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永清为什么暴卒而死,毛邦初事件

图片 3

图片 1桂永清
1954年8月11日晚上,魏道明夫妇在北投某友别墅设宴,桂永清夫妇也应邀参加,但第二天早晨,人们从广播中听到了桂永清已在当日凌晨暴卒的消息,终年五十四岁。那么桂永清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暴卒而亡?
蒋介石将桂永清晾了一年多,桂永清度日如年。过去,他在海军中呼风唤雨,权大无边,现在坐冷板凳,自然很难受。
为了东山再起,桂永清四处托黄埔校友向蒋介石、宋美龄说情。蒋、宋考虑再三,觉得已将桂永清惩治得差不多了,决定择机重新起用他。
1954年3月,蒋介石连任“总统”。5月20日蒋就职后,考虑对行政、军队人事重作安排。6月21日、24日和7月1日,蒋对军队人事作了调整,桂永清被任命为“三军参谋总长”,并由“陆军二级上将”晋升为“海军一级上将”。
没想到,桂永清的晋升引起海军内一些仇人的恐慌。原来,桂任海军总司令时,与桂关系不好的一些将领一直对他耿耿于怀,如少将周宪章,上校高如峰、魏济民、林祥光等人,他们过去因这样那样的原因,都吃过桂永清的苦头。桂离开海军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才重见天日,得以升迁。
桂永清升上“参谋总长”,海军内过去与桂有矛盾的人又感到泰山压顶,末日来临。为防止再遭桂的报复,那些仇人冒死通过特殊渠道向蒋氏父子检举桂永清任海军总司令期间,利用购置军舰、采购零配件之机,巧取豪夺,贪污了大量军费,不够格出任“三军参谋总长”。
那时,蒋氏父子对军中的腐败问题很重视。他们认为,国民党军队在大陆战败,除了高级将领无能之外,贪污腐化也是重要原因之一。所以到台湾后,蒋氏父子将名声不好、不清廉的高级将领统统打入冷宫。
蒋氏父子接到举报后,十分震惊,暗中派人到海军进行调查。尽管蒋氏父子此举未动声色,悄悄进行,但与桂永清关系密切的人还是将此事密报给了桂,并告知调查的人来头很大,好像是奉了蒋介石之令。
桂永清得到此消息,甚为恐慌。他感到,他的贪污问题暴露了,蒋介石、蒋经国父子是不会轻饶他的。
据后来官方掌握的材料,桂永清任海军总司令期间,确实贪污不少钱财。前面提到,他得知汤恩伯贪污五十万美元蒋介石未作任何处理之后,贪心大增,感觉趁乱世捞一把,天不知地不觉。因此,他一次又一次地将贪的钱秘密汇往美国,作为自己将来筑窝、安度晚年之用。
桂永清很紧张,一连两天坐卧不安,茶饭不思。
1954年4月12日,他因紧张过度,感到绝望,在家中自杀,终年五十四岁。此时,他出任“三军参谋总长”只有四十四天,成为国民党军队中最短命的参谋总长。
桂永清突然死去,蒋氏父子也很感意外。由于桂已离开人世,其案没有再调查的必要。8月13日,蒋介石下令停止调查“桂案”,并不准调查人员对外声张。
为了不暴露此事,蒋氏父子下令,对外不得说桂永清是自杀,而要说是突然病故的。这样,从桂永清的丧事到各报刊刊载桂的死讯,一律都说桂永清是“病故”,而且这一说法沿袭了几十年。一二十年来,大陆这边出版的有关作品谈到桂永清时,也都说他是“病故”。
桂永清生前秘密汇往美国的钱,后因种种原因其亲属也未领到,而且引发了一场风波。桂永清贪污的结果,可谓人财两空。

图片 2桂永清
桂永清是国民党将领,毕业于黄埔军校一期,参加过第一次东征、第二次东征、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然而桂永清在兰封会战中弃守兰峰,这是为什么呢?
