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叫让他们滚出去,彭玉麟为何执意要杀李鸿章儿子

图片 3

图片 1田忌剧照
田忌是战国初期齐国的大将,是当时齐国最著名的良将,名震各国。他作战勇敢,很有军事才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后代的史学家都对田忌的评价很高,认为如果没有他,齐国的称霸事业不会这么顺利。
田忌最先被人们所熟知的事情便是历史上有名的田忌赛马,那时候他与齐威王的关系很好,君臣经常在一起赛马,可是田忌总是输,他怀疑是马的问题,可是无论他怎么换马,总是赢不了齐威王,所以很苦恼。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从魏国来的身受酷刑的残疾人孙膑给田忌出主意,最终让田忌赢得了比赛。这引起了田忌的赏识,于是借机把他推荐给了孙膑,孙膑很快就得到齐威王的重用。为了报答田忌的知遇之恩,孙膑总是尽心尽力辅佐田忌。
在桂陵之战中,孙膑为军师,随着大将军田忌出战,田忌采用孙膑围魏救赵的计谋,将魏国军队打的四分五裂,狼狈不堪,狠狠教训了庞涓。魏国国力大衰,齐国走上了称霸之路。在马陵之战中,孙膑又使用减灶计,逼得庞涓走投无路,被迫自杀。孙膑也为自己报仇。
正当田忌与孙膑春风得意回到齐国的时候,却遭到齐国国相邹忌的陷害,田忌被迫逃到楚国,孙膑也不知所踪。后来齐威王的儿子齐宣王即位,他得知田忌是被陷害的,于是就把田忌接回齐国,并让他官复原职,可是田忌已经心灰意冷,早已没有大的作为了。
田忌怎么死的
田忌是齐国的大将军,他忠君爱国、勇猛善战、善于推荐人才,孙膑就是他在与齐威王的赛马过程中发现的人才。不过田忌功劳很大,又不懂得隐藏自己,所以遭到齐国一些的妒忌。
当时齐国的相国邹忌是个美男子,也是善于进谏的人,他曾经巧妙的劝齐王纳谏,得到齐王的重用。但是他虽然也善于纳谏,却是个气量狭小的人,他看到田忌和孙膑在马陵之战中打了打胜仗、立下了赫赫战功,回来后肯定会受到齐王的嘉奖,肯定会更加重用他们,可是自己是个文官,不懂打仗,长此以往自己就会被埋没了。于是在田忌回国后,设计陷害田忌,田忌没有防备果然中计,只好逃到楚国避难。
田忌到了出国后,受到楚王的重用,封他为江南君,田忌心灰意冷,只好在楚国过上了富贵闲人的日子,曾经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只好虚度年华,此时齐威王年迈,国内陷入混乱之中。可是再也没有田忌和孙膑这样的忠臣良将来辅佐他了。不久齐威王病逝,儿子齐宣王即位,齐宣王为了整顿国内的乱局,下令召回田忌,并让他官复原职,但是此时的田忌已经是垂垂老者,根本不可能上战场了,也没有心思在与齐王赛马了,他的忠心不被承认,他曾经效忠的齐威王污蔑他要起兵谋反,自己差点死在齐国。田忌最终没有接受齐宣王的官职,庸庸碌碌地度过了自己的晚年。可惜一代良将就是这样的下场。
田忌是一个怎样的人
田忌是战国初期齐国的大将,是当时齐国最著名的良将,名震各国。他作战勇敢,很有军事才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后世把他和白起、乐毅、赵括等战国时期的著名将领相提并论,认为他是中兴齐国的关键人物,可惜这么一个忠臣良将最后的结局却是非常悲催的,可难道就是强势英雄的宿命吗?
