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李隆基拥有最多的宫女,毛岸英牺牲后彭德怀一封不到30字的电报写了一小时

图片 3

图片 1李隆基
宫女,指在宫中供役使的女子。早期的宫女,大多来源于女奴隶、女俘及罪犯的妻子等。此后,历代宫女中,有一部分开始从民间“选美”、“采女”中选出。“选美”就像科举考试一样,有一套严格的规矩。参选女子必须是良家,即非医、非巫、非商贾和百工,这些人家的女子叫良家子。历代都规定宫女取自良家子。
我们已经知道,中国的这些大权在握的皇帝往往都有几千个宫女(中国的宫女,皇帝是随时可以拿来受用的,据台湾著名学者柏杨先生考证,宫女都是穿开裆裤的,此一设计,是为了方便兴突发致的皇帝能及时地当场推翻享用),一般人未免会想过这个问题:历史上哪个皇帝拥有过最多的宫女呢?其数量又是多少呢?
答案是:历史上拥有宫女最多的皇帝是唐玄宗,其长期拥有的宫女数量超过四万个。
唐代以贵、淑、德、贤四妃为夫人,后宫设立六局二十四司,共190人,还有女史10人。这些都是有品级的,无品级的宫女人数相当多。唐肃宗宝应元年,一次就放宫人3000。而到了玄宗开元天宝中,仅长安大内、大明、兴庆三宫和东都大内、上阳两宫,即有宫女40000人,可见唐玄宗的宫女是超过四万个的,而当时唐朝的总人口也就5000来万,相当于一千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唐玄宗的妻妾,比唐代的官员总数还多。可见,要评历史上拥有宫女最多的皇帝,唐玄宗当之无愧。
唐玄宗,作为帝王中的痴情汉(其实也不是太痴情,传闻他跟杨贵妃的三姐妹,秦国夫人、韩国夫人、虢国夫也有一腿),在他与贵妃意浓情深时,这四万宫女只能是徒劳地翘首东望皇帝那永不会来临的幸御。既然唐玄宗不大可能会垂幸这些寂寞的宫女,那为什么不放一些出去呢?虽说宫女除了让皇帝发泄的用途外,还用来替皇后嫔妃服务,还用来扫地等,但仅是这样的话,几百宫女也就够了,何必弄个四万人?其答案只能是唐玄宗养那四万宫女仅仅是为了那性排场和偶尔的心血来潮。
唐玄宗自己的性排场是大了,在四万粉黛中独爱杨贵妃一个也更能显示出自己对杨的用情之深,抬高了杨贵妃也渲染了自己的惊世之爱。很有传奇效果。可惜苦了那千万不幸宫女,只能在深宫里坐待红颜老去。
唐代诗人元稹有诗曰:“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这些美女就这样在深宫老去了。(当然,这四万人中最后大部分都是放出去了,可那是在她们红颜老去之后。)四万宫女就这样毫无理由地成了寂寞无奈的绿叶,只衬了杨贵妃一个人。真是“一女情成万女寂。”
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抨击封建皇帝以天下为私产,“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其“一人之淫乐”,看来讲得一点也没错,连号称明君的唐明皇与汉武帝也都是这副德性。