桂永清兰封会战 桂永清为什么要逃跑
1938年初,国民党进口了大批装甲车,蒋介石组建了他的第一个机械化师——陆军第200师,师长为杜聿明,邱清泉为副师长,可见邱在蒋介石心目中的位置。桂永清就更不用提了,何应钦将其侄女何相银许配给他为妻,蒋介石特送贺礼500银元;教导总队在南京失守后整编为27军,桂永清继任军长。围歼土肥原之战,蒋介石特令桂永清、邱清泉率部参战,既表明此战的重要,也显示蒋介石对此战的重视,但对薛岳而言,这份厚礼却未必就是好事。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两个“天子门生”为人自傲自负,刚有余而柔不足,勇过多而谋欠乏,说不定什么时候捅出漏子来就会让他噬脐莫及。回头来看,薛岳的担心是有先见之明的,事情果然就坏在这两位“德国将领”身上。本来,兰封是由宋希濂的71军防守的,邱、桂两军到后,蒋介石改令71军向红庙方向进击,而将守兰封的任务交给了27军,且把71军的88师暂留下来,交桂永清指挥,邱清泉协助之,换防时,宋希濂向邱、桂两人介绍当面之敌和友军的情况,邱清泉不等宋希濂说完即打断他的话说:“嗨,这点敌人算什么,看我们来打他个落花流水!”桂永清也满不在乎地说:“以少胜多,难乎其难,以多胜少,又有何难?”宋希濂见邱、桂如此骄傲轻敌,便不无讥讽地笑着说:“好哇!你们两位‘德国将军’来了,这次一定可以打个大胜仗。”
他们也确实打过一次“胜仗”。5月21日,也就是64军、74军向野鸡岗发起进攻的那一天,邱清泉带着几辆坦克、几十个步兵在兰封城郊照例巡逻时,正碰上了一支百余人的敌人骑兵部队朝兰封方向搜索而来。“嗨!狗日的,想曹操,曹操到,我正要找人祭炮呢!”邱清泉热血上涌,兴奋异常,第一个驾驶坦克冲向了敌人。骑兵哪是坦克的对手?随着坦克前机关炮的欢快叫声,敌人就像被砍断的树桩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倒栽了下来,死了主人的战马在野地里四下惊奔起来,……不一会儿,100多个鬼子除了几个腿长跑得快的活着回去报丧之外,余下的都成了邱清泉等人的报功材料。大小毕竟是个胜利,高兴也在情理之中,可邱、桂二人似乎生来就有吹肥皂泡的本领,他们乐不可支地分别给蒋介石、程潜、薛岳打电话,拍电报,吹嘘什么:“兰封大捷”,歼敌无数等。呆在郑州的蒋介石当然十分兴奋,为他的得意门生。他想,吃掉土肥原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但吹起的肥皂泡终究是经不住任何风吹雨打的。仅仅过去的一天,23日,土肥原的一个加强旅团在坦克、大炮的支援之下,向兰封城展开了遮天盖地的打击。两三个小时之后,桂永清便招架不住,全线溃败,被冲散了的溃兵裹伤抱残,哭爹喊娘,如潮水般向西落荒逃去。邱清泉则仗着战车之利,一口气就逃到了罗王车站。桂永清跑起来自然没有他这么麻利,他知道,作为主官丢失兰封意味着什么,于是,逃跑途中他匆匆给88师师长龙慕韩写下一张字条,令龙师长固守兰封,自己则马不停蹄地狂奔到罗王车站,说是收拾残兵败将去了。
有人提到桂永清作为37军军长,参加了39年5月的随枣会战,并临阵脱逃,这是把历史事件搞混了。桂永清在38年5月的兰封会战时作为27军军长,不战而撤。此战包括黄杰、桂永清在内的一批嫡系将领被免职,龙慕韩被处决,是第一个被处决的嫡系将领。此战后虽然桂永清由于和何应钦和陈诚的关系都很密切,没有重惩,但就丢掉了直接指挥部队的权利。
随枣会战中,参加的部队有一个39军,当时军长刘和鼎,该部队属于杂牌部队,其编制长期不满员,随枣战后分散入敌后打游击。而提到的37军,在39年3月时参加南昌会战,应该在湘赣鄂边界地区,此后在9月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从未参加过随枣会战,其军长也先后为黄国梁、关麟征、陈沛,跟桂永清没有关系。