田忌不仅在军事上才华出众,打过很多胜仗,同时也是一个知人善任,善于发现人才,推举人才的伯乐。他在赛马的过程中发现了孙膑这个军师。原来孙膑在魏国受到庞涓的陷害,已经是个残废的人了,他带着半条命来到齐国,也是想碰碰运气,就是想活命。他原先只是一个不知名的门客,因为身体残疾不受重视,直到有一次因为向田忌献计,帮助田忌赢了赛马比赛,受到田忌的赏识,孙膑才在齐国受到重用。
此后,田忌与孙膑配合默契,先后在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中打败了魏国,魏国国力大损,齐国趁机取得了东方霸主的地位。孙膑预料到田忌因为功高盖主,难免会受到小人的猜忌,担心他会受到陷害。可是田忌虽然是军事上的良将,但是政治上却不够成熟,他不会使用计谋,更没想到别人会用阴谋诡计害他,果然被孙膑预料到,田忌在回国后不久就遭到国相邹忌的反间计的陷害,被迫逃到楚国。最后齐宣王即位,认识到田忌是被陷害的,将他接回了齐国,并且给他官复原职。

图片 2彭玉麟
彭玉麟是湘军名将,清末中兴名臣。这么一位金戈铁马、驰骋沙场、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他的生平如何?他又为何执意要杀李鸿章的儿子呢?
彭玉麟简介
彭玉麟是安徽省安庆府人,字雪琴,号退省庵主人、吟香外史,人称雪帅、彭青天,是“湘军”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中国近代海军的奠基人,官至两江总督、兵部尚书,封爵一等轻车都尉,一生为官清廉,刚直不阿,曾六辞高官,与曾国藩、左宗棠一起被称为大清三杰,是清朝有名的“中兴名臣”,近代史学家称其为“帝国最后一抹斜阳”。
1853年彭玉麟加入了湘军,开始了书生向将军的转型,在与太平军的作战过程中,彭玉麟展现了其卓越的指挥才能,率领水师五营在湘潭大败太平军,使得在湘军中蔓延颓废情绪立即转换为高昂的斗志,稳定了军心,取得了湘潭之战的胜利,后又多次在与太平军作战中屡立奇功,受到了清政府的多次褒奖,赏赐巴图鲁名号。1864年,清军攻陷了太平天国的首府天京,宣告以洪秀全为首建立的天平天国政权失败,彭玉麟也因为作战勇猛,敢于担当被封为一等轻车都尉世职,但是彭玉麟并未因此志得意满,躺在功劳簿上尸位素餐,随后彭玉麟会同曾国藩筹划长江水师建制,奠定中国水师最初的建制和基础,其筹建谋划一直沿用至今,影响深远。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法军进犯谅山,意图进一步侵犯广西等地,当时年已68岁的彭玉麟,不顾个人年高体弱,立即募兵4000余人,驻守在虎门附近,率领其部老将冯子材抗击法军,取得了镇南关大捷,中法战争结束后,彭玉麟以年迈多病为由向清政府递交辞呈,1890年病逝于故乡,终年74岁。
彭玉麟一生既不慕名利,也不治私产,在权贵当道、腐败之极的清朝,成为了一个罕见的正直、清廉、淡泊、重情义的名臣,就像自己所说的:“臣以寒士始,愿以寒士归”,受到世人的交口称赞。
彭玉麟为什么执意要杀李鸿章的儿子
彭玉麟为官清廉,刚正无私。对于彭玉麟为什么执意要杀李鸿章的儿子,史料记载李秋升危害百姓,而且他并不是李鸿章亲生的,而是侄子。因李鸿章特宠爱他所以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而李秋升仗着势力,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地方官不敢得罪他,对他的行径视而不见,小民喊冤一概不受理。当地的百姓都痛恨,但谁也没办法。
