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大维晚年生活,俞大维的子女

图片 3

图片 1张爱萍
张爱萍和王震
张爱萍与王震历史上关系不深,张胜兄弟在“文革”前甚至没有见过王震。但是在1972年,张爱萍仍被关在单人牢房里的时候,他的两个儿子贸然闯入了王震家门。张家的申述信由王震通过叶选宁交给叶剑英,再由叶剑英递交周恩来,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组长周恩来批示,“同意李又兰见面”。于是,张爱萍在被关押5年后,首次与家人团聚。1977年邓小平再次复出后,王震向其推荐张爱萍任军委秘书长,说:“爱萍这个人有这个本事。”邓小平找张爱萍谈话时,张没有接受这个职务,转而推荐了罗瑞卿。1980年,根据王震的建议,张爱萍接替比他大两岁的王震,担任国务院主管国防工业的副总理。张胜写道:“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王震帮助了我们,以后又向小平同志力荐我父亲出任军委秘书长;这次,听说我父亲写了退休报告,就自己主动让贤,他说,爱萍同志在这个位置上要比我合适。……可惜9年后,他们在一个重大的问题上发生了争执,虽然彼此也都能明白对方的良苦用心,但毕竟有了一层阴影,不能不说是件憾事。”张爱萍在大是大非面前,能够分清私谊与公义,不惜与自己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恩人分道扬镳,这是他晚年值得称道的一个闪光点。
张爱萍和赵紫阳
张爱萍与赵紫阳的交汇点是在他们分别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和总理的1981年。在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赵紫阳和张爱萍有以下对话:
赵:最后一个议题,关于大亚湾核电站的问题。这件事已经讨论了好几次了,法国的总理也来了,是不是今天就定下来。
张:秦山怎么办? 赵:喔,爱萍同志有什么具体意见吗?
张:我的意见是秦山要尽快上马。
赵:对秦山上还是不上,各个部门的意见不是不统一吗?
张:上秦山,能够带动整个核工业的转型,可以振奋精神,鼓舞士气。我还是坚持这个意见,请紫阳同志考虑。再补充一点,也是主要的,如果全套引进,我们自己也供应不上核燃料。
赵:你们不是报告过核燃料过剩了吗?
张:那是高浓铀,用于原子弹的,过剩了;我现在指的是低浓铀!核电需要的是低浓铀!!燃料供不上,就要向人家买,这就必然受制于人。
赵:这件事都议过几次了,临到要做决定了,又是意见一大堆。这样搞,工作还怎么干嘛!我在这里再强调一下,以后讨论重大问题时,不要老是请假。
张:凡和我有关的会,我都是参加了。
(会场上另外有人拍了桌子:上次研究你就没有参加嘛!)
张:你那个议程上有吗?事先不通知,不打招呼,这样大的事,临时动议。你们几个说了,就能算吗?!
赵:就这样决定了。说我卖国主义就卖国主义吧!
张:总理,如果你是这样理解的话,那我从此就再不说话了!
半年后,国务院机构改革,原有13名副总理,保留了万里、姚依林2人,余秋里、耿飚、方毅、谷牧、康世恩、陈慕华、薄一波、姬鹏飞、黄华9人改任国务委员,只有杨静仁、张爱萍2人不再担任国务委员。张爱萍事先毫不知情。张胜对父亲说:“肯定和那次核电站的争执有关,恨上你了!”紧接着,中共十二大召开,新一届军委成立。杨尚昆为常务副主席兼军委秘书长,张爱萍、余秋里、杨得志、洪学智为军委副秘书长。张爱萍继续抓国防科技与国防工业。又过了半年,张爱萍被任命为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他作为军方代表,再次顶撞国务院总理。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继四机部之后,将二、五4个工业部由国务院直接领导。张爱萍说:“紫阳同志,这个手,我举不起来。涉及到军队的事情,国务院单方面决定是不妥当的。”赵紫阳说:“也好,我们这次会议先不做决定,就请爱萍同志把这个方案带到军委去吧。”军委召开的会议炸锅了。“事情反映到了最高层,稳一稳也好,那就先缓一步吧,邓小平说,分两步走吧,核工业部和航天部暂时不动,其他两个部,兵器和航空先划拉过去。”最后,还是张爱萍向赵紫阳表示:“虽邓主席提出‘除二、七机部外’”,也可不必照办。赵紫阳12月27日批示:“同意爱萍同志所批各点。”包括把二、七机部也一并划过去。

图片 2俞大维
俞大维的一生与蒋介石密不可分,蒋介石对他也是相当信任,并且,蒋介石的孙女蒋孝章嫁给了俞大维的儿子俞扬和。可以说俞大维在大陆奋斗20年,败于中共;在台湾奋斗20年,成果归于台独。
俞大维晚年生活
俞大维从国防部长下来后,已近70,不再上班了。整日坐守书城,手不释卷。读“诗经”,先读瑞典汉学家高本汉的英译本,读出兴趣,再回头看原典,愈读愈感觉真是宝贵的遗产,先民智慧的结晶。70岁以后参照德译本读易经。他说:幼年读线装书,中年读英文、德文书,现在又读线装书,读来读去还是中国书深奥。
他九十岁那年,摔了一跤,后脑勺摔破了。治疗后,他叫人找了本微积分,说:“你念一道习题,我来做做看。”结果答案正确,老人很得意:“我脑子没跌坏!”
