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公主的驸马是谁,薛绍和太平公主是什么关系

图片 3

图片 1薛绍太平公主
薛绍是唐太宗之女城阳公主的儿子,是表妹太平公主的第一任丈夫,薛绍与表姐妹太平公主结婚,婚礼非常隆重,但好景不长,薛绍受兄长谋反牵连而死,太平公主另嫁他人。
薛绍与太平公主的子女 薛绍与太平公主有记载的子女为二子二女。
长子:薛崇胤,寿阳郡王、太常卿。 次子:薛崇简,妻子方城县主武氏。
长女薛氏 次女万泉县主薛氏,十一岁嫁豆卢光祚,景云元年薨,享年24。
武则天为什么杀薛绍
武则天为了加强武周势力,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绍必须让位,新驸马必须姓武!
武则天让女儿嫁给武承嗣,武承嗣为什么是第一人选?因为她是武则天的大侄子,她要借此机会提拔吴承嗣,布置自己的皇权力量!女人需要浪漫、需要智慧、需要情感、需要思想,这是武则天当时劝说女儿太平公主说的话。太平公主因为跟母亲武则天赌气,在薛绍死了之后,就要把自己下嫁给一个农民武攸嗣。
武攸嗣,一个憨厚老实的农民出身的人,他既不懂诗词也不懂浪漫!而太平公主冰雪聪明、高贵优雅,且又是至高无上的公主。论才智、品味、外表、内在、身份地位等,都有着天壤之别,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我想是因为太平公主的情感全都在薛绍身上,再嫁给谁,都不可能再有爱情的成份存在了。最主要的是有个比较牵强的理由,那就是武攸嗣也姓武!老狼认为:太平公主当时是抱着远离政治,且能保全自己和孩子的心态!而当时的武将武承思,武则天的侄子,能文能武的一个人,只是为人阴险狡诈,他非常爱慕太平公主,可公主对他不屑一顾,而武则天却看好了武承思。太平公主因为母亲武则天对李家子嗣的赶尽杀绝,情感上也颇有分歧。因此故意用自己的爱情去陪葬,以此来对抗母亲。

图片 2薛绍太平公主
薛绍是唐太宗爱女城阳公主的儿子,妻子是表妹太平公主,二人生有四个子女。薛绍因长兄薛顗参与唐宗室李冲的谋反而被牵连,他死后太平公主改嫁武攸暨。
薛绍和太平公主是什么关系
薛绍出生高贵,母亲为唐太宗与长孙皇后女城阳公主,父亲卫尉卿薛怀昱之子薛瓘。
太平公主是唐高宗李治的女儿。城阳公主是唐高宗李治的同母妹妹,所以太平公主不仅是薛绍的妻子,还是他的表妹。
永隆二年薛绍与表姐妹太平公主结婚,婚礼非常隆重,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树木,为了让宽大的婚车通过,甚至不得不拆除了万年县馆的围墙。婚后生下二子二女。
薛绍爱太平公主吗?
《大明宫词》中薛绍最后认为自己爱上太平公主是对于亡妻的背叛,懦弱地选择了死亡。

