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大维陈寅恪什么关系,林彪为何要打倒杨成武

图片 3

图片 1杨成武
开国上将杨成武(1914-2004)是解放军中赫赫有名的战将,他出身原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可谓当年红军队伍中嫡系的嫡系,又是军团长林彪麾下的一员猛将,可杨不久就被老上司林彪整倒,那么林彪为何要搞倒自己当年的老部下杨成武呢?
以下是1968年3月24日,林彪在驻京军队干部大会上的讲话纪要节选:
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晚九时三十分至二十五凌晨一时三十分,我们敬爱的副统帅林副主席和周总理、伯达、康生、江青、文元、富治、永胜、法宪、叶群、东兴同志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驻京军事机关、部队、院校的十四级以上党员干部,并做了极其重要的指示。二十五日凌晨一时三十五分,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接见了全体到会同志,全场起立,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欢呼声响彻云霄,经久不息。最后全体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国际歌》。
林副主席:
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天这个会是要向同志们宣布中央最近的一个重要决定。最近我们党的生活中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发生了新的矛盾,发生了阶级斗争中间新的情况,这个问题虽然没有象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罗、陆、杨那样大,但是比一般的其他的问题要大一些,所以主席说就是这样一个不大不很小的问题。这就是最近从空军里面发生杨成武同余立金勾结,要篡夺空军的领导权,要打倒吴法宪。杨成武同傅崇碧勾结要打倒谢富治。
杨成武的个人野心还想排挤许世友,排挤韩先楚,排挤黄永胜以及与他的地位相上下的人。中央在主席那里最近接连开会,开了四次会,主席亲自主持的。会议决定撤销杨成武的代总长职务。(热烈鼓掌。群众呼口号:坚决拥护伟大统帅的英明决定!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要把余立金逮捕起来,法办!(鼓掌。姚文元: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群众呼口号:坚决拥护伟大统帅的英明决定!坚决相信中央文革的领导!坚决拥护中央文革的领导!)撤销北京的卫戍司令傅崇碧的职务。(群众呼口号:坚决拥护伟大统帅的英明的决定!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决定由黄永胜同志当总参谋长。决定由温玉成副总长兼北京的卫戍司令。
同志们!生活就是矛盾。生活就是斗争。发展总是通过矛盾的斗争向前发展的,所以我们要看到,这个不是很稀奇事情。我们当然希望没有矛盾。然而矛盾是事物的客观规律。过去,现在,将来永远也不能消除矛盾,永远也躲避不开矛盾的,而矛盾只有通过斗争来解决。另一方面,当然尽量的、尽量的能够不变为严重的矛盾,使他不成为严重的情况。尽量希望我们的同志不犯错误,少犯错误,不犯大错误。尽量希望我们的同志更多地能够好好地工作。这一个愿望过去、现在都是毛主席一贯的思想,是一贯的对干部的关心。我们大家都是有着这种心情,希望不要出事,希望少出事,希望不出大的事。这是我们的心情,是我们的愿望。可是客观的规律,它总是矛盾的,它总要出事情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我们只有面对着客观,面对着现实,不隐藏矛盾,揭露矛盾来解决矛盾。脓疱只好让它探头,纸里面火总是包不住。