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了凡的儿子是谁,毛泽东为何还免他一死

图片 3

图片 1陈伯钧
这位开国上将竟然把自己的上级枪杀了!毛泽东为什么还要免他一死?杀人怎能不偿命?究竟事情的经过如何?
1928年,陈伯钧在一次战斗中,缴获了一支手枪。这支手枪的表面锈迹斑斑,枪栓都拉不动了。教导队长吕赤见状开玩笑地说:“什么破枪,‘半斤铁’,扔了算了!”喜爱枪的陈伯钧舍不得扔掉,他把手枪拆开,用煤油反复擦拭,终于将锈迹擦掉,让手枪恢复如新。时隔不久的一天,吕赤外出回来一进院中,陈伯钧便笑着迎上去拿着枪得意地对他说:“我这枪可不是‘半斤铁’了。”接着,他拉动枪栓想向吕赤展示修复成果。可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拉动枪栓的瞬间,枪膛中居然发射出一粒尚未退净的子弹。只听“砰”的一声,吕赤应声倒地。陈伯钧顿时呆住。待缓过神来的陈伯钧跪倒在吕赤身旁时,一切已无可挽回。
吕赤是陈伯钧的四川老乡,也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他和陈伯钧一起上井冈山参加革命,在战斗中患难与共,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陈伯钧误杀好友后,内心十分悔恨。事情很快被上报到上级部门,部队首长们非常震惊。为了稳定局面,上级指示保卫部门先将陈伯钧关押起来等待处理。
毛泽东详细地听取了有关人员的调查汇报,将来龙去脉弄清楚后深思良久,并未急于下结论。他找到士兵委员会主任张令彬说:“你们吕队长被陈伯钧误杀了,你看不杀陈伯钧好不好?”张令彬回答说:“很多人都要求杀。”毛泽东又说:“如今已死了一个黄埔生,要再杀一个黄埔生,就失去了两个军事指挥员。陈伯钧不是故意伤人,我看还是不杀为好。你回去做做工作,开个士兵委员会,讲清不杀的道理。”张令彬立即回到教导队向学员们转述了毛泽东的话。接着,毛泽东又亲自通知部队集合,在战士们面前说:“吕赤是个好同志,陈伯钧也不是坏人,他是跟吕队长开玩笑,枪走火误杀了人。他们一个是黄埔军校出来的,一个是黄埔武汉分校出来的,表现都不错,军事上也有一套。这样的人我们很缺呀!我们能不能只追悼一个人?否则另一个人还不好追悼呢!你们看怎么样,我讲得对不对?”毛泽东的话浅显易懂,又入情入理,大家听后觉得情有可原。这时,有人问毛泽东:“难道陈伯钧杀了人就不了了之吗?”毛泽东说:“当然不能不了了之。我们不让他偿命,但是要惩罚他的。吕赤同志未能完成的工作要由陈伯钧一个人加倍完成。另外再罚他一百板子,大家同意不同意?”随后,毛泽东让警卫员找来板子在众目睽睽下打陈的板子。据陈回忆,毛泽东是通过这种丢面子的方式来惩戒自己来平复战士们的情绪。他当时不喊不叫心甘情愿接受处罚。此后,陈被调离教导队,降职到一团一连任副连长。而后的几十年间,陈以英勇作战、流血牺牲的行为回报毛泽东的不杀之恩,回报战友们对他的谅解和信任,全身心地投入到中国革命斗争的洪流中,最终凭着赫赫战功成长为一名我军高级将领、优秀的军事指挥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图片 2女招待员
各个时代的“妓女”都有不同的称呼,在古时候,更多被称呼为“青楼女子”,在当代,更多被称呼为“小姐”,那么在民国的时候,被称呼为“女招待”的妓女们又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据刊于1940年5月13日、16日的《369画报》由沈醉蝶撰写的《天津闲话》一文,“津地之女招待,起自北京,盛于民十八九年间。彼时花街日渐衰落,皆为此辈世界。凡饭馆、电影园、球房、茶楼等,皆互以市招夸耀。”
众所周知,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都市里,除妓女、洋行女工外,妇女很少有正当的工作机会。所以,当“女招待”这个服务性的职业出现时,便饱受社会诟病。“初时女招待之主顾,以阔少学生为本位,嗣为小官僚及商界人物所侵占。”
富家子弟、遗老遗少、地痞流氓以及官僚政客,他们以自己的享乐为目的,以金钱为诱饵,使这些女招待成为他们的玩物,使她们陷入了难以自拔的深渊。1939年6月24日第39期《立言画刊》曾载署名摩诃的《新道情——女招待》打油诗,对女招待的生活状态作了细致描绘:“小招待,盘儿亮。挂七号,真叫棒。花朵堆成娇模样,纤腰约束巾如雪,发髻堆云耳系珰,横眸一笑魂儿宕。且赚他大洋小费,哪管你四季三张。”
《旧巷斜阳》是刘云若的代表作,也是民国时期天津唯一一部以女招待为主人公的长篇小说。这部小说自1938年3月份开始,先后在《银线画报》、《新天津画报》上连载。之后多家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该书以上世纪三十年代旧天津为背景,以女招待璞玉的悲剧命运为主线,通过王小二暗恋璞玉、璞玉与王小二话别、盲夫因璞玉移情别恋而出走、恶棍过铁欺骗璞玉、璞玉沦落风尘等典型场景的描绘,反映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底层妇女的悲剧命运,对以璞玉为代表的女招待寄予了极大同情,而对以过铁、胖妇为代表的流氓恶势力则给予辛辣的讽刺和批判。
贫女璞玉,为供养盲夫和一双幼子,做了月宫餐馆的女招待。公子哥王小二在月宫餐馆邂逅璞玉,对她产生了浓烈恋情。但璞玉囿于传统观念束缚,一直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虽然感激王小二的恋情,但不敢对王小二有过多奢望。两年后,王小二因感觉到爱情无望,决定离开天津这个伤心之地。当得知王小二准备南下的消息,璞玉陷入两难的境地。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璞玉向王小二道别,她为报答王小二多年的爱恋当夜以身相许。璞玉与盲夫本是恩爱夫妻,但璞玉面对盲夫偶尔也会产生厌倦情绪,但念及夫妻之情一直严格自律。当得知璞玉与王小二发生关系后,盲夫为成全她竟然离家出走。情人离别,丈夫出走,璞玉陷入感情和经济上的双重危机。因为着急寻找丈夫,她把王小二所给的存折丢了;因为交不起房租,璞玉带着两个孩子不得已搬到了贫民窟,其间被负责收房租的流氓过铁骗为暗娼,从此,这位女招待沦落风尘,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璞玉的命运曾引来社会的关注,据刘云若在单行本中的序文所言,“‘旧巷’主角璞玉,竟会引起了如许的善心人的惦念,除报端讨论文字不计,居然有些先生、太太生了幻觉,把她当作真的活人,直接间接对我作拯拔她的交涉。”
甚至“又有若干人联名警告,限期救出璞玉,若再逾限,将全体拒看我写小说的报纸”。
过高生活花销迫使女招待出卖色相赚外快
女招待们为了多揽熟客,除了争奇斗艳的装扮外,还要牺牲色相,传统的女性显然无法胜任,于是一些青楼女子摇身一变成为时兴的女招待。一时间,“女招待”成了妓女的代名词。
她们除了上班,其余时间要陪熟客出去游玩、看电影、看戏、逛公园、打牌,有时也可以去旅馆开房间,全部生活就是陪人吃喝玩乐。平时她们很重视打扮,要烫头发,穿剪裁得体的旗袍,涂脂抹粉,穿高跟鞋,生活很奢侈。
据说,宋美龄曾经在一家茶馆里看见女招待们浓妆艳抹、穿着时髦,就问她们每月工资多少,花销多少。女招待一一报来,发现根本入不敷出。宋美龄就和颜悦色地对她们说,日子还是要勤俭点过,人呢,也还是自然一点更漂亮。
为了方便传名,她们像妓女一样给自己取了名号,什么“小金鱼”、“小不点”之类的,熟客可以直接点名。她们对熟客也没有什么真心,只当作“冤大头”,总是说自己没钱买鞋、买袜子,为了赢得她们的情爱,熟客们便争着为她们买单。
当然她们很清楚这不过是一时欢笑,绝不会把自己的真名告诉熟客,也不会透露家庭住址和详细的情况。

