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是宋美龄初恋情人,关羽的红脸

图片 3

图片 1关羽
喜欢三国演义的朋友想必都喜欢关羽这个人物,大家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都把关羽刻画成红脸呢,关羽为什么是红脸?
关羽为什么是红脸?
陈寿《三国志·关羽传》第一句话,“关羽字云长,本字长生,河东解人也,亡命奔涿郡。”《三国志》从头至尾,以及其他的史料中,我们找不到只言片语说关羽是红脸的记载。因此,这张红脸我们可以说是后人赋予给他的第一个谜,历史上的关公不一定是大红脸。
民间传说故事里有关公变成红脸的鸡血染红篇和鼻血染红篇等。
首先是鸡血染红篇:关羽见义勇为,结果被官兵通缉。四处躲藏的时候,逃到了一座山里,有一个姑娘正在屋前纺纱,看到关公以后,说你赶快到床上装病,躲藏起来。那姑娘杀了一只公鸡,把鸡血抹在了关公的脸上,同时把自己的头发剪下来贴在关公的嘴巴上,然后用被子把他蒙起来。官兵追来以后,一看床上躺着一个人,把被子一撩开看,他们要抓的人是一个面皮白净的人,可眼前躺在床上的这个人呢,满脸通红,长髯过腹,好像在发烧,官兵吓得赶紧躲得远远的,关公因此躲过一劫。当然这个被鸡血染红的脸就再也变不回去了,而这个姑娘的青丝就变成他长长的美髯。
鼻血染红篇:关公还是被追杀,关羽来到河边,老太婆对他说:“小伙子,你赶快把鼻子打破。”关羽一拳头把自己鼻子打破,用鼻血抹在脸上,变成红脸,再把头发拽下来贴在下巴上,立刻成了一条红面长髯的大汉。官兵追来一看,不是面皮白净的人,就继续朝前追赶。关羽谢过了这个老太婆,一路跑到涿州去了。这老太婆是谁啊?那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观世音,是观世音来点化他。第一是鸡血染红,第二是鼻血染红,鸡血还有民间的色彩,而观世音指点他用鼻血抹脸已经带有非常传奇的神仙故事的内容了。
还有一种说法,关羽不是凡人,是天上的龙王爷转世的。

图片 2张学良和宋美龄年轻照
张学良是宋美龄的初恋情人,甚至有人说他们是暧昧关系。其实,宋美龄(1897—2003)比张学良整整要大4岁,但她比张帅哥晚两年去世。
相爱不一定要相聚,相聚的不一定相爱!无论因为什么原因,虽然他俩最终没有走到一起,但可以肯定他们是一对曾经非常相爱的朋友,是终生的朋友。
根据有关资料记录,在张学良的眼里,宋美龄是个“绝顶聪明”且
“近代中国找不出第二个”的优秀女性。他老人家曾说“若不是我已经有了太太,我会猛追宋美龄……”。
再看看宋美龄,宋曾对蒋介石说,“如果你对那个小家伙有不利的地方,我会立刻离开台湾,还要把你的事情全都公布出去……”。其实,在老蒋之前,早在天津的时候,张学良和宋美龄就有过好几次的约会。从这些我们不难看出,张学良和宋美龄的关系是非同一般男女朋友……
张学良曾说:“西安事变后我没死,关键是蒋夫人帮我。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蒋夫人对我这个人很了解,她说西安事变,他不要金钱,也不要地盘,他要什么,他要的是牺牲。蒋先生原本是要枪毙我的,这个情形,我原先也不知道,但我后来看到一份文件,是美国的驻华公使JOHNSON写的,他写道:宋对蒋先生说,‘如果你对那个小家伙有不利的地方,我立刻离开台湾,还要把你的事情全都公布出去……’。”
在张学良的眼里,宋美龄是“绝顶聪明”且“近代中国找不出第二个”的优秀女性,他们之间有着许多共同语言。张学良在此后撰写的《西安事变反省录》里曾明确说:“如果夫人事变之前就在西安,也许不一定会发生西安兵变。”这是为什么?学界认为,出身的相似、年龄的相似、通英文、受过西方教育的相似,使宋美龄与张学良之间,肯定有比蒋介石多得多的共同语言。
宋美龄认为,蒋介石是能够算英雄的,但他的心胸狭隘、喜好猜忌与张学良敢做敢为的豪气和率真相比,张学良应该属于更高境界的英雄。
因此,后来有人猜度:张学良对宋美龄公开的高度赞赏以及宋美龄对张学良超乎寻常的关心爱护,在性情相投之外,是否带有一种精神上的相恋。
张学良逝世后,留存信件有四大箱约500多封,这些信函包括他与蒋介石、宋美龄、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蒋经国、陈诚、杨虎城、戴笠、端纳及其他人的往来信札。值得注意的是,500多封信函中,张学良与宋美龄的私人通信最多,总数约在百封以上。查阅、品味这些信件,可以清楚看出两人之间的诚挚感情。
信函中,宋美龄一直称呼张学良为“汉卿”,张学良则始终称宋美龄为“夫人”,并且自称“良”。张、宋的书信交往,宋美龄的去信多以英文写就。
从两人往来书信中,可看出宋美龄非常关照软禁中的张学良,尤其体现在生活上,常送日用品、礼物给张学良。有一次,宋美龄念及张学良眼睛不好,特送他一盏从美国带回的台灯。
习惯用英文通信的宋美龄,每逢张学良身体不适时,还能细心、周到地以中文去函,而她其实并不擅长中文书写,只是为了病中的张学良不至阅读英文时劳神,才自己费心用中文书写。这种体贴还体现在宋美龄得到友人赠送的新鲜巧克力时,必定转赠一份给张。
非比寻常的柏拉图式情感原本信佛的张学良,在漫长的幽禁岁月中,经宋美龄的劝导,终于成了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宋美龄希望信仰基督能够帮助张远离政治,并以此排遣心中的愤懑不平。
张获得自由后曾有一句感慨:“宋美龄活一天,我也能活一天。”这句话,对形容宋美龄与张学良之间的关系,再合适不过了。作为一个权力欲望强烈、以善于作秀的政治女性出现的宋美龄,唯有在与张学良这位性情耿直、豪爽的东北硬汉的交往中,才显示出她真挚、细腻的女性情感。这种非比寻常的柏拉图式情感,出现在两位身份特殊、命运特殊的中国名人之间,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却又至诚至信,顺理成章。
2001年10月,张学良在夏威夷檀香山病逝。消息传到美国,与“少帅”交往70多年的宋美龄悲痛不已。已行动不便的她,随即交代辜振甫和其夫人严倬云代表她,赴夏威夷参加张学良的追思礼拜与公祭。追悼会上,辜夫人将一束署有“蒋宋美龄”的十字架鲜花,置于“少帅”灵前