因此我们只有面对现实,来解决它。杨成武的错误主要是山头主义、两面派和曲解马克思主义。山头主义、个人主义、小团体主义、宗派主义、派性,这些是属于同类的东西,虽然不是完全相同,但是它是同类,名词不同,意思也略有出入,范围也略有差别,但本质上是相同的,它不是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而是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同共产主义是不相容的,同共产党的党性是不相容的,同党的团结是不相容的,它是反共产主义、反党的,破坏团结的。这种思想增长一分,共产主义就减少一分,党的团结就减少一分,我们的力量就瓦解一分。而我们要想加强共产主义,加强党性,加强党的战斗力,加强党的团结,就一定要反对山头主义,宗派主义,小团体主义,派性,个人主义,个人野心家。(群众呼口号。姚文元:打倒刘、邓、陶!打倒彭、罗、陆、杨!打倒彭德怀!打倒贺龙!打倒反革命两面派、野心家!打倒二月逆流干将谭震林!)共产主义同这一切落后的思想,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同这一切落后的思想是尖锐的、直接的对立。这种落后的思想多一分,进步的思想就少一分。这种落后的思想多一分,我们的事业就受损害大一些。整个的共产主义可以概括为破私立公,共产主义的理论很多、很多,但是基本上概括为立公破私。而这些落后的思想同共产主义的基本原则是根本相反的,这种思想就一定引起各种各样的落后的行为,叛党的行为,叛变的行为,损害革命的行为。有的这种可能性就变为现实,有的这种可能性隐藏着还没变为现实。
杨成武他只相信他一小撮的人,同他关系密切的人,而不相信别人。这个同中国革命的胜利的事实是违背的。整个的战争的胜利,就是最后的这个时期是几个野战军嘛,四个野战军嘛!一、二、三、四,四野嘛!晋察冀也是解放军的一部分,可是它仅仅是晋察冀里面的一部分,第一分区这一部分,其他还有三个分区。再拿老底子讲,晋察冀军区是一一五师的干部,就是一一五师的干部在这个地区放下了只四分之一,还有四分之三不在这个地方。至于后来四个野战军呢,有的有晋察冀的,有的没有晋察冀的,有的有一分区的,有的没有一分区的。他只用他那一伙子,而其他的就采取排挤的态度。如果照他的一套啊,那我们就要把吴法宪拉掉,就把谢富治拉掉,把许世友拉掉,韩先楚拉掉。逐渐发展起来与他相同地位的这些人,黄永胜、陈锡联、杨得志都会被排挤的。所以我们选择了不能采取他的作法。第一,他是不对的;第二,他是少数。而其他的是多数,其他的是对的。所以权衡两个方面,我们采取不是打倒别人,就把他打倒的作法。
宗派主义、山头主义等等,在历史上历来是给我们党的事业起破坏作用的。凡是这种东西泛滥的时候,抬头的时候,我们党的事业就受损失。凡是毛主席的思想、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占优势的时候,我们的战斗力就加强,我们的力量就大。为了革命的事业,为了党的利益,所以我们坚决反对这种思潮,反对这种落后的意识形态。凡是搞这种思想的、这种行为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张国焘垮了;王明一个教条宗派垮了;刘少奇一个叛徒集团垮了,彭真水泼不进的北京市这一摊子也垮了;贺龙在去年八月以后展开全军的大夺权、打倒一切,就是用他们一伙子或者被他们拉过去的人,结果他也垮了;邓小平把持书记处,想搞独立王国,主席一再批评、点名,他不改正,他也垮了。所以搞山头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头一条不利于公,其次对他自己也没有好下场。因为共产主义大公、党性,这是无产阶级的思想,无产阶级的道路,是无产阶级特有的,而为任何阶级所没有的,独特的一种政治品质。别的阶级恰恰与这个原则相反。而我们哪!无产阶级的党,无产阶级利益的代表者,共产主义是我们奋斗的目标,因此,我们不能采取落后的思想,所以我们主席历来反对这东西。这种山头主义,实际上是放大了的个人主义,膨胀了的个人主义。表面上他顾他那一伙,实际上他是个人主义,利用那一伙。