图片 3新城公主墓壁画
有人认为新城公主是“死于家庭暴力的公主”。但纵观史书记载,事实却截然相反。也有人说新城公主的驸马韦正矩经常打骂她,她的死与韦正矩脱不了关系。
新城公主的驸马是谁 许婚悔婚
贞观十七年正月,魏征病重即将离世,唐太宗命中郎将住在魏征家,一有动静便立即报告,药物膳食赏赐无数,宦官使者接连不停的在路上往来,唐太宗还亲自前去探望。十六日,唐太宗与皇太子再次亲临魏征府,流着眼泪问他有没有未尽心愿,魏征对曰:“嫠不恤纬,而忧宗周之亡”。唐太宗决定将女儿衡山公主许配与魏征的儿子,指着跟随而来的衡山公主对魏征说:“魏公,勉强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儿媳吧!”可惜此时病重的魏征面对如此厚重的恩赐已经无法谢恩了,在许婚的第二天魏征病逝。
同年四月侯君集以谋反罪被处死,杜正伦被罢免,魏征曾推荐这两人有宰相之才,唐太宗怀疑魏征与侯君集结党,魏征还拿自己前后的谏辞给史官褚遂良看,“以图在史书上标榜自己”。太宗对此十分不悦,气怒之下便写了诏书停了衡山公主与魏叔玉的婚事。至此,这段姻缘也就作罢。
初嫁长孙
此后唐太宗再次精心挑选,终于在贞观23年二月六日妻子生日那天为女儿敲定了婚事,将衡山公主许配给了长孙操之子长孙诠。长孙操乃衡山公主母亲长孙皇后的叔父,唐初长孙家族备受太宗宠遇,算上长孙诠,长孙家一门已是四尚公主。因为长孙诠尚主之故,太宗特意将其父长孙操升为了岐州刺使。岐州即原扶风郡,后为唐代西京。之后可能预感到大限将至,唐太宗开始筹备衡山的出嫁事宜,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由于公主的婚礼过程太过复杂,直到五月廿六己巳日太宗去世,婚礼也没能全部完成,筹备工作也因此而中断,未能在生前看到女儿出嫁,是太宗的一大遗憾。
高宗与衡山公主一母同胞,对这个妹妹也是疼爱有加。为了不耽误公主的青春。永徽元年正月除丧服后,唐高宗便下令继续准备先前未完成的婚礼,打算到秋天公主守孝满一年后就让她成婚,此举却遭到大臣于志宁的坚决反对,他认为身为子女必须为父守孝满三年方合礼仪。高宗只得听从但心中一直记挂此事。于是在永徽三年五月廿三日,也就是公主守孝满三年整的前三天,唐高宗便将妹妹由衡山长公主改封为新城长公主,并增邑5000户,以庆贺妹妹出嫁。尽管婚事几经波折,但成婚之后公主与驸马感情和睦,琴瑟相谐,为此墓志写道:“调谐琴瑟,韵偃笙簧。标海内之嫔风,为天下之妇则者矣。”可以想见新城公主有一段幸福的婚后时光。因此在显庆四年长孙家族遭难,长孙诠被牵连流放巂州并被地方官所杀之后,新城的反应十分激烈。墓志上记载:“虽外尊大义,不登叛人之党。而内怀专一,无亏字。兰泽靡加,尘弥之镜;铅罢饰,网缀回鸾之机。贯秋柏以居贞,掩寒松而立劲。”可见新城虽然没有直接对哥哥表示愤怒,但心中却非常不满,于是从此不再梳妆打扮,以沉默消极的态度表达愤懑。
再嫁韦氏
唐高宗不忍见妹妹如此消沉,后又为她重新安排了一桩婚事,将她嫁给了出自京兆韦氏的韦正矩。韦正矩由于尚主,短时间内由奉冕大夫升为正三品的殿中监,连升八级,一时平步青云。可惜因为公主与前夫的感情太过深厚无法忘怀,这段婚姻始终不如前一段婚姻那般和谐,以至有了韦正矩失礼于公主的传闻。
龙朔三年,新城公主遇疾,高宗知晓后,为妹妹兴建了建福寺祈福。然而天不假年,同年三月,新城公主病逝于长安通轨坊南园,终年三十岁。妹妹的离世,唐高宗悲痛不已,无法接受。命有司审问调查,韦正矩不能辩,高宗盛怒之下,于是迁怒驸马韦正矩,认为是他导致了公主死亡。便杀了韦正矩。
新城公主被驸马当作妓女
渐渐的,韦正矩撕去了谦谦君子的伪装。不但不遵守礼制所规定的侍奉公主礼仪,甚至还常常对新城公主冷嘲热讽,出言不逊。而这么想的不止韦正矩一人,几乎整个韦氏家族都对此颇有同感。韦家人觉得,这位与当今皇后结下仇怨的公主,迟早会给家族带来灾难。更何况新城公主在两次婚姻中都一直没有生育,所以韦家不但没有谁出来劝阻韦正矩,反倒都不闻不问甚至煽风点火。新城公主自出世以来,几时受过这样的气?她忍不住想要向皇帝哥哥诉苦。
新城公主进宫之时,韦正矩心里倒还有几分畏惧之心,唯恐当皇帝的大舅哥降罪。当他看见新城公主容色憔悴、神情黯然返回时,心中不禁大喜若狂,自觉逃过一难。庆幸之后,韦正矩越发觉得,这位公主可当真是在皇帝皇后面前彻底地失宠了。狂喜之后紧接着的就是狂怒和狂燥,他更加认定这位公主看来连自身都难保,日后定会给自己招来祸患。于是,韦正矩对新城公主的折辱刻薄,更加地变本加厉。新城公主自知投告无门,皇女的骄傲也使得她不愿意再去看武后幸灾乐祸的神情,自此不再跨进皇宫一步。这一切看在韦正矩的眼里,更加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他本就是个在骄纵自许中长大的士族子弟,一向目中无人。此后,凡是他觉得自己在朝廷上受了什么气、被谁压制了,他都要归咎于新城公主,回来便向她发作一通。虽然不敢出手打骂,但是言辞刻薄尖酸,更让人不堪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