图片 3陈其美
蒋介石一生有许多拜把兄弟,仅就其结拜兄弟数量而言,确实没人能够考证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蒋介石的大多数结拜兄弟,在他崛起于政坛并巩固统治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小作用。
陈其美:惟蒋介石敢为其收尸
蒋介石17岁离开家乡小镇到浙江奉化县城读书,不久就与在学校任事的周淡游结拜。1907年,蒋介石东渡日本学习军事,经过周淡游介绍,认识了陈其美。陈其美介绍蒋介石加入了中国同盟会,并结拜为异姓兄弟。与陈其美的交际,蒋介石得以参与重大的革命活动,使才能能够很快发挥,从而得到党内同志的认同。
1916年5月18日,陈其美在上海被袁世凯派的枪手所杀。当时蒋介石不在身边,慑于袁世凯的暴政,没有人敢前去认尸,陈尸三天。蒋介石闻讯后,冒着被抓砍头的危险,将陈的尸体安葬。周淡游则于1919年病逝。
张静江:吃斋念佛打发后半生
陈其美遇害后,蒋介石被孙中山派到山东,在中华革命军东北军代总司令许崇智手下任职,不久与国民党元老张静江和许崇智义结金兰,张静江大蒋介石10岁,许崇智大蒋5天,此后,两人都以盟兄的身份有意识地给予蒋介石各方面的照顾。
张静江出身江南丝商巨贾之家,曾因资助孙中山革命被称为“革命圣人”。他利用一切机会,助蒋逐渐登上国民党的权力顶峰。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蒋介石和张静江在国家如何发展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张静江认为国家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经济,蒋介石则想一心一意“剿共”,张静江渐渐被排挤出中央政治的核心。张静江的后半生,一直在吃斋念佛中打发时日,1950年9月3日病逝于纽约。
1920年代,张静江与同为国民党元老的戴季陶在上海经营交易所时,蒋介石还与戴季陶结拜了。1949年,身病加心病的戴季陶既不愿随蒋介石残喘台湾,又怕成为共产党的俘虏,最终吞服安眠药自杀。
许崇智:遭排挤赋闲40年
许崇智担任过粤军总司令、广州国民政府军事部长、广东省政府主席等职,蒋介石曾口口声声称其为“二哥”,十分亲热。1925年8月,国民党左派廖仲恺被刺杀后,蒋介石和汪精卫趁机合谋,以许崇智的部下涉嫌廖仲恺案为名,将许崇智排挤出广东,从此,他淡出国民党权力中心,在蒋介石的“照顾”下赋闲40个春秋。
1939年,汪精卫在南京建立日伪政府,想拉许崇智下水,并以高位为诱饵,他断然拒绝。蒋介石败退台湾后,特聘许崇智为“总统府资政”。许崇智不愿与蒋介石为伍,寓居香港。1965年1月25日,他在香港病逝,享年78岁。
张群:蒋介石唯一的终身幕僚
1927年,蒋介石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率军北伐,此后,为增强军事力量,完成“统一大业”,他与李宗仁、冯玉祥、张学良等都结拜过。蒋与李、冯、张的结拜,政治目的相当明确,一旦达到了自己的目标,这些盟兄弟的厄运就来到了。
在蒋介石的盟兄弟中,与蒋介石相伴最久、最得蒋愉悦的当属张群。张群与蒋介石相识于1907年,两人一块到日本,进的是同一所学校。张群对蒋恭顺有加,从不以学友或兄弟相称,且从无主见,只是悉心领会蒋的意图,不折不扣去完成,因而官运亨通。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张群先后担任国民党中央非常委员、“总统府”秘书长兼“国防会议”秘书长、国民党评议委员会主席团主席等职,直到1972年84岁时才退休。1991年12月14日上午,张群在台北病逝,终年10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