李登辉执政后,俞大维赠李登辉“老子校释”、“墨子闲话”以及“齐民要术”三本书,并提供“执中治国”建言,“民主就是妥协,妥协就是执中。执中治国就是走中间路线”。希望李登辉讲话不要引用圣经,要去听听老百姓在讲甚么话,老百姓只想大家团圆、吃饭,打打麻将,这就是安定。李登辉听不进他的话,李的理想是台独,他要让台湾民众追求台独,而不是安定。
一位记者问俞大维:“李登辉就任总统以来,是否遵循你的走中间路线,以人为师,到处请益的建言?”
“李登辉,是复旦大学的校长吗?他己死掉了。”他回答。
“李登辉死掉了,死掉了!”他继续着说,并用右拳连连打记者的左胸。
“不是那个李登辉,是现在我们的总统,台湾人李登辉。”记者说。
“噢!噢!我不认识!”他如此回答。
俞大维在大陆奋斗20年,败于中共。在台湾奋斗20年,成果归于台独。
1993年7月8日,俞大维去世,去世前的5个月皈依佛门,法号“净维”。
俞大维骨灰为什么分撒海峡两岸
去了台湾的那一代人,无不眷恋着大陆。就连“两蒋”的灵柩也只是暂厝在慈湖。于右任著有一首《望故乡》的诗:“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对此,陈流求感受颇深。她讲:
处理姑父的骨灰,还有一段姑母陈新午瘗发庐山的故事。
1981年10月9日,九姑在台北三军总医院病逝。弥留期间,表弟俞小济剪下母亲的一绺头发,带回美国,以作纪念。2003年我到美国去参加金女大北美校友会,还有一个目的是去探望小济,那时他的眼睛不好,还能看到一点,现在完全失明了。他要我把九姑的头发带回国,葬在杭州我祖父母与大伯的坟墓旁。[岱峻注:1925年,陈三立选中了杭州西湖九溪牌坊山作为夫人和长子陈师曾的墓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85岁的散原老人不愿出任伪职,绝食而逝。抗战胜利后,陈氏族人扶灵柩自北京至九溪牌坊山,与其夫人合葬。现在其墓地为杭州市级保护文物。]后因种种原因难以如愿。于是,我征求小济意见,将九姑的头发灰化后埋在九江庐山植物园,在我父母骨灰墓地的旁边。
九姑与我母亲姑嫂情深。1951年母亲唐筼在广州曾赋诗一首,题为:“寄九妹
庚寅大寒后二日阴雨”,诗云:“煙雨迷蒙隔野塘,残梅欲蓋柳争长。何当共话西窗夜,人寿河清两渺茫”。抗战中逃难香港,母亲曾受九姑之托,照顾她家三个孩子。抗战胜利复员初期,我和二妹小彭在南京上中学,九姑是我们的监护人。每当家有困难,母亲也会求助于九姑。如:父亲治眼手术未成功,出院返家初期,一度心情沮丧,失眠,进食尤少,母亲便叫我写信向重庆的九姑求援,九姑亲赴成都坐在父亲床旁开导。再说,我们祖籍江西,庐山植物园创始人之一陈封怀堂兄,是大伯父陈师曾的儿子。庐山植物园属科学院系统,也属江西九江地方共管。2004年,三妹美延和她的孙女将九姑的头发瘗在父母墓旁,让九姑一缕魂魄与我父母相聚九泉,当是如其心愿的。
1986年后,海峡恢复了小三通,姑父在给我的书信里对故土故人非常思念,常打听当年在重庆时兵工署的一些老人。所以,把表弟托我处置的骨灰选择安埋在成都大邑建川博物馆,我认为并没违背姑父的心愿。