山头主义就会把我们党的政权、阶级的政权变为个人的政权,变为一个宗派的政权,变为资产阶级政权,变为镇压无产阶级的政权。因此,我们应该非常警惕避免这种错误。(江青:打倒个人野心家!打倒两面派!打倒资产阶级阴谋家!)我们一方面要反对这种山头主义,反对杨成武的这种山头主义。但另一方面我们要注意两点:一点要注意不要因为反杨成武,而变成反杨成武底下的一切人,认识他的人,同他工作过的人和拥护他的人。这种一起工作、认识、拥护,是当时的历史条件,而不由个人选择的,并且他是打着共产党的招牌、打着毛主席的招牌,人家也不容易认识他这种个人野心是很容易蒙蔽人的。所以我们继续相信那些参加革命,过去在他底下作过工作的所有的同志,除非是把这个问题已经讲清楚了,还不同他划清界限,还跟他走,只有这种人,我们不能信任。经过打了招呼之后,能够摆脱与他的关系,站在毛主席的旗帜下,站在毛主席的司令部来,这种人我们是一百个放心来信任他们。所以我们不能因为这个问题打击这些与他同过事和拥护他的人,而观察他今后是不是还思想不能接受中央的这个决定,还拥护他,这种人我们就不能信任。(江青: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向人民解放军致敬!向人民解放军学习!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是第一点要注意的。第二点,就是过去在总参或在总参以外,被杨成武反对过的,譬如像王尚荣、雷英夫、张爱萍等等。他们有自己的帐。当时反对他们,批判他们,是做得对的,是党领导的、党批准的、中央批准的。王尚荣、雷英夫是贺龙的人,是全面夺权的组成部分,夺总参的权、夺后勤的权、夺空军的权、夺海军的权,以及还有其它些地方,工程兵的权。我一下子记不起。但是呢,那一个斗争是一个正确的斗争,是把贺龙这一个篡军、篡党的野心家暴露了,把他的这些爪牙揪出来了,这个还是对的。揭露了很多严重事实。这些人不能够因为这些事情来翻天的。批判了、撤销王力、关锋、戚本禹,这绝不是说二月逆流的这批人可以翻天。当时反对二月逆流是文化革命中间一个重要的斗争,是一个正确的斗争。打倒这些二月逆流的干将谭震林等等,是必要的,不能因为这个事情来翻天。(江青:打倒二月逆流的干将谭震林!谢富治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林副主席!誓死保卫中央文革!姚文元: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胜利万岁!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
万万岁!)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一点,就是山头主义,要反对。
再一个就是杨成武是政治品质很坏,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是一个正如毛主席所说的“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当面说的好听,背后又在捣鬼”。就是这种人。(姚文元:打倒两面派!打倒资产阶级野心家!打倒阴谋家!)刚才这一段的语录,
开会前大家已经念过的,是关于两面派的。我现补充念念毛主席关于山头主义的语录:“目前在我们党内严重地存在和几乎普遍地存在的乃是带着盲目性的山头主义倾向。例如由于斗争历史不同、工作地域不同和工作部门不同而产生的各部分同志间互相不了解、不尊重、不团结的现象,看来好似平常,实则严重地妨碍着党的统一和妨碍着党的战斗力的增强。”“对内的宗派主义倾向产生排内性,妨碍党内的统一和团结;对外的宗派主义倾向产生排外性,妨碍党团结全国人民的事业。铲除这两方面的祸根,才能使党在团结全党同志和团结全国人民的伟大事业中畅行无阻。”他,大家知道的,以为他是反罗瑞卿的,实际上他是一个罗瑞卿分子,是紧跟罗瑞卿的,当面好象是反对罗瑞卿的,但实际上原来是罗瑞卿的;他参加了反对彭真的斗争,但实际上他是拥护彭真的。