图片 2唐玄宗
作为“开元盛世”的缔造者,唐玄宗拥有“后宫佳丽三千人”,其中一名名叫“曹野那”的女人,曾经是唐玄宗一度迷恋的姬妾。那么,作为一名外国女子,她是如何来到中国,且有机会接近唐明皇的呢?
根据历史文献的线索和近些年来国内外学者对入华粟特文化的深入研究,入华中亚女性的来源主要有三种可能:
首先,来源于丝绸之路上的胡婢贩卖。唐代龟兹和于阗都置有女肆,西州继承高昌遗留下来的奴婢买卖市场兴盛,尤其是买卖胡人奴婢特盛。
葛承雍说,当时京城长安奴婢价格相当高,每人合绢250匹,而西州才40匹,长安是西州的6倍,刺激来往中原的行客和兴生胡们购买胡婢带往关中、江淮地区。
其次,是长安粟特胡人聚落的粟特女子。中亚九姓胡流寓迁居长安的人员较多,特别是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的胡人,常常以到长安为贸易中转枢纽或目的地,后来,他们多客居长安。
史载,长安西市作为唐长安最大的消费市场和商品集散地,其主力军就是胡商,他们开设铺肆,坐商经营牟利,行商奔波供货,一般皆有家口寓居长安,娶妻生有子女,出现有许多“土生胡”,即胡人血统二代或三代的移民后裔。长安酒肆中美貌如花的“胡姬”中可能有曹姓胡人女子。
此外,皇家梨园中有不少胡人艺术家,胡姓曹家的女子作为乐户身份入宫有可能被选为皇帝姬妾。但曹野那姬如果是出生于长安胡人乐户家庭,一般不会再使用“野那”这样的粟特名。
第三,是来源于中亚粟特人进贡的“胡人女子”或“胡旋女”。
中亚昭武九姓胡与唐王朝正式交往经常通过“贡”与“赐”作为手段,而且次数可观,种类繁多。
“洋贵妃”
长期致力于中西交流史研究的蔡鸿生教授根据《册府元龟》统计,唐代九姓胡从高祖武德七年到代宗大历七年计100年间,共入贡94次,其中曹国8次。特别是八世纪上半期阿拉伯帝国向东不断军事进攻,对中亚诸国步步进逼,迫使他们向中国求救,唐玄宗时代就占了一半以上,天宝四载曹国国王哥罗仆禄呈贡表,明确希望从阿拉伯人威胁下挣脱出来,愿做一个唐朝的小州。如此一来,进贡胡旋女也是自然的。
葛承雍说:“史载,开元期间俱密国进献胡旋女子,康国进贡胡旋女子,史国多次进献胡旋女子,米国曾经一次进献胡旋女子3人。作为传统惯例,曹国进贡胡旋女等自是应有之意。”
“作为能歌善舞、仪态万方的漂亮女子,胡旋女是外国女性中最容易接近皇帝的。曹野那应该是开元年间曹国进贡的胡旋女,因色艺赢得玄宗喜爱进入后宫。这和靠‘善歌舞,晓音律’迎合玄宗大悦的杨贵妃是一样的。”葛承雍说。

图片 3毛泽东与毛岸英
朝鲜战争爆发后,毛泽东长子毛岸英跟随总司令彭德怀奔赴战争,但不幸的是他牺牲在了异国他乡。得知毛岸英牺牲后,彭德怀向毛泽东写了电报,一封不到30个字的电报他却写了一个小时,可见心情如何沉重。
1950年11月25日,是入朝的志愿军打响第二次战役的第二天。中午11时,4架美军轰炸机掠过志愿军总部上空,司令部作战室的参谋们侧耳倾听,觉得声音越来越远,就认为敌机去北面轰炸了,都没有太在意。洪学智副司令员十分警觉,从防空洞匆匆赶了过来。在他的指挥下,在场的所有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转移进防空洞。毛岸英和另一名参谋收拾电文,落在了最后面。说时迟那时快,4架轰炸机突然又从北边折了回来,转眼就扑到了作战室的上空,并从机肚子里甩下了上百个凝固汽油弹。
彭德怀挣脱警卫员的手,去指挥灭火和抢救,并焦急地问:“有哪些人没有出来?”大家一看,只有毛岸英和高瑞欣没有出来。“岸英!岸英!”大家一边拼命地叫着,一边扑火。大火扑灭了,大家从灰堆里扒出了两具遗体,只能依据一块苏联手表的残壳,辨认出毛岸英的遗体。站在毛岸英的遗体前,彭德怀惊呆了,许久没有说出话来。
过了很久,彭德怀从通讯参谋那里要来一张电报纸,他要亲自给毛泽东起草电报。电报是这样写的:“今天,志愿军总司令部遭到敌机轰炸,毛岸英同志不幸牺牲。”不到30个字的电文,彭德怀写了1个多小时,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向毛泽东交代啊!
北京中南海的收电员收到志愿军总司令部的这封电报后,也吓坏了,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没有直接送毛泽东处,而是先交到了周恩来手中。周恩来接过电报一看,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放下电报稍过了一会儿,才拨通了刘少奇和朱德的电话。两人很快就到了周恩来办公室,他们要商量怎么向毛泽东汇报好。
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暂时不要告诉毛泽东。直到1951年元旦后的第二天,周恩来才将电报与他附的一封信交与毛泽东秘书叶子龙,由他转交毛泽东与江青。当时毛泽东正在中南海勤政殿办公室办公,接到这封非同寻常的电报,他看了很久,对一直站在一边的叶子龙说:“唉,战争嘛,总要有人伤亡,没有关系!”
不久,彭德怀回国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并详细汇报了毛岸英牺牲的经过。最后,彭德怀心情沉重地对毛泽东说:“主席,你把岸英托付给我,我没有保护好他。我有责任,我请求处分!”毛泽东听了彭德怀的话,沉思了很久没有说话。最后,他缓缓抬起头宽慰这位负荆请罪的志愿军总司令,特别强调,毛岸英属于成千上万牺牲了的革命烈士中的一员,是一个普通的战士。不要因为是毛泽东的儿子,就不应该为中朝两国人民的共同事业而牺牲。毛泽东这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直落泪。