图片 3
了凡四训
袁了凡是明朝重要的思想家,《了凡四训》是他的著作。《了凡四训》也是他用来教育儿子的,那袁了凡的儿子是谁呢?我们一起了解下。
袁了凡四训
袁先生一生有许多的著作,而其中这本《了凡四训》原是用来教育自己的儿子袁天启的,故起初名为《训子文》。随着此书不断传播,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他的思想。为了启迪世人,袁了凡将其更名为《了凡四训》。
袁先生酷爱读书,博学多才,又极其聪颖,因此袁了凡四训中的内容不仅充实,思想更是深刻,故该书在当时社会上流行一时,影响较大,而袁先生当时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平民思想家”。
袁了凡四训中揭示了命运的真谛,他告诫世人,自己的命运是可以由自己来改造的。书中告诉世人不论是福是祸,都是由人来掌控的,要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来掌握自己的命运,通过自己的行动来避免飞来横祸,充分强调了自强自立的重要意义。袁先生在此书中还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通过自己改造命运的故事来告诫世人要分辨对错、区分善恶。只有行善积德,树立良好的品格,提高自己的修养,才能够避免祸殃。他强调从治心入手,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提高自己的品格,树立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袁了凡四训短小精悍,全书一共才11600多字,但字里行间寓意深刻,发人深省。直到今天《了凡四训》也是一本脍炙人口的杰作,他兼容儒家、释家、道家这三家的思想,为世人揭示命运的真理。
袁了凡的儿子
袁了凡先生的儿子叫袁天启,后来改名为袁俨。在袁了凡的儿子出生后,了凡先生写了四篇短文来教育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不被命运束缚住的人,这四篇文章后来成了一部家喻户晓的旷世名作《了凡四训》。
了凡先生在《了凡四训》中提到,年幼时,一个算命先生曾说他命里无子。但是有位禅师告诉他,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够改变命数,即使原来没有后代,也会有后代的。于是他和妻子相互鼓励,行善积德,最终改变了他无子的命运,于辛巳年得子,取名天启。在儿子出生之后,他将自己对命运的看法、对命运的理解撰写成文,名为《训子文》,目的在于教育袁天启要时刻不忘行善积德,竭尽所能改变命运。
袁夫人对于袁了凡的儿子的教育也是功不可没的。袁夫人贤良淑德,经常帮着丈夫做善事。如果了凡先生当天功德做得少,袁夫人就会提醒丈夫多做善事。袁夫人在给儿子做冬衣的时候,不用家里昂贵又保暖的丝棉,而是将丝棉换成便宜的棉絮,以便做更多的冬衣,给贫穷的百姓过冬。袁夫人行善布施的行为给袁天启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塑造了积极正面的形象,逐渐影响了袁天启的成长。
袁了凡的儿子通过其父母不断的教导,行善远恶,趋凶避吉,改造命运。袁天启最后也不辜负父母亲的期望,后来考中进士,成了广东省高要县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