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方良没有路费回苏联,房玄龄为何怕老婆

图片 3

图片 1
唐敬宗李湛,唐朝第十三位皇帝,在位仅有两年,18岁就被刘克明等人杀死了,这个刘克明还跟唐敬宗的董淑妃乱搞,给唐敬宗戴了一顶绿帽子。
唐敬宗的皇后妃子 郭贵妃,生悼怀太子李普。
郭贵妃,唐敬宗的贵妃。父亲是右威卫将军郭义。长庆末年,以美貌选入太子李湛的东宫。唐敬宗李湛即位,郭氏为才人,生晋王李普。唐敬宗少年得子,才人美貌有冠于宫廷,特别宠爱她。赠其父郭义礼部尚书,任命其兄郭环为少府少监,赐大宅第。册封郭才人为贵妃。唐敬宗遇害,宫闱变起,唐文宗即位,也喜欢晋王,爱若己子,所以郭贵妃礼遇不衰。大和二年晋王薨逝,唐文宗赠谥号悼怀太子。
唐敬宗李湛的董淑妃
就在李湛和一干朝臣们和泥的时候,假太监刘克明开始在他的后院放起火来,后宫里美女如云,刘克明泡在其中自然忍不住想要偷偷腥。开始他还只是偷偷摸摸地找宫女们快活,后来他发现李湛整天四处找乐子,根本不管宫里的大小事务,就放心大胆地公开淫乱。被他勾搭过的宫女也由一位数变成了两位数。渐渐地,他觉得玩宫女档次太低,就把手伸向了李湛的妻子董淑妃,董淑妃年轻漂亮,却被贪玩的李湛时常晾在后宫里,时间一长,寂寞总是难免的,刘克明的到来可谓久旱逢甘露,两人很快就合伙给李湛造了一顶绿帽子。

图片 2房玄龄
房玄龄是历史上有名的宰相,在唐太宗李世民还没称帝时就跟随他,出谋划策。可是正是这位极人臣的房玄龄,竟然怕老婆出了名。遥想唐代也是个封建社会,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平常事,竟有宰相怕老婆。
其实用现在的话说,房玄龄不是怕老婆而是爱老婆。有次房玄龄生了重病,料想自己命不久矣,可是不想耽误年轻的卢氏,便劝说妻子在自己死后改嫁。卢氏为表明自己的决心,即使房玄龄死后也为其守寡,刺瞎了自己的一只眼睛。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房玄龄十分感动。房玄龄病好了之后一直真心待卢氏,尽可能的满足卢氏所有的要求。
另一方面,卢氏为人也比较直爽,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绝不勉强自己去做。有次唐太宗听闻房玄龄家中有悍妻,不愿接受自己赏赐的歌姬,甚至想让他下旨令卢氏不生气才敢回家,便将卢氏召了来。唐太宗要卢氏在毒酒和房玄龄纳妾之间选一个,卢氏毅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亏得酒杯中是醋不是毒酒,要不然卢氏就香消玉殒了。唐太宗见状,也为卢氏所吓倒,打消了为房玄龄结姻缘的念头。
卢氏有情又刚烈,房玄龄对其又爱又敬畏。两人相濡以沫,恩爱不疑。
房玄龄儿子
房玄龄有四个儿子:房遗直、房遗爱、房遗则、房遗义。我们最熟悉的就是房玄龄的次子房遗爱了,他娶了高阳公主为妻,后来参与谋反,导致房家满门抄斩,房玄龄功名革除,享用太庙的待遇也被剥夺。房玄龄的长子房遗直刚开始继承父亲的爵位,任礼部尚书。

图片 3蒋经国蒋方良
蒋方良16岁认识蒋经国,两年后二人结婚,之后她跟随蒋经国到了中国,后来的67年人生中她再也没回过故土,丈夫儿子相继去世后,蒋方良也走完了一生。
蒋方良没有路费回苏联
1988年在蒋经国辞世后,面对三个儿子孝文、孝武、孝勇相继去世,蒋方良总是面色苍白眉头深锁,深居在台北的七海官邸,除了每年蒋经国生日祭日时现身外,她几乎足不出户,让人遗忘了这位蒋家媳妇。
晚年的蒋方良据说想回俄罗斯,但竟然因为没有经费而作罢,这位回不了故乡的所谓“第一夫人”,看着蒋家从显赫走向凋零,晚景凄凉令人不胜唏嘘,孤女出身的蒋方良,似乎注定孤独地走完一生。
据悉,蒋方良在蒋经国去世后,仅靠蒋经国20个月的俸额115余万新台币为生,经济拮据。宋美龄还没到美国养病定居前,蒋方良逢年过节都要到士林官邸陪婆婆进餐;宋美龄离台赴美后,蒋方良仍没有所谓的“历史地位”,也没有社会声誉;蒋经国去世后,蒋方良的岁月更为不堪,她靠蒋经国20个月的俸额115万2000元新台币为生,生活非常拮据。
蒋方良想赴美国散心,却因经济困顿不能成行时,反遭台湾舆论的非议和种种揣测,后来她终于成行到美国看望宋美龄时,依然如前地在婆婆面前非常谨慎,宋美龄叹息道“女人当要强,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束缚自己?”蒋方良回答“我已经习惯了。”
蒋方良恐怕是台北最孤独的女人了——没有朋友,晚辈大多定居异域,惟有她守着与蒋经国共同生活过的地方不肯离开,在对离去的亲人的思念中过着孤寂的晚年。
两蒋移灵大陆为何胎死腹中
蒋纬国、蒋孝勇同样因病过世,对宋美龄、蒋方良带来更大的打击,蒋家几乎全盘移居海外,不再过问政事,相关争议在台湾社会终于也不再起波澜。宋美龄稍后也透过在美照料生活的侄女孔令仪对外表示,包括蒋纬国在内的蒋、孔、宋家人物,在大陆情况未变前不宜归葬故土,终于了结此前由蒋纬国们发动的反对李登辉的“两蒋移灵大陆公案”。但关于蒋家期待蒋介石能与孙中山一同归葬中山陵的想法,则还在广泛争议中,无法获得肯定的答案。
蒋氏一族,至此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在近百年之中国历史中,蒋氏背影模糊,但又影响非凡。时至今日的两岸相持及至统一问题的争拗仍源于蒋介石当年的意气与选择。中国正面临千年未见之大变局,而大历史格局中的蒋介石,经过时间的淘洗,正在变成历史,也在变成某段故事中的某段箴言,供后世观叹,也供后世在其巨大的争议声中,寻求他的历史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