所以这种行为就是一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阳一套、阴一套,作了的事情都不承认,譬如说傅崇碧前一个时期,带着几辆汽车全副武装冲进文革的地点去抓人,这个事情本来是杨成武命令,擅自给傅崇碧的指示,但是杨成武不承认,傅崇碧作这个事情是不对的,但是杨成武在这个方面表现了他这种不承认作坏了的事情。(叶群:誓死保卫中央文革!执行中央文革的正确领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他为了一个问题,跟着几个同志去找聂元梓。他讲错了话,讲了坏话,可是事后他赖帐,他说他没有讲。在总参一方面说不要宣传他,但另一方面在底下布置宣传他。这都是一种两面作法。他也反对贺龙在空军罢官夺权,可是他自己哪?就在空军罢官夺权。空军里面恰恰没有一个角色是晋察冀的,因此他就拉余立金来夺权,把同余立金的关系搞的很火热,利用男女关系同余立金结合。空军里面有一个秘书搞男女关系,他的老婆就出来告。这个秘书自己就要离婚。这种情况空军采取了措施防止出问题,就把这个秘书隔离起来,本来是好心好意的,为了保护杨成武的名誉,保护他的女儿的名誉。可是杨成武不但不感谢这种好意,反而乘着机会来打击吴法宪,而且要把空军党办里面几个揭出了这个问题的、接受了这个控告的几个人,控告他的丈夫的人的情况向吴法宪讲了,他就要把这几个汇报情况的人打成反革命。坚决地要吴法宪认错,坚决要把这几个人打成反革命,这种作法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完全是欺侮人的,目的就是要把吴法宪打倒。本来中央规定不能够在党内搞侦听的,这是一种对阶级敌人的办法。可是他在空军里面就搞侦察,对吴法宪的一举一动。车子几点钟出去,到了什么地方,几点钟回来,他都侦察。并且甚至于侦察中央文革同志的行动,总理的行动。在斗争罗瑞卿的时候,他不同意写组织结论,不去提和杨献珍、杨尚昆的关系。所以你看他表面上以为他是反罗的,实际上他在袒护罗。他本来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中间讲了罗瑞卿问题,可是看了邓小平和彭真的发言是袒护罗瑞卿以后,他要求撤回他的讲话。他同王关戚是勾结在一起的,很多王关戚的坏事情是有他的份的,他才是真正的一个后台。所以,他是很标准的人物,政治品质很坏,阳一套,阴一套的人。表面上他对无产级司令部、对毛主席,是拥护的,但是实际上,他是对毛主席不忠诚的,对中央文革不忠诚的。并且用这种特务手段来侦察毛主席的行动,侦察江青同志的行动。(叶群: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誓死保卫江青同志!反对对毛主席和江青同志迫害!)去年夏天主席要他去北戴河同我谈谈王、关问题,因为我当时身体有点不好,在北戴河住着,可是他不肯去,是经过主席再三催促才去的。所以你别看他表面上拥护主席,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情。(江青: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谁反对林副主席打倒谁!总理:谁反对中央文革打倒谁!谢富治:谁反对江青同志打倒谁!姚文元:打倒两面派!打倒资产阶级野心家!)
过去我说过一句话,就是说有毛主席在,有毛主席领导我们,我们很幸福,引了一句俗话“大树底下好乘凉”。可是有人就反对这句话。可是杨成武对于这种反对这句话的人采取包庇的态度,他说这个不算什么。这是看出他对于主席的作用,主席对于全世界和全中国、我们全党、对于整个的阶级、对于人民的作用是估计不够的。(姚文元: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谁反对林副主席就打倒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表面上他是拥护江青同志的,但实际上他是对江青同志不满的。江青同志有病的时候,他同戚本禹这些人早在去年春天,他们就搞江青同志的黑材料,实际上成立了专案来迫害江青同志。(总理:谁反对江青同志就打倒谁!誓死保卫江青同志!江青:向同志们学习!向同志们致敬!)很显然的,江青同志是我们党内的女同志中间很杰出的同志,也是我们党内的干部中间很杰出的一个干部,她的思想很革命!