关于协商安置俞大维剩余骨灰事,大陆这边只做不说,或淡写轻描,低调处理。台湾媒体则有较为详细的报道。其原委,流求老师说:
这件事,台湾方面我仅于2015年6月8日告知了林光美(原台湾大学图书馆馆长)。她是姑父晚年的忘年交,金门俞大维纪念馆,是在她指导下建成。建成之初由台湾“国军”部队管理,现已归属金门公园管理处。我写信告诉她请帮忙征集一些遗物,用于在建川博物馆陈列。她兄长林博文是供职于《中国时报》的记者,得知道消息后,在美国发表的一篇报道。
那篇题为《俞大维抗战文物将登陆》的报道,如此写道:
史学大师陈寅恪的大女儿陈流求最近透露,中国大陆最大的民营博物馆、四川成都附近的建川博物馆,将在抗战系列“正面战场馆”内,设专柜展示抗战时期兵工署长俞大维使用过的物品,介绍俞氏生平,并陈列俞氏的全身塑像。现居成都的陈流求亦透露,她将把她姑父俞大维的少许骨灰和舍利子捐给建川博物馆。

图片 3俞大维一家
俞大维出身浙江绍兴俞家,是当时的名门望族,俞大维与陈寅恪关系密切,他的姑姑是陈的母亲,而陈寅恪的妹妹陈新午则是他的妻子,说起来也算近亲结婚了。
俞大维的子女
俞大维的儿子名叫俞扬和,是1924年留学在德国的俞大维与女友所生。
此外,陈新午和俞大维生了两个男孩:俞方济和俞小济。
俞大维儿子俞扬和长相英俊潇洒,与父亲当年一样,是一位机械工程领域的人才,因而1959年,蒋经国爱女蒋孝章在美国偶然邂逅俞扬和便一见钟情,两人迅速坠入爱河,1960年年底便共结连理,俞扬和也便由此而成为蒋经国的乘龙快婿。
还得说蒋孝章的眼光不错,俞扬和是当时难得的青年才俊。早年参加国民党空军第五大队的俞扬和是空军军官学校第16期毕业生,1941年曾远赴美接受空军飞行训练。1944年20岁的俞扬和,在美国完成全部飞行训练科目,轴躇满志地回国参加对日作战。
抗战期间,俞扬和曾随国民党空军参加对日空战达三十余次,最后一次作战中不幸被敌机击落,俞扬和跳伞受伤,至此不能在军中服役,不得不憾然离开空军部队。退役后的俞扬和作为一名民航驾驶员依旧飞翔在蓝天之上,据说战后他一度移居美国,先后有过两段婚姻,均以离婚告终,直至1959年遇到蒋孝章。
事实上,身为俞大维儿子,俞扬和与父亲之间的话题很少被外人所提及,反而是他与蒋小姐的婚姻生活,常为人所津津乐道。对此,一贯低调的俞扬和并未给出太多回应,只是经媒体透露,俞扬和与蒋孝章结婚后,蒋经国曾一度希望他出任华航总经理一职,但被俞扬和婉拒,夫妇二人长期定居美国,也很少至台湾探亲,可见俞扬和与蒋家亲戚相处并不和睦。
俞大维妻子陈新午
陈新午(1894—1981),江西义宁州,陈宝箴孙女,陈三立次女,陈寅恪的妹妹。家中称九姑,1929年嫁给国民党国防部长俞大维。1930年春夏之交,陈三立卜居庐山,陈新午随俞大维赴德国。1981年客死台湾。陈新午和俞大维生了两个男孩:俞方济和俞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