图片 3毛邦初
毛邦初乃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的亲侄子,由于毛邦初身上具有为蒋介石所器重的多重因素,故深为蒋介石器重,长期以来倚畀甚殷,屡以高官厚禄酬其功。
毛邦初害高志航
高志航因为被内奸出卖,命丧黄泉。有人认为这个内奸是毛邦初,事实上,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少。因为毛邦初与高志航的关系一向不错,而且作为高志航的上司,毛邦初不可能因为所谓的“嫉妒”而间接杀害高志航,毕竟高志航活着,更能为他创造好名声。
毛邦初事件
时光流至1949年1月,内外交困的蒋介石被迫第三次下野。下野之前,蒋曾密令毛邦初把军购公款1000万美元转入其在美个人账户,以免遭美国冻结,并规定:动用此款须由俞国华、毛邦初两人同时具名,但如遇紧急情况,毛邦初个人也有支配权。蒋未曾想到,正是自己的这个命令,正是这个自己高度信任的毛邦初,后来不仅胆敢将此巨款贪污挪用,而且还利用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形势挟洋自重、反噬自己,陷自己于政治上极为被动之境。
“毛邦初案”爆发之日,正值美国参议院讨论军援台湾之时,故美方对蒋予“毛案”的处置十分关注。美国驻“中华民国”公使蓝钦建议“外交部长”叶公超采取紧急措施,敦促毛将公款账册及档案交出,如毛拒交,可征询律师意见,由律师展开诉讼程序。蓝钦还建议:“毛案”如循法律渠道解决,则“中华民国”政府必须首先取消毛邦初的外交官身分,即剥夺其外交豁免权,如此,即使美方给予毛政治庇护,也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
由于毛邦初对台湾方面的敦促置若罔闻,并一意孤行,蒋介石不得不亲自主持会议,决定派员赴华盛顿兴讼,循司法渠道对“毛案”进行处理。
1951年11月19日,即华盛顿地方法院原定“毛案”的开庭日,毛邦初通过律师在纽约发表声明称:蒋介石已非“中华民国”合法总统,而是篡位者,李宗仁才是合法总统。故华盛顿地方法院依据蒋“政府”提出的诉状采取法律行动是不合法的。11月24日,美国各报登载了李宗仁于11月9日致华盛顿地方法院的信,信中称自己才是中华民国的合法总统,毛邦初及向惟萱的职务是由他任命的,故蒋政府所提诉讼无效。11月29日,联邦法院开庭,判决:立即封闭空军驻美办事处,延长禁止毛动用公款的时限。
1952年2月,大势已去的毛邦初未待法院最终审决,改名王景纳斯,携款潜逃到墨西哥。台湾当局向墨西哥交涉引渡毛邦初,毛于1952年8月9日被墨西哥警方逮捕,但墨政府基于政治考量不批准引渡申请,而1954年6月23日,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法院判决台湾当局胜诉,可向被告索还近636万余美元,凡在美国与瑞士等地各银行中毛名下各种货币、存款与国库券均归台湾当局所有;其他试图追回公款的从属诉讼案则持续进行。由于毛在银行公款除190万美元无记名美国国库券外,大抵已追回,台湾当局毛案专门委员会最后决定尽快结案,以节省律师与其他办案费用。
1955年5月间,墨西哥法院将毛开释。1958年末台湾当局与毛邦初达成和解,毛留下部分公款,交回其馀国库券,其他从属案件一律不再追究。至此,轰动一时且令蒋介石头痛不已的“毛邦初事件”终于画上了句号。毛后来定居洛杉矶,1987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