目,在他执政后逐渐为强悍和霸道所替代了。他对蒋经国反台独路线的背叛,将让台海两岸的政治局势变得更加波谲云诡。”
在李登辉执政晚期,因其“台独”思想作祟,甚至公然背叛国民党的切身利益,暗中联合与支持陈水扁及民进党的极右分子,致使“台独”分裂势力逐渐坐大直至击败国民党夺取政权。1995年,面对蒋氏家族瓜果凋零的凄楚结局,蒋孝勇的遗孀方智怡女士曾向海外传媒透露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信息,即蒋经国在病逝之前,曾对身边家人哀叹说:“我看错了人!”
蒋经国在台湾执政13年的功过是非,世人评说,各有千秋,但晚年提拔李登辉作为国民党的继任人,无疑是他运筹国民党前途的一次重大决策性失误。

图片 3
李登辉本人的“亲日情结”非常严重。李登辉从出生到大学二年级,接受的都是日本文化的熏陶。卸任台湾领导人后更是大放厥词,说出“钓鱼岛是日本的”这种话。
李登辉反对武力收复钓鱼岛
国民党市“议员”李新2012年9月21日在台北市市政总质询时面对台北市长郝龙斌大爆内幕,“您的父亲郝伯伯在1990年已经计划派兵拿下钓鱼台,代号叫‘汉江演习’,直升机都准备飞出去了!”李新说:“郝伯伯这条铮铮铁骨的汉子,碰上认贼作父的李登辉反对此事!”郝龙斌并未答复此一“内幕”。
郝柏村主导逆袭计划
1990年,保钓运动的高潮期。那年日本在钓鱼岛上建立灯塔,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屡屡在钓鱼岛周边遭到日本船舰驱赶,时任高雄市长吴敦义要到钓鱼岛传递圣火却被日方驱赶,一时间岛内民意非常沸腾。所谓民气可用,台当局认为借机展开宣示“领土主权”的军事行动,很可能扭转钓鱼岛主控权的形势。
面对沸腾的民意,台当局“国防部”依指示成立应变小组,时任“行政院长”郝柏村本身为军人出身,他立即主导整个军事作为,同时在第一时间直接跨过“国防部长”及“参谋总长”,直接以电话指示“国防部”、“联二”及“联三”立刻执行有关“台湾岛东北部之逆袭计划”。
这个针对钓鱼岛的逆袭案,“联三”刚开始定名为“捍疆计划”。据当时在“联三”服务的人士透露,“因为耳闻‘统帅’李登辉有意淡化处理,甚至已经默许日方拥有钓鱼岛控制权,这个计划后来改为‘汉疆计划’。‘国防部’认为,这样才能让李登辉以为这是‘汉光演习’的一个子演习,让军事敏感度降到最低”。
当时“联三”次长为常志华中将,他在1998年接受专访时,针对钓鱼岛事件台军反应一事不愿正面响应,只是淡淡地表示:“我不证实进攻钓鱼台的计划,但也不否认‘国军’有相对的应变。”
不过后来他也说出部分细节,“因为战斗区域不在本岛,所以要靠直升机快去快回,那时我把空特司令叫过来,要他将他的作战计划说给我听。他报得非常清楚,让我相当有信心,当场就口头命令要空特动员一个营,结果他回我说‘这是渗透不是硬碰硬打,一个连的兵力就嫌太多了!’从那天开始,我们几个人五天四夜没睡觉……”
空降特战连担任主力
据了解,这项行动是由驻扎在桃园的陆军空降特战独立62旅步4营第5连担任。同时,海军陆战队特勤队也是整装待发。
据参与人士披露,“因为状况仿真只有三种状况,第一种是完成任务后顺利安返;第二种是还没登岛就受阻而无法执行任务;第三种就较头痛,那就是登岛部队受制无法顺利退回。这时就已经闹僵了,需要形成局部优势兵力把人救回来,就要动用海陆特勤队从海上支援,甚至空军第11大队还要执行夜间或始晓的制空掩护才行。整个行动动员的兵力虽小,但管制协调却非常重要”。
当时的集结区是在海军苏澳的中正军港港区内,那时陆军26架UH-1H直升机已经完成待命,其中四架已经停在中正军港内。飞行员一直在夜间练起落,而且机舱里都堆了沙包模拟装载人员的重量,“那些飞行员确实很带种,都是低空作业,而且也没开夜航灯,军港里及港区货柜场里有很多高高的灯架,每一次飞行都是在障碍物中穿梭,这是我第一次对陆军的飞行员有这么深而且这么好的印象”。
当时,为了避免情报被日方获知,作战计划是由“联三”次长常志华及空军中将赵知远两人亲自撰写,而且还调动四艘基隆海军第三军区第131舰队配备“武进三型”射控系统的阳字级驱逐舰,外海还有两艘早已秘密前往彭佳屿以东附近待命的阳字级驱逐舰。至于龟山岛以东的海域,则有另一艘战车登陆舰慢速巡弋,担任战斗前哨的角色,舰上有一个由陆战66师所组成的小部队待命中。
参与者写遗书准备牺牲
2006年由陆军空降特战司令部退役的刘庆和士官长后来回忆,“其实听我们营长说,我们根本就没有要占领钓鱼台,而是只要清除岛上的日方建筑物而已,整个计划是‘行政院长’指示的,接到命令的人都有牺牲准备,甚至遗书都写好”,“那时我们把批号最新的弹药全翻出来,最好还是美制的弹药,因为联勤弹药打个两三百发就会卡弹”。
这位陆军特战的士官长还说出一段秘辛,“听长官说,钓鱼台距基隆102癹,我们海军的潜艇已经在附近监视,连老共的军舰也出动为我们壮胆了,所以我相信这次‘国军’如果打起来,一定不会打得很窝囊”。