(众呼: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誓死保卫江青同志!)她有非常热烈的革命的情感,同时又很有思想,对事物很敏感,很能看出问题,能发现问题,能采取措施。过去由于她多年身体不怎么好,所以大家不了解她,在这个文化革命期间,就看出她的伟大作用。(众呼: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她一方面忠实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另方面她有很大的创造性,能够看出问题、发现问题。文化革命中间树立了许多丰功伟绩,固然是主席的领导,全中央文革同志的努力,党中央同志的努力,但是她是有她独特的作用,始终在这个运动中站在最前线。(叶群:江青同志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整江青同志的黑材料
的罪责难逃!誓死保卫江青同志!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江青:无产阶级专政万岁!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万岁!)(众呼:谁反对毛主席、林副主席、党中央、中央文革、江青同志,我们就打倒谁!)杨成武他在表面上看来是没有野心的人,但是实际上呢,他是有野心的。在八届十一全会后不久,杨成武就想把代总长的“代”字把它去掉,他很不舒服这个“代”字,而主席和中央早就看出他并不是一个恰当的人选,当时主席说走走看,行不行哪,当时实在是没有把握,再走走看。现在看来是主席看对了,是不行的。可是,他自己缺乏自知之明,还觉得自己很行,还觉得那个“代”字不舒服,还想去掉那个“代”字。在总参宣传和要树立他的绝对的领导,有的人不同意这种的提法,就被他进行隔离反省,拿三个人盯梢,盯着一个女同志。表面上看来他是不要名的,可是他争名争的厉害,不归他出名的事情,他也去争一分。譬如说最近不久到上海去搞了一些材料
,不归他署名的,他没出过力的,他也把他的名字拿来写上。还有那个什么大树特树绝对权威那篇文章,他拼命活动要登,后来登了“人民日报”第二版上,他很不满意。那个第一版上当天登的是什么呢?是毛主席的教育指示,他认为他的文章还应当登在毛主席的前面,要占第一版。(众呼:谁反对毛主席、林副主席就打倒谁!誓死保卫毛主席、林副主席!)他那文章发表以后他还要发命令,要全国解放军都要学,后来这个命令给吴法宪同志扣了,既然扣了哪,他用电话通知全国都要来学习他那个东西。他的事实是可以说很多。山头主义的表现,两面派的表现,以及其他还有许多坏的表现。这是这两天在几个会议中间我零零碎碎听到一些,不全,也不准确,事实上还有很多事实没有揭出来。讲这一部分事实,大家也可以看到他的思想,他的政治品质。

图片 2俞大维夫妇
俞大维出身名门望族,是曾国藩的外曾孙,此外其家族庞大,关系复杂,与陈寅恪、傅斯年、叶剑英、蒋介石等人都有着姻亲关系。下面我们就来详细看看俞大维的家谱。
俞大维家谱
山阴俞氏家谱辈份排行的用字是“文明大启声振家邦”,俞大维乃是出自俞文葆这一支。俞文葆有三子一女,即俞明震、俞明观、俞明颐和俞明诗。俞明震是晚清大诗人,生有一子五女。一子即俞大纯。俞明观生二子二女。俞明颐就是俞大维的父亲,娶曾国藩嫡亲孙女曾广珊,生五子(大维、大纶、大绂、大絜、大纲)五女(大緈、大绚、大缜、大絪、大綵)。俞明诗最小,嫁给俞明震的好友陈三立做继室,生四子(隆恪、寅恪、方恪、登恪)二女。目前居住台湾的92岁老寿星俞大杰女士,是俞大维的堂妹,其父是俞明临,系属另一支远房的家族。
俞大维有三个儿子。长子俞扬和,曾任空军军官,退伍后定居美国,娶蒋经国之女蒋孝章为妻,生有一子俞祖声。俞扬和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次子俞方济长期在俞大维身边生活,现已去世。三子俞小济一直住在美国弗吉尼亚州,藏书甚多,尤以佛书为最,其中还有梵文贝叶经。俞小济至今仍保有他父亲许多相关资料,如哈佛学生证和在柏林大学听爱因斯坦讲课的听课证等。未来有可能会将这些遗物捐献给建立在金门榕园的俞大维纪念馆。
俞大维的家世十分显赫,不但名人众多,还跟许多知名的家族结为姻亲。