当时彭玉麟是钦差大臣,来到安徽。彭玉麟私访民情,听说李秋升的恶劣行径。作为钦差大臣彭玉麟必须要追究,李秋升让彭玉麟恼怒,这便是彭玉麟为什么执意要杀李鸿章的儿子的原因,因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而且彭玉麟最见不得平民百姓受欺压之苦,他立刻公开身份,告诉百姓有冤情可以找他。有百姓投诉李秋升,彭玉麟当场拿下了李秋升,责令狠狠地打。李秋升被打,百姓都拍手称快。而当地官员听说李秋升被打吓坏了,纷纷向彭玉麟求情。彭玉麟不给这些官说情的机会,暗令亲信动手。等大官们进来的时候,为时已晚。
彭玉麟明白李鸿章早晚会知道他杀了李秋升,于是写了信。李秋升作恶多端,李鸿章无话可说,只能恨恨地给彭玉麟回了信,感谢彭玉麟杀了他侄子。以上便是彭玉麟为什么执意要杀李鸿章的儿子这一问题的解答,这是刚正不阿的性格驱使,也是为民请命的清官的必然选择。

图片 3江青
江青居然这样骂周总理的身边人,你能想象得到吗?把周恩来气的够呛,这样一个泼妇的行径也令人唏嘘不已。江青最终的垮台,全是她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即便毛泽东那样的威望和贡献,也无法挽救她免于受惩罚。
本文摘自:《走近周恩来》,作者:权延赤,出版:四川人民出版社
1968年3月中旬,总理根据主席的想法,主持召开讨论解决东北问题和宋任穷同志出来工作的问题。会议定于下午4时在大会堂接见厅召开。负责会议现场警卫任务的是中央警卫局警卫处副处长成元功同志。
会前半小时,江青的警卫员孙占龙给成元功打来一个电话,说江青刚起床,还没有吃饭,让成元功给准备饭,在会议室旁边找个房间,先吃饭,后参加会议。成元功忙找到大会堂党委书记刘剑,请他尽快按要求备好饭,放在旁边的小山东厅里。这时,党中央、国务院、军委及“中央文革”有关负责人都到了,就等着江青。
当时,中办主任兼警卫局长汪东兴也在场,成元功及时向他作了汇报。汪东兴就带了成元功站到会议厅门外迎接江青。
江青晚到了一刻钟。汪东兴先给她敬个礼,然后成元功上前报告:
“江青同志,开会在接见厅,您的饭在小山东厅,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江青斜了一眼成元功,傲慢地哼一声,昂着头进了开会的接见厅。
那时,江青挂在嘴头的一句话是“我代表主席”,被加以颂扬的是“旗手”,全体参加会议的高级干部们都起立了,表示尊敬。
江青最终的垮台,全是她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即便毛泽东那样的威望和贡献,也无法挽救她免于受惩罚。她实在是不可理喻无可救药,面对这些最高层的领导人,她连起码的礼貌和彼此相应的尊敬都没有,昂着头,旁若无人地径直走到周恩来面前,冷冷质问一声:“你们在开什么会?为什么叫成元功挡在门口不让我进了?”
总理怔了一下,这是从何谈起啊?他马上平静下来,和气解释:“江青同志,开会内容不是早就和你通过气吗?下午4点在接见厅讨论解决东北问题和宋任穷同志出来工作的问题……”
“是讨论这个问题吗?”江青忽然放开嗓门,声音尖厉起来,“你们是不是怕我听见?啊,光明正大嘛,为什么让成元功到门口拦挡我?你是什么意思?”
“没有的事嘛,大家都在等你,这么多同志都在场,都可以作证嘛……”
“我不信!心里没鬼,为什么派成元功拦我?”江青知道成元功长期担任周恩来的卫士长,故意一口一个成元功地大吵大闹,以此制造人们的猜测,“你们背着我搞什么活动?”
“根本没有的事,我没派任何人去挡你。我们在这里等你来开会……”总理看一眼表,江青这个时候还在嚷,像犯神经一样喊:“不听,不听!你们不说实话,就是不敢讲真话!”