曾任海军总部参谋长的兰宁利中将也对这项行动印象深刻,“‘国军’确实曾经秘密拟定作战计划,预备到钓鱼台上拆除日本建筑物,并且将‘国旗’遍插钓鱼台”。
兰宁利还说,“演习视同作战,阳字号一位武器长甚至写好了遗书拿给我看,现在回想当时还是很激动。只是,就在准备出发前却突然接到指令,要留在基隆港内待命,好几天都没有
突遇美日压力计划流产
陆军特战及海军舰队如火如荼展开作战部署,空军作战司令部也没闲着,在10月和11月分别出动6批8架次的RF-104G侦察机前往钓鱼岛进行侦照作业,以比对美军所提供的卫星照片,进一步探查日本右翼团体在钓鱼岛上是不是有再增设其它设施。其间,日本还派出P-3C反潜机等电子战机对台军进行电子干扰。根据执行掩护任务的F-5E战机飞行员回忆,“当时RF-104G都是快去快回,冲得特别快,我们根本就跟不上,都是用精神战力在掩护他们!常常为了保密,起飞前根本就不告诉我们,每次都是火烧屁股,战管才告诉我们要到哪里掩护”。
整个作战演习的插曲之一,就是美国军机刻意在台湾东部的太平洋海域上空飞行。这种动作除了暗示双方不要轻举妄动之外,最重要的还是要以武力展示美国的霸权,以及阻挡来自中国大陆方面的试探性行动。
“我第一次近看美国战机就很震撼!我告诉你,那架F-18离我20米!”当时带队的严姓中校回忆说,“起飞后就在我们被导引得团团转时,二号机突然插嘴大叫‘×的!F-18在旁边!’我往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是两架美国海军F-18大黄蜂!几秒钟后我看见68期那个不要命又搞不清状况的小子,竟然在做高速机动,准备由后上方攻击F-18!”“我赶紧在无线电大叫fightoff!fightoff!然后看到身边的那两架F-18立刻快速爬升反转,直接倒飞扣在我那搞不清状况的学弟上方。那学弟根本连做攻击动作的机会都没有,人家就已随时可以咬住他!真是丢脸丢大了!”“最后我做了个喝水手势,表示要回去加油,这两架F-18才向上爬升,然后往东南方向飞离。”
几天后,严姓中校还驾驶F-5战机与日本F-4战机空中遭遇,并将其逼返石垣岛,这也是当年台日空军唯一一次接触。当事人事后被告知不可将这次军机接触说出去,因为就在那一天,“国防部”奉命终止“汉疆计划”。
11月5日上午,李登辉异于寻常地主动打电话给“行政院长”郝柏村。根据当时在场的“总统府参军”、某退役中将说,李登辉以极为强烈的语气对着电话说:“钓鱼台是筹码!不是战场!”李登辉挂上电话的那一刻,“国防部”极机密进行的“汉疆计划”,就此终止。
李登辉与大陆学生激辩钓鱼岛 台海网6月6日讯
据中评社报道,李登辉5日晚间在台湾中央大学演讲,原本预定晚上8点30分钟落幕,主办单位最后时段开放学生提问,一位大陆交换学生,以台湾历史定位与钓鱼台等议题问李登辉,意外擦出火花。
在中央大学中文系就读的陆生,是开放三个提问当中的最后一个,当他起立,站在台前介绍自己身份时,立刻引起全场关注。
陆生首先问李登辉,两岸学生未来应如何发展?李登辉回答说,两岸应维护好的关系,并用闽南语顺口说“不要说,谁是谁的。”大陆学生当场反应,闽南语他听不懂,李登辉则再次解释,“不要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接着,该陆生话锋一转,又问李登辉,“您接任蒋介石、蒋经国之后,有违背他们的思想。”
这个问题,让李登辉当场有些诧异,显然陆生想延续李登辉“托古改制”及“脱古改新”的论述,但问题可能不甚清楚。
李登辉了解后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战国时期秦国的商鞅变法,就要是寻求改变。
学生又问,“您曾在台湾的报章媒体提及,钓鱼台是日本的。”但他的认知,钓鱼台是中国的,这是他心中存在已久的问题,想藉此机会确认所言是否属实。
双方一度僵持不下,主办单位抢着打圆场。
李登辉回答说,“钓鱼台是钓鱼的地方,是渔场,没有领土问题,若说不是日本的,那你的证据在哪里?”眼见双方有些针锋相对,司仪已超过演讲时间,设法出面缓颊,要把演讲结束。
但这名交换陆生并未不放手,又再追问,听了晚上的演讲,发现台湾在各朝代似乎没有历史定位,“感觉台湾好像是被遗弃的,没人管”。
但陆生自己认为,台湾从三国东吴时期,乃至元朝澎湖巡检司都有历史记载,并非从清朝的刘铭传时期开始,尤其演讲提及,台湾受日本统治五十年,影响其现代化。该陆生称他坚信认为,“台湾的现代化受是美国影响,日本是影响近代化。
90多岁的李登辉,面对陆生的再三提问,不断趋前脚步,作进一步解释,双方针锋相对,幕僚担心李登辉的健康,一旁打圆场,李登辉最后以包容的态度说,这位同学到台湾求学,显然对台湾历史很有兴趣,除当场致赠他的着作之外,也提供一些管道,让他有机会更进一步认识台湾,演讲最后在大合影中落幕。
媒体稍后追问该名陆生,希望能多谈谈,但该名陆生选择静默,不愿针对钓鱼台或是李登辉的提问再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