父亲俞明颐曾任湖南督练公所(清政府训练新军的部门)兵务总办,母亲曾广珊为中国清朝末年名臣曾国藩之孙女,他是曾国藩的外曾孙。
大伯俞明震为晚清著名诗人、教育家,曾任南京江南水师学堂督办
堂哥俞大纯曾任交通部陇海铁路局局长。堂哥儿子俞启威曾与江青同居,曾任天津市长、中共第一任机械部长。堂哥孙子俞正声是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
姑丈陈三立是知名诗人。表哥陈寅恪是知名历史学家,表姐曾宪植的丈夫叶剑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帅。妹俞大彩是知名学者、国立台湾大学前校长傅斯年的妻子,妹俞大缜曾任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妹俞大絪亦曾为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著名化学家、教育家曾昭抡的妻子;弟俞大纲是中国戏曲专家;弟俞大绂是植物病理学和微生物学家,曾任北京农业大学校长。子俞扬和,娶中华民国蒋经国总统的女儿蒋孝章为妻,孙俞祖声。
俞大维陈寅恪是什么关系
俞大维与陈寅恪在美国哈佛大学、德国柏林大学连续同学七年。陈先生的母亲是他的姑母,陈先生的妹妹是他的夫人,陈先生的父亲陈三立、祖父陈宝箴与俞大维的父辈、祖辈相交很深,所以,俞大维与陈寅恪是两代姻亲,三代世交,七年同学。

图片 3黄敬
黄敬原名俞启威,是俞明震的孙子,俞大纯的儿子,俞大维则是他的叔叔,黄敬出身名门望族,整个家族与曾国藩、蒋介石等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黄敬和俞大维啥关系? 俞大维是黄敬的叔叔。
俞大维的父亲俞明颐娶了曾国藩的孙女曾广珊为妻,育有子女十三人,俞大维是长子。天子聪慧的他早年赴美留学,潜心攻读国防工业学科,于抗日战争时期做出过重要贡献。国民党败走台湾后,身为导弹专家的俞大维更成为蒋介石政府的国防、交通部部长。
俞大维之妹名叫俞大彩,其夫傅斯年曾任北京大学校长。1950年1月起,傅斯年担任台湾大学校长,连蒋介石都对这位教育界的元老敬重有加。
俞大维晚年赴台湾发展,其子俞扬和曾任国民党空军要职,后娶蒋经国之女蒋孝章而成为蒋经国的女婿,因而俞大维家族与台湾蒋家亦有姻亲关系。
俞扬和与蒋孝章婚后育有一子,名叫俞祖声,他与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十二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是同辈,算起来是叔伯兄弟关系。
此外,俞正声的父亲俞启威也是俞大维家族的重要成员,俞启威曾化名黄敬,在家中排行第三,所以人称“三少爷”。
毛泽东为何“训斥”黄敬
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九日晚上十点,毛主席乘专列离开北京,前往天津、山海关、北戴河等地视察工作。此行,杨尚昆、罗瑞卿和铁道部部长滕代远陪同。
二十日凌晨一点钟,专列到达天津。中共天津市委书记黄敬等到车站迎接毛主席。当晚,毛主席入住天津市委大院宿舍。
这一夜,我值班。深夜两点半左右,毛主席突然打开房门把我叫进房间,说:我睡不惯软床。你给我把褥子、床单铺在地板上,我睡地铺。我说:这不行!马上找人来换个硬床。毛主席坚持说:夜深了,不要兴师动众的,不要麻烦人家了,我睡地铺就很好。
上午,我向叶子龙、黄敬书记汇报了毛主席睡地铺的情况。黄书记听了,非常歉疚地说:怎么让毛主席睡地铺呢!我事先不了解情况,没有准备好。叶子龙说:不怪你,怪我没事先通知你。
十点钟,毛主席起床后,黄敬书记急忙向毛主席道歉。毛主席风趣地说:睡地铺比你那软床舒服得多!这句话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
在天津期间,毛主席听取了天津市委领导同志的工作汇报。四月二十日夜毛主席乘专列离开天津市,二十一日早上七点半到达山海关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