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尔空间观念的多重意蕴,柏拉图的

Multiple Meanings of Heidegger’s Idea of Space

On Plato’s One and Many

188博金宝,The Double Predicaments of Sophists:Plato’s Hippias as the Case

作者简介:史现明,洛阳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河南 洛阳 471934

作者简介:朱清华,女,山东阳信人,首都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哲学博士。北京
100089

作者简介:王江涛,男,重庆人,博士,华东政法大学讲师,主要从事古典政治哲学,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上海
201620

原发信息:《江汉论坛》第20188期

原发信息:《首都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4期

原发信息:《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185期

内容提要:在《存在与时间》中,空间“从属”于时间性,世界、空间因为发生于此在的生存而具有“定向”和“去远”的双重特点,日常流俗的空间观念从属于此在之“世界”。在海德格尔看来,物、器具与艺术作品作为“空间性存在”的“序列”,它们在“组建”生存世界以及“真理发生”过程中的“存在性”渐次增强。在其“秘密著作”《哲学论稿》中,海德格尔在“本有”的层次上把空间和时间“平等”对待。他认为,带有典型空间意蕴的筑造本质上意味着栖居,而人类“诗意栖居”的困难古已有之,栖居所蕴含的“近化”、庇护和“自由”在当代社会中仍难以企及。其后期“四重整体”的空间思想则带有明显拓扑学特征,和现代科学所揭示的空间概念可以互相印证。总之,海德格尔的空间思想具有丰富的意蕴及当代价值,对于深化理解空间的本质和解决当下生存中的“空间难题”具有积极意义。

内容提要:文章尝试解释在柏拉图多个文本中出现的令人困惑的“一是多”论题。通过对柏拉图几个重要文本的分析,表明这个问题跟柏拉图理念论中的两个重要问题有莫大的关联:理念与个别事物的关系问题;理念自身的建构问题。在《斐多》《理想国》等所谓柏拉图“中期对话”中,理念论被提出来用以解释存在和宇宙万有问题,但柏拉图在这里并没有考虑理念论自身可能引发的以上两个严重问题。在《巴门尼德》中,第一部分将问题作为难题提出,但并未得到明确的解决。这个问题搁置的同时,倒是对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思路。理念自身以类似后来所说“通种”方式结合,“一是多”是其宗旨。在《斐利布》中不但涉及了问题,并用“划分法”达到“一是多”,而且对问题有了更根本的解决方式。文章论述了柏拉图的“一是多”的多重意义,最后表明:在“一是多”之下,柏拉图的“一”仍具有其特别的超越性。

内容提要:智术师是一类极其接近却又完全不同于哲人的知识人,理解智术师的政治处境,将为深入认识哲学的政治处境提供一条思路。智术师自称对青年有益,不会跟城邦产生冲突,但是,通过优良秩序和知识—意见这两种方法分析柏拉图《希琵阿斯前篇》的“插曲”,可以发现,智术师在面对政治困境时,除了选择放弃知识的立场,与礼法妥协,别无应对之策。这正是智术师与哲人的根本差异所在。

关键词:海德格尔/空间/世界/栖居

This thesis is trying to explain the issue of “one is many”,which
appeared in several texts of Plato,but he has never expounded
thematically.This issue has intimate relationship with two important
problems of Plato’s theory of idea: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deas and
individuals,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ideas.In Phaedo and Republic,ideas
were proposed to interpret the problems of being and the existence of
individuals,but there was no resolution to these two problems which
might arise.In my view,in part one of Parmenides,the first problem was
developed but not clearly sorted out.In shelving the first problem,part
two of Parmenides provides clue for the second problem.The ideas
communicate to each other in the principle of “one is many”.In
Philebus,not only the second problem was referred to by “division” to
reach “one is many”,but there is a more basic resolution to the first
problem.The thesis explored the multiple meaning of the “one is many”
and indicated that under the principle of “one is many”,the “one” of
Plato still has special transcendence.

关键词:柏拉图/苏格拉底/智术师/希琵阿斯/优良秩序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海德格尔科学哲学思想研究”。

关键词:一/多/尺度/超越 one/many/measurement/transcendental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项目(16YJC720018),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2016JG009-EZX077)。

在当代社会中,空间问题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变得越来越突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在于空间问题作为人类生存中的重要维度越来越成为一个需要关切的问题。因为在高扬人权的今天,“人作为一种空间性存在”,其争取正义、合理、共享的权利空间构成了人权的重要内容。海德格尔的存在论哲学中蕴含着丰富的空间思想,从《存在与时间》到后期的著作中对“日常空间”和“源始空间”都有深刻描述,其空间思想为深刻理解和合理处理今天的空间难题提供了一个更加宽广的视域。

在柏拉图的文本中,“一”的用法很多,比如,作为单位的一,理念一,本原一。一个事物可以分成不同的部分,总体是一,这是第一个意义上的“一”。诸多具体事物分有一个理念,而理念自身是一,这是第二个意义上的“一”。作为理念和存在的本原的“一”是第三个意义上的“一”。这些“一”都和“多”紧密联系着。在多处文本中,柏拉图提到了他的“一是多”命题,但并没有对这个如此重要而又令人困惑的论题提供非常明确的统一阐述。我们发现,这个问题跟柏拉图各个时期重要作品中的理念问题一直纠缠在一起。理念是柏拉图试图解决存在问题的重要设定,但是理念自身又似乎面临着难以解决的困难,如理念和可感事物的关系问题,理念和理念如何相互结合的问题,等等。柏拉图提出的“一是多”是他解决这些问题的线索。作为和“多”对立的“一”,柏拉图试图廓清其本质意义,而排除掉那些非本质的、“不值得”讨论的用法,也就是智者和修辞学家用作言辞争胜的诡辩的工具的那种用法。柏拉图摒除了这种用法,而探求其真理。

苏格拉底之死作为西方思想史上的一大重要事件,首先是一个政治性事件,而且据说跟他难以克服的政治困境有关。相比之下,智术师(sophistēs)则断然否认存在这方面的困难。①智术师是公元前5世纪新出现的知识人群体,他们以传授新知识为业,因此而闻名。然而,考虑到苏格拉底之所以受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被看作智术师,智术师是否存在政治困境则需要重新考察一番。在柏拉图笔下,智术师被描绘成极其接近却又完全不同于哲人的一种知识人类型[1]。因此,理解智术师的政治困境,将为深入认识苏格拉底的政治处境提供一条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