总理眉头紧锁,在大吵大闹中想了想,大声宣布:“我们暂时休会。江青同志,这里可能有误会,我们慢慢谈好不好?东兴、成武、李作鹏,
你们一起来一下。”
周恩来同江青、汪东兴、杨成武、李作鹏等人出接见厅,来到小山东厅。周恩来指着准备好的饭菜说:“我只听说你没吃饭,要先吃饭再参加会议……”
“造谣!造谣!”江青喊着,“你们就是想限制我,瞒着我……”
“汪东兴,你叫成元功进来,当面跟江青同志说清楚。”周恩来吩咐。汪东兴出去叫人,江青一脸怒容,突然大叫一声:“成元功是一条狗!”
成元功是总理的老卫土长,江青这样骂,实际就是骂总理,并且与她的身份太不协调了,完全是市井里的泼妇样子。
周恩来气得脸色煞白,带着青石一样隐忍的神情大声说:“江青同志,我是个老同志了,你应该相信我们这些老同志,你说的都是根本没有的事!”
话音没落,成元功推门进来了。周恩来看一眼成元功,对江青说:
“你们查对吧,我不参加。”他边说边往出走,与成元功擦肩而过,站到走廊里去了。
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层竟闹成这个样子,比一般老百姓闹架还不如,实在叫大家寒心。像陶铸那样火气十足,跟江青对着拍桌子的“有争议的人”,江青容不得,像总理这样有口皆碑、以忠诚正派而受到普遍信任和爱戴的人,江青居然也不能容。说实话,当时我们不少人都看出她长不了,也办不成任何大事。历史上容不得人的人,没一个能成大事。
汪东兴对成元功说:“你讲讲吧,这件事是怎么一个经过?”
成元功说:“3点半时,孙占龙给我打电话,说首长刚起床,还没有吃饭,让我准备吃的,还具体说了鸡蛋饼、鸡汤面、两荤两素四个小菜,
让在会议室旁边找个房间,说首长吃饭后再参加会议……”
“根本没有的事!”江青用力拍响桌子。大概用力过度,拍痛了手,
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沁出汗粒儿来,“去把我的警卫员叫来!”
汪东兴出去喊来了孙占龙,孙占龙苦着一张脸,实事求是说:“是我打电话让成元功准备饭的。”
“滚!”江青忽然大吼一声,手掌又重重拍在桌子上。若不是亲眼见,人们很难想象一位高级领导干部,一个天天口讲马列主义大道理,讲“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的高级领导干部会这样蛮横粗野,
千真万确瞪起眼,把头向前伸着吼:“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不要你们在这里工作。你们去给总理说去,滚出去!”
成元功和孙占龙闷声不响地退出了小山东厅。那一刻,在场的人都感到一种幻灭。不论报纸电台如何颂扬这位“旗手”,她在我们心中已经全完了。如果有谁向她举枪,我们谁也不会为她挺身而出了……
成元功来到走廊,难过地对周恩来说:“总理,今天我们工作没做好……”
总理没作声,他知道成元功没任何错,讲的是违心话。他沉重地叹息一声,又进了小山东厅。立刻,那里又传出江青尖厉的声音:“孙维世是一条狼,成元功是一条狗!这就是你身边的人……”
很清楚了,江青有意闹这一场,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总理。她骂了一个多小时,把周家鼎、杨德中等同志都骂到了,甚至限令杨德中同志四天之内离开北京……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江青又把周恩来、汪东兴及几位总理秘书叫到钓鱼台,很激烈地说:“成元功历史上就是个坏人,曾多次限制我,多少次阻挡我和总理接触……”
周恩来平心静气地解释:“不会的。成元功14岁就参加了革命,自小就在我这里长大的。”
江青不容分辩地说:“那至少也是个变了质的坏分子!”
结果,不出一星期成元功就被送进了学习班,8个月后又被赶到江西五七干校,直到粉碎“四人帮”